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交流專輯

世界像一座美麗的大花園

──淨空長老從《華嚴》談多元文化和諧

本刊記者明慧、明光專訪

記者:師父的理想是要將九大宗教成為「一家人」的多元文化共榮共存的「新加坡模式」傳到世界各地。然而世界各地的情況與新加坡不盡相同,師父可否在推行多元文化和諧的理念上,多給大家一些提示?

長老:這件事情絕不是靠人力能夠辦到。我們依靠兩種因素:一種是一切眾生的福報,另外是各宗教佛菩薩神聖的加持,這不是人力能做到。大家都曉得,現在這世界確實有災難,只是一些人因怕造成人心恐慌不安而不願意談論,事實上每個人心裡都有數。這個問題,佛在《無量壽經》裡說得很清楚,我們念經文也很痛心。佛在經上說:「先人不善。不識道德。無有語者。」先人是前輩,我們前一輩的父母、師長,疏忽了人文教育、倫理道德教育,只注重在經濟工商及科技上。今天工商業及科技發達了,物質生活水準提高了,後果又如何呢?每個人都擔心世界毀滅。中國人不是不聰明,不懂這些東西。漢朝王莽時代就有人研究飛行,但為什麼後來不發展了?三國時代諸葛亮發明「木牛流馬」,死後就把這項技術完全毀掉。中國人知道科技、經濟的發展,若沒有倫理道德的輔導,對人類利少害多,得不償失。外國人的教育比不上中國,他們是功利主義,而中國人的教育講求道義,不講功利。今天演變成這種現象,是因為廿世紀中葉以降,人文教育沒有了,學校、社會、家庭不重視人文教育,造成現前的天災人禍。如果要挽救,就要趕快,現在亡羊補牢已經過晚,再過十年沒救了。為什麼呢?現前十年還有些年歲大的人有這些觀念,再過十年連有這些觀念的人都沒有了。這正是我們擔心的。現今我們求諸政治,人家不會理睬我們。學校只會點頭表示同情,但搖搖頭做不到。所以只有求諸各個宗教的領導人、傳教師,希望他們大慈大悲,發揚上帝愛世人的大愛,發揚佛菩薩大慈大悲,我們突破宗教的界限,手連手在一起,只有一個宗旨:愛的教育。以真誠心、清淨心、平等心來愛一切眾生,不分國家,不分族類,不分宗教信仰,來推行愛的教育,把神的愛及佛的慈悲落實。我們在新加坡推行兩年多,沒想到有如此殊勝的成果,這不是人的力量,不是我們有什麼功德,完全是諸佛菩薩及各宗教眾神的加持,才能有現前的狀況。我們希望新加坡的作法能逐漸影響到其他國家地區,各宗教團結一致,這對世界的安定和平,眾生的福祉,決定會帶來正面的影響。

記者:在推行多元文化的實務上,也請師父提示一些注意事項。因為師父有高度的智慧,碰到敏感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但其他人在推行時,如果碰到敏感問題,由於智慧不夠,可能反而弄巧成拙。依師父的經驗,有那些具體地方需要注意?

長老:這個問題實在講並不困難,只要守住一個原則:捨己為人。決定沒有自私自利,決定沒有個人的名聞利養,我們自己要肯定到這個世界是來做什麼,是為眾生服務的義務工作者,只盡義務,不接受權利。萬緣放下,誠心誠意去做,自然能夠感動別人,一切疑難障礙自然能夠化除。如果這裡摻雜一絲毫名利的心,就會變質。換句話說,眾神的加持得不到,妖魔鬼怪可能就會趁虛而入。由此可知,基本因素就是真誠,即一般宗教講的犧牲奉獻,要徹底的犧牲、圓滿的奉獻。

記者:師父推行的多元文化和諧理念,強調溝通及交流,其中溝通強調知性,而交流則偏向感性。從師父在新加坡錄影帶上所看到的活動,主要是參訪、聚會等交流活動,請問師父有無與九大宗教作對話溝通?如果我們要與其他宗教互相溝通,應該怎麼做?

長老:「和平共存」這個口號喊了幾千年都沒辦法落實,原因何在?沒有真正找到和平理念的基礎,也就是沒辦法建立共識。佛教導我們,眾人聚會要遵守「六和敬」,六和敬第一條「見和同解」,就是今天講的建立共識,就是和睦的基礎。可是見和同解相當不容易。佛家的共識建立在根本上。世界從那來的?星球怎麼形成的?生命如何發生的?宗教上講是上帝創造的,是神創的。換句話說,根源是神,是上帝。佛家則講「唯心所現,唯識所變」,這是講宇宙人生的起源。融合起來看呢,佛家講的心性,等於宗教裡講的上帝,神聖。雖然名稱不同,然而事實一樣,我們相互溝通就有基礎。你們稱上帝,我們稱真如本性,你們稱眾神,我們稱心性,都是同一件事情,大家就不再爭了。所以佛告訴我們,虛空法界一切眾生跟我們是一個生命共同體,是一不是二。從宗教上說,天地萬物都是神創造的,大家都是神創造的,那一切就平等了,不能說創造的你高我低,絕對是平等的。我們找到平等理念的依據,從這個依據推展,一切人、事、物,自自然然就平等看待。尤其佛法講得透徹,它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當作佛,又說一切眾生同一法身,同一心性,或者說同一個上帝,同一個神聖,同一智慧,同一德相。我們在經上看到稱讚如來,身有無量相,相有無量好,一切眾生平等,那為什麼大家相不一樣呢?相隨心轉。連看相算命的人都知道,他現在想法、看法不一樣,相貌就隨著他的想法、看法在轉變,如果把妄想、分別、執著統統放下,大家相貌都一樣,恢復本來相,所以一切眾生都可愛,一切眾生都可敬。醜陋的是因為現在妄念多,妄念息了,相貌就恢復。我們對一切眾生就能夠平等看待,平等看待才能夠和睦相處。我們接觸其他各個宗教,交談的機會多,交換彼此的觀念,交換教義所說的,這比事相上的接觸還要重要。我們希望多接觸、多交流,多在一起研究討論,使我們各個宗教的典籍都能夠貫通無阻,將來每個宗教教化信徒,縱然在形式上不同,義理上不一樣,但根本的教理上是相同的,所以和睦相處、平等對待是可以落實的。所以我特別重視宗教教育,希望能帶動宗教教育,不僅是佛教教育。我們現在認真努力推行,希望每個宗教都能像我們一樣,非常熱忱的來推動神的教育。神的教育就是愛的教育、無私的教育、平等的教育、真誠的教育,這個世界就有救了,天災人禍應該能夠消除。

記者:一般國家都有主流社會及少數群體的區分,主流社會經常會有強調獨尊主流的論調,而且經常忽視少數族群的權益,而少數族群則比較強調多元文化。如果兩者關係處理不好,容易發生矛盾,甚至像印尼那樣的流血衝突。師父認為主流社會應如何對待少數族群?少數族群應如何面對主流社會不公平的待遇及主流文化至上的壓力?

長老:這就是我剛才所說的教育問題,這一定要靠宗教教育來化解。主流和少數的對立是內部的矛盾,是國家動亂不安,甚至造成流血、政變、分裂的主要因素。這是錯誤的思想,錯誤的作法,是對宇宙人生的真相迷惑不解所產生的災難。如果宗教教育能夠普及,大家都認同主流和少數是一不是二,你今天有福報、地位,對少數民族、貧窮民族更要加倍愛護,去幫助他們提升生活水平、文化水平,這樣才能和睦相處。要平等對待,不平則嗚,不平才會有動亂、戰爭,造成雙方嚴重的損害。所以主流至上的思想,是錯誤的思想、動亂的根源,戰爭禍害的根本,這個事實一定要認識清楚。

記者:不同文化、族裔間共存共榮的最基本條件是什麼?

長老:溝通。我常常勸導大家多送禮,多請客,彼此經常往來,做好朋友,無所不談,縱然有矛盾,大家坐下來談談,一笑就了之,問題就化解了。

記者:公平的司法、用人、升遷制度、以及民意代表和各級官員的族裔配額制,對於多元文化和諧有幫助嗎?

長老:這還是教育的問題。制度是人建立的,中國古德常講人的因素第一,「人存政舉,人亡政息」。再好的制度都要好人去執行;不好的制度,遇到好人,也會變成好制度。制度再好,遇到執行的人有私心,他也會利用這個制度,達到私人的欲望及目的,還是會把國家制度搞亂了。所以人本教育才是真正的核心。

記者:有學者認為國家以單一文化較優,像日本及德國,較能夠凝聚共識及向心力,但日本及德國這種同質性高的國家容易產生敵我意識,形成種族對立,在強烈的民族主義及民族自大觀念下,甚至會有種族淨化及鏟除異己的想法,像二次大戰期間,德國消滅猶太人,日本人對中國人的殘害,都如出一轍。有人則認為多元文化國家比較多采多姿,有多種才藝能力,而且心胸更寬大,較有包容力。但多元文化的缺點是難以溝通,缺乏共識,各文化各行其是,缺乏整體力量。師父認為對國家整體而言,單一文化比較好,還是多元文化比較好?

長老:如果都走向單一文化,這個世界的末日就到了。二次大戰的日本和德國人造成大難,第三次世界大戰,核武戰爭,全世界毀滅。為什麼呢?文化決定是多元的,不是單元的。從我們的身體來說,身體就是多元的,眼是單元文化、耳是單元文化、鼻也是單元文化,各個器官都是單元文化,各有特殊功能,少一個,身體就發生毛病,如果只有眼睛好,其他地方都不好,都不要了,這是單元文化,死路一條。連身體本身都是多元,怎麼能夠搞單一呢?單一的思想是禍害的根源。現在高科技的發達,單元文化決定是世界毀滅,同歸於盡。你要別人不能生存,到最後你自己也不能生存。文化決定是多元的。多元文化怎麼會沒有凝聚力?新加坡多元民族就是明顯的例子。多元互相不往來,才沒有凝聚力。互相交往,密切往來,多請客,多送禮,多團聚,凝聚力量就大。今天新加坡九個宗教凝聚起巨大的力量,可見得還是事在人為。不溝通、不往來,就形成他們所說的那個現象。那個現象也是實在的。我們今天提倡密切溝通往來,互助合作,讓文化多采多姿,就像每個器官密切合作,各有專長,互相協助,身體就健康。多元文化能夠互補,社會就健康,世界就健康。

記者:師父最近提倡多元文化共榮共存,是否與對佛教的體會有關?

長老:我的理念是從佛經裡來的,佛是這樣教導我們的,我們今天把佛的教誨落實在生活中,落實在社會上,而不只是在講台說說而已。我們做的就是《大方廣佛華嚴》。《大方廣佛華嚴》就是融合虛空法界各個不同的族群文化,成為一個共同體。這個共同體在經裡稱為「佛華嚴」。佛是徹底覺悟明瞭宇宙人生的真相。華嚴是比喻,就好像一個大花園,這個大花園各種品種都有,美不勝收,這就是多元文化共存共榮。不是說這個花園只有一個品種,其他的花草都不要。所以叫做雜花莊嚴。莊嚴是美,即今天講的真善美慧。真善美慧得自多元,得自無量品種的樹木花草,這個花園才美不勝收,才有遊覽欣賞之處,要是花園裡只有一個品種,有什麼好看。這叫做佛華嚴。

記者:師父提倡多元文化共榮共存,跟印光大師在民國初年推行《了凡四訓》、《安士全書》等因果書,是否有相同的法脈關係?

長老:相同。印光大師推行因果書籍是為了挽救今天的劫難,今天的劫難印祖看得很清楚,人文教育拋棄了,倫理道德完全沒有了,唯一能讓人警覺的只有因果。因果是事實,他要知道種善因得善果,造惡因會有惡報,起心動念多少會收歛一點,這對世界安全有好處。

記者:印祖的時代和現在不相同,其間是否有需要作調整的地方?

長老:不需要調整。我們做的就是一脈相承,今天如果把因果也撇開,那這世界就沒救了。人要不相信因果報應,他就可以隨欲所為,那還得了嗎?想殺人就殺人,想放火就放火,那就天下大亂,人人自危。

記者:師父最近一直對末法時期的災難有迫切感,是否在這方面再給我們一些開示?

長老:災難是果,因是造作不善。佛在經典中說,貪欲感召水災;瞋恚是火災,像火山爆發,地球溫度上升之類;愚癡是風災,颱風、颶風、龍捲風這一類是愚癡所感;地震是傲慢所感,貢高我慢。我們看到現在的社會,無論那個地區,自私自利、貪瞋癡慢年年都在增長,這讓我們憂心忡忡。貪瞋癡慢的增長,就是三災現象逐漸形成的原因。我們實際去觀察,災難一年比一年多,一次比一次嚴重。當然相信科學的,不相信佛說的這些話。佛說的這些道理很深很深,必須心地很清淨,清淨心生智慧,你才能體察得到。人事、物質與人的念頭有密切關連,佛在經典裡常說,「依報隨著正報轉」,「依報」就是物質環境,「正報」就是思想行為。看風水的人常說「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有福的人住的地方原來風水不好,他住進來風水就變好了,可見得外面的環境會隨著你的心轉;好風水的地方,惡人一住,風水自然變壞了。所以境隨心轉是真的,心隨境轉是假的。世間人誤會,以為是心隨境轉,實際上是境隨心轉。

記者:那我們應該如何去消災免難呢?

長老:斷惡修善、轉迷為悟,就能夠做到。

記者:美國提倡政教分離,明文規定,在所有公立學校裡,宗教不可以進入學校,所以不信教家庭的子女,他們不上教堂,在學校也完全沒有道德教育及宗教教育,老師應如何做,才能將宗教教育無形中滲透到學生的觀念中?

長老:愛的教育、善的教育。無論那個宗教,宗教教育總歸起來就是愛的教育,神愛世人,佛菩薩愛世人。愛世人沒有分別,決不分你是那一國人,那個種族,信仰那個宗教,都是平等的愛。所以做老師一定要教導學生愛父母,孝順父母,作家長的要教導子女愛敬老師,這是佛法教學的根本。佛教我們的第一句話是「孝養父母,奉侍師長」,要從這裡做起。

記者:在美國的華人,很多是單親媽媽,因為爸爸在台灣或國外做生意,還有很多小留學生,很缺乏父母的家庭教育,所以對孝順父母,尊敬師長,無法體會與接受,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怎麼做?

長老:在這種情況下,跟他交朋友,用友情來幫助讓他愛世人。他能夠愛世人,他爸爸是世人,他老師也是世人,不要把他看作是爸爸、老師,把他看成是世人,我愛世人,所以我愛他,這也行,也能夠有些補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