多元文化交流專輯

和睦相處、平等對待的華嚴境界

本刊記者明慧

記得多年前外子與我的兩位義大利裔美籍好友馬里歐和查克,興高采烈的開車去巴爾的摩新球場看職業棒球賽。回程中,馬里歐和查克為了討論白人與黑人跨族通婚的問題,在車上足足吵了三個多鐘頭,吵得臉紅脖子粗,只差沒有相互搯死對方。回家後,外子告訴我車上的「會外賽」,我覺得一陣好笑,卻又十分迷惘,因為異族通婚只是多元人種、文化衝突中的一小部份。美國的人種複雜,在白人世界中,有色人種認為自己是被打壓的少數族裔;在男性主義的社會裡,女性認為她們長期被踩在腳底下不得翻身;在以基督教為主流宗教的國家中,其他教派被視為異端。種種衝突與不平,在日常生活中俯拾皆是。找工作時,同樣的表現,老闆希望雇用與自己相同膚色的人種;租房屋時,雖然申請者的財力證明相同,但屋主不希望租給種族文化背景相異的房客;有錢人捐助獎學金時,指定要捐給特定族裔;事情牽扯到利害關係時,血緣、宗親、種族、文化、宗教、性別等意識就特別凸顯。在美國,由於多元種族、文化、宗教所造成的摩擦、糾紛與暴力事件不可勝數,異族通婚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記得在研究所快畢業時,政府正強力執行「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Act),規定在政府職位、大學入學及公共工程承包等方面,少數族裔及婦女等弱勢族群享有一定的配額),所以找工作的難易程度,除了要看市場供需狀況外,還受到這個法案的強烈影響。被歸為「弱勢族群」的女性,找工作無往不利,而「強勢族群」的男性則被壓在金字塔底端,造成了另一種不公平。雖然法案以追求「平等」為目的,但是不滿情緒普遍高漲,而「弱勢團體」也不認為這個法案成就了種族、性別的平等。我所認識的同期與前後期校友中,找到如意工作者,無論種族性別,都認為自己的能力受到該法案的「侮辱」;沒找到工作或是工作不如意者,則認為自己的能力受到法案的限制。政府訂定了各種法案,想要消弭多元人種、文化、宗教間的衝突,推動交流與統合,可惜花費了龐大的資源,得到的成效卻小得可憐。許多人甚至認為非但毫無功效,反而造成反效果,加深了種族、性別的仇恨。

生活在多元化的社會,親身經歷了許多因種族、文化、宗教不同而引起的不平與難堪,也在各種法案制度下,成為「利益團體」爭取或驅逐的對象。近兩年來,淨空法師不斷推動多元文化共榮共存,我心中總存著一個巨大的問號,不僅自身的經驗讓我懷疑這件事情的可行性,千百年來的歷史也很少記載多元文化能夠共存共榮的事實。以中國人為例,凡事總是先講血親、地緣關係;即使血親、地緣關係密切,兄弟還都會為了爭奪遺產而對簿公堂,更何況其他?既稱為「多元文化」,就表示各個人種、宗教的知見不盡相同,想要融合多元文化、宗教,必須大家放下各自的知見,為他人謀福利,這是何等的困難啊!我無法想像推行多元文化共榮共存要從何處下手,也許只有桃花源中才尋得到吧?

新加坡之行

我的疑問終於在新加坡得到了解答。去年底,新加坡舉行千禧年九大宗教聯合祈禱大會,師父對這件事情非常重視,認為是溝通文化、宗教的先驅行動,所以發傳真到洛杉磯淨宗學會,希望會長一定要請同修去新加坡參加這次盛會。當時會長問我有無興趣跑一趟新加坡,我考慮再三,遲遲不能決定。一則工作繁忙,再則想到長途跋涉便心生畏懼。但是久聞新加坡居士林念佛堂的殊勝,一直希望去新加坡參學,這麼好的機會錯失了多麼可惜啊!內心正在掙扎之際,符師兄夫婦二話不說表示願意陪我去,這下因緣具足,擱淺的帆船巧遇漲潮順風,我們三人打完彌陀七的第二天便啟程赴新了。

十二月廿八日下午抵達新加坡,居士林與附近旅館,住滿了前來參加祈禱大會的蓮友,美國、中國、澳洲、台灣、馬來西亞等地的淨宗學會,都有蓮友來參加,人數之多前所未見。就在一陣「阿彌陀佛」的問候寒暄聲中,我忽然意識到將來大家都要在極樂世界相見,現在好像在買船票的地方不期而遇,感覺非常溫馨。當晚拜見淨空長老,師父看到這麼多同修為了祈求世界和平,不遠千里地而來,歡欣之情溢於言表。

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在祈禱晚會的前兩天,李木源會長安排晚宴,請各大宗教代表、中國國家宗教局、中國佛教代表團、以及海外各淨宗學會代表參加,並由淨空長老親自贈送紀念獎牌。席間我看到各種族、宗教代表,彼此熱絡問好,相互致意。但我想宗教交流應該不僅於此吧?華嚴境界中的各族類平等相處,同歡樂、共患難的境界,究竟要如何來落實呢?十二月三十日早上,我在李會長緊湊的日程中,勉強請他抽空做簡短的訪談。在談話中,我深受感動,因為李會長無時無刻所想的、所做的、所說的,沒有一件事不是為了眾人,不是為了佛陀家業。不光是為了新加坡人或華人,也不單單為了新加坡居士林或淨宗學會,只要是入佛知見的事,他可以為了任何人、任何道場、任何國家犧牲自己的時間、睡眠,甚至身命,心量之大令人肅然起敬,佩服不已。訪談中李會長提到近兩年來,淨空法師帶著大家去參訪其他宗教,學習他人的長處,隨喜幫助其他宗教,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看,真誠的尊重其他宗教、種族,讚歎、學習他人的長處,真正做到「各個宗教都是第一」的理念。

所有種族、文化、宗教上的衝突都來自強烈的本位主義。總認為自己的種族最優秀,文化最博大精深,宗教最能解脫。其他的人種、民族都是化外蠻夷,既粗魯又沒有文明;其他宗教只求人天小果,迷信上帝。我們向來二分慣了,不是朋友便是敵人,不是上帝便是魔鬼,現在要改變過來,把所有人都當做是佛菩薩來恭敬,把各個宗教的神與傳教士當做佛菩薩的化身,永遠站在對方的立場,替對方謀福利,非但經典中的理論要提出來研討,而且說到就要做到。效法《華嚴經》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師父以自身週圍的宗教、族裔做為參訪的對象;想要經營大方廣的雜花莊嚴世界,師父就灌溉、照顧園中各個族類的身心居所,踏實做到學人之長,補己之短,只問耕耘,不計收穫。我忽然明白了,真平等源於發自內心的尊重他人,園丁希望園中百花綻放,就一定要細心呵護所有的花草,耐旱的、耐溼的、全日照的、半日照的、多肥的、少肥的,隨花木之性,施以適當的照顧,這便是尊重花木之性,普皆供養。平等不是齊頭式的等長日照,等量的水肥,等時的剪枝修葉;平等也不是剷除玫瑰來栽種牡丹。它是順性均衡的發展,是藤蘿攀老樹般的互相扶持、相得益彰。現在師父替我們做個模範,非但講理論,還帶表演,是不折不扣的「為人演說」。我們只要依樣畫葫蘆,從自己出發,做到師父所說的,尊重他人,多請客,多送禮,多讚歎,將他人的利益當做是自己的利益。現在新加坡的多元宗教祈禱會已經撒下種子,我們四方佛子就要做灌溉、培育的工作。

祈禱會當日,李會長安排了參訪各宗教的節目,海外蓮友搭乘兩輛大巴士,先後參訪了錫克教、印度教及道教的道場。各教的道長、教友們都熱誠歡迎我們。在參訪錫克教時,進入錫克教的教堂,頭髮不能外露,大家入境隨俗,用他們準備好的橘黃色頭巾包住頭,非常有趣。就在歡笑聲中,淨空法師席地而坐,笑瞇瞇地聆聽錫克教人員的解說,大殿中有一股無比祥和的力量,將大家的心串在一起,沒有人設防,沒有人比高下,大家都將心空了出來,接納一個完全不同的宗教,這種感覺難以言喻。雖然印度教、道教等各教的教義差異很大,然而一旦我們敞開心胸,不同的種族與宗教相處在一起,仍讓人感覺到一片水乳交融的自在與平和,以及相互尊重、扶持的關係,完全脫離了「推銷」教義拉信徒及自讚毀他的模式。師父真的在宗教交流的路上跨出一大步,沒有親身體驗,難以想像會有如此豐盛的成果。

化身千萬的觀音菩薩

抵達新加坡當晚,師父在小會客室拿著一張千手觀音卡片說:「這張照片是我照的,祈禱會晚上每人手上拿著觀音聖像,念著『觀音菩薩』。」居士林五樓陽台上有一尊高大慈祥的千手觀音,金光閃閃,很有攝受力。師父親自攝影,做成卡片,希望大家念觀音祈和平。師父又說:「祈禱會本來想要念『阿彌陀佛』,但是佛像要掛在那裡很費心,後來我想乾脆念『觀音菩薩』好了,所以請李會長印了許多觀音卡片。」當時我心想:「為什麼不念『阿彌陀佛』,而要念『觀音菩薩』呢?」思前想後的也不了解師父真正的用意。

三天後,千人祈禱會在元旦凌晨開始了,各個宗教在會場二樓大廳舉行和平祈禱儀式,蓮友們在居士林的法師帶領下,繞著坐墊,念「觀音菩薩」聖號,為世界和平盡一點心力。在徹夜祈禱中,李會長準備了許多冷熱點心,許多義工為大家添水、夾菜,神父、修女、比丘、比丘尼、道士等等,也在會場服務大眾。好幾次看到李會長上下巡視,別人沒吃以前他絕不吃,別人沒睡以前他也絕不休息,忽然間我明白師父要大家念「觀音菩薩」的意義。這些都是觀音菩薩啊!他們為了世界和平,為了文化、宗教交流,為了多給別人一點溫暖關懷,犧牲自己的時間、金錢、睡眠,不求回報,不計名利,就像觀音的千手,隻隻伸向需要幫助的人,隻隻撫向需要慰藉的心。

印象深刻的是元旦溫馨晚宴尚未開始時,數百位義工正在服務賓客,上千位養老院老人及孤兒院孩童也正陸續到場。正在鬧哄哄的時候,兩位男士抬著一位不良於行的老人,在一聲聲呼喝中,吃力地將老人抬向遠處的餐桌。看到如此感人的場景,我不禁鼻酸,強忍著眼淚。這兩人與老人家素昧平生,卻做到應該是兒女做的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不是觀音化身又是什麼?

這麼多的傳教士,教人散發愛心,做善修德;這麼多的居士、信徒,為了國家社會,為了弘揚教義,不惜時間、金錢的投入與付出。他們難道不是觀音的「幫手」嗎?我在居士林碰到一位從香港來的七十多歲老居士,無論別人說什麼好聽、難聽的話,他總是笑嘻嘻的,什麼都是好!好!好!非常有修養。離開新加坡的前一天,我們同桌吃飯聊天,這才知道這位老人家為了弘揚佛法,續佛慧命,幾十年來,非但投注了大量的時間、金錢,還多次為了將佛法傳到迫切需要的地方,冒著生命的危險,賠了自己的家當,眉頭都不曾皺一下。就這樣數十年如一日,無怨無悔。和他面對面交談,看他不慍不火,總是一張笑臉,誰能說他不是觀音菩薩的好幫手呢?

我太幸運了,新加坡之行,親眼見到多元文化、宗教交流是如何的落實;親身體驗到宗教平等下的祥和,感受到不同宗教祈禱所帶來的震撼;佛菩薩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用不同的方法,示現不同的身像來提攜我,讓我在菩提道上越走越穩,讓我真正體會到華嚴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