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交流專輯

華嚴海會一獅城

──談新加坡九大宗教交流

新加坡淨宗學會會長李木源

宗教交流的緣起與過程

師父(淨空長老)在新加坡講《華嚴經》,《華嚴經》裡面有唱名,各個住持、宗教都在一起。師父經常說,個人像樹葉,族群如樹枝,樹葉、枝幹組合起來就成為一棵樹,本是同根生,如果根壞了,這棵樹一定會枯萎。所以宗教之間不應該競爭,應當和平相處。佛教界的「山頭主義」,總認為自己的宗派、寺院最好,產生惡性競爭,造成不良影響,互相毀謗。不同宗教之間也如此,若不能互相容忍、尊重對方,只認為自己的宗教最高,最能解脫煩惱,肯定會爭信徒,造成許多磨擦。

從去年開始,師父便帶領我們與各個宗教團體友好往來;第一站去訪問回教,因為回教是印尼、馬來西亞及東南亞各國的主流宗教,我們和回教已經建立了二十多年的友誼。每年我們都提供五十份助學金給回教貧苦人士,我們經常在法會過後將油、米送給回教寺廟,讓他們分給回教徒的孤兒寡婦。我們並非「捐」,而是「贈送」,因為油、米太多,所以將法會剩下的東西與人同享,他們聽了都非常高興。所以當我們第一次去拜訪回教,他們所有的信徒,包括大人和小孩,用迎接最高貴賓的儀式和禮節來歡迎師父。與回教徒相交流,我們學到了很多。譬如心量,他們的心量比我們大。第一次參訪回教老人院,我注意到有很多華裔老人住院,其中三位是佛教徒,他們遭家庭遺棄,被回教老人院收留。這三位佛教徒的床頭都放了一尊佛像,我問他們佛像是不是自己帶來的,他們說是回教徒去請佛像來放在床頭,讓他們每天早上可以禮佛;而且為了這三位老人吃素,回教老人院特地請廚子煮素菜給他們吃。這三位老人一無所有,沒有錢給老人院,想想回教徒的心量與行為,真令人感動。反過來說,如果佛教建個老人院,有無依無靠的回教老人來住院,他們每天有五次禱告,我們能讓出一塊地方給他們禱告嗎?他們吃葷,吃清真牛肉,我們能專門請廚子來煮回教食物給他們吃嗎?我們做不到!他們的心量比我們大。我們和回教建立非常好的友誼。回教後來建了一個不分種族、宗教的醫院,師父提議由居士林捐助十萬元,他們收到這筆款項後非常高興,說回教在新加坡是少數宗教,但佛教沒有看輕他們,讓他們感到很溫暖。在八月間(一九九九年),回教請師父去講經,他們租了一間旅館,請回教的專業人士、經理、議員來聽師父講經,每個人都很虔誠恭敬。現在只要是新加坡的回教徒、馬來人士聽到淨空法師,每個人都說師父是個大好人,由此可見我們與回教間的交流已經成功了。

至於與其他宗教的交流活動,比如去印度教(興都教)訪問,印度教派人來禮見師父時,都是五體投地,抱住師父的腳,送上鮮花,他們還聽悟琳法師講經。拜訪天主教,大主教也特別出來迎接我們,所有新加坡天主教的理事都來歡迎。天主教修女的修行非常好,臉上經常帶著笑容,師父曾跟出家眾說:「你們要學習她們。」我記得那天去一個天主教辦的老人院,裡面有二十多位天主教前院長、理事出來見師父,她們年紀很大,坐著輪椅雙手合掌,面帶笑容,師父在那邊講了四十五分鐘,她們全程都合掌。我們佛教徒合掌四十五分鐘聽經的很少看到,她們卻做到了。參觀天主教修女的寮房,見到房間打掃的非常乾淨,一床、一桌、一椅,桌上一盞燈,衣架上掛著兩件衣服,加上身上穿的,一共三件。問她們為什麼沒有衣櫥,修女說沒有需要,那一件衣服穿破了,就把它拿去換一件回來,總共就是三件。寮房內也沒有空調,只有一個小風扇。每星期五吃素。每個月有兩星期看經書,讀聖經寫報告。現在很多天主教堂都有藏經,天主教也讀藏經,吸取佛教好的方面。新加坡的天主教修女開辦聽障兒童學校,這些兒童耳朵聾了,自然無法說話,只看到一個修女帶著一個殘缺的兒童,教這些小朋友看嘴型發音。我們帶著師父去參觀時,看到這些兒童可以相互交談,看到嘴型就知道你在問什麼。這些修女穿的衣服乾乾淨淨,時間到了一定趕回她們的地方用餐,很少看到修女在外面餐館吃飯,這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教育。

最近有人告訴我,有位老菩薩在醫院,要我去看她。到了醫院這位老菩薩一見到我就哭,我問她為什麼掉眼淚,她說她在一個道場服務四十多年,從來沒結婚,四十歲那年領養了一個女兒,養女結婚後,就去道場幫忙,一個月的單錢是新加坡幣十元,她受菩薩戒帶髮修行,在道場幫忙毫無怨言,上一代的住持把她當做姊妹,從很窮苦的破庵堂建到今天的大道場。最近她病了,寺院的當家住持叫她走路,她已病得連路都不會走,只能躺在床上呻吟:「妳們來啊!我口渴……」,可是沒有人去看她,只能像狗一樣的爬出來。寺院的人說妳這個樣子不能住這裡,就打電話給她的養女,養女婚後生活優裕,認為老人家是累贅,對養母不理不睬,扶也不扶,碰也不碰一下,連遞杯水給她都沒有。住了兩個星期,養女找了個天主教老人院,叫女傭把她推進去。老人院的修女看到她來,立刻跑出去把她抱到床上,還在她臉上吻一下,說:「老婆婆!妳不要煩惱,妳在這邊我們會愛妳,會好好照顧妳。」接著修女端了熱水給她洗身,換衣服,老人家眼淚就流下來,哭了一整天,兩個禮拜後她領洗了。我問她為什麼領洗,她說:「我不是受洗成為天主教徒,我是領洗觀世音菩薩。這些修女是觀世音菩薩再來,你看人家遺棄我,不要我,她們多麼疼我,現在我的身體開始好轉了,她們是觀世音菩薩。」這件事給我們一個啟示,《普門品》中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身,如果以將軍身得度,化將軍身;以童男童女身得度,化童男童女身。各個宗教的傳教士都是佛菩薩化身來度世人的,應該以天主教得度,他就化神父、修女身;應該以道教得度,就化道長身。全世界沒有一個宗教愛好戰爭,大家都提倡和平,勸人向善,每個宗教都像一盞明亮的燈,將每盞燈打開,世界不是更明亮嗎?燈光不會互相排斥,光芒交織在一起非常柔和、明亮。所以我們要好好去把握,相互交流、學習。

千禧年多元宗教共和的起步

居士林去年舉辦了一個溫馨晚會,邀請三千八百五十人出席,九大宗教也包括在內,場面非常令人感動。今年我們再發起,九大宗教聽說了,自動提出合作的建議。在這兩、三個月開會期間,九大宗教都非常熱誠的參與,本來預備從四點開會到六點,可是第一天他們從四點討論到八點;第二次開會,他們自動提早,下午兩點開始,可是中午就來了,先交流再開會,從十二點開到七點。開會絕不爭辯,每個人對每一事項都絞盡腦汁,力求完美。比如十二月三十一日,千禧年每個人都在用燈,用電量激增,若是停電怎麼辦?要如何準備?各宗教的禱告儀式要如何安排?如何互相尊重、禮讓?祈禱會晚上是要點蠟燭,還是燃燈?我們提議用天主教點蠟燭的方式,或是印度教燃油燈的方式,他們說要尊重佛教的蓮花,點蓮花燈。這樣相互體諒、尊重,令人感到很溫馨。會場中每一個標語都是大家帶回去設計,然後共同討論,我們在三個月中,交了許多朋友。其他宗教講:「佛教的心量太大了,我們摸不到邊。」也有些人說,他們有好幾代都是某一教派的教徒,以為自己的宗教第一,其他宗教都比不上他們,自從跟我們相處幾個月下來,他們感覺需要向我們學習,要來聽淨空法師講經。有些宗教原來排斥佛教,剛開始時,會議後絕不留下吃飯,我們去他們的地方,他們對我們也比較冷淡。三個月過後,上星期他把家人都帶來跟我們一起用餐,所以有位修女說:「某某人受了你們的誠心感動,現在不斷稱讚佛教好,淨空法師很慈悲。」

九大宗教都認為師父是個聖人,他超越宗教的界限,不只跟佛教好,跟基督教、天主教、回教、印度教、鍚克教、猶太教、拜火教、道教都非常好。師父每訪問一個宗教,就把那個宗教的教義精華寫下來,訪問道教寫《道德經》,訪問錫克教寫錫克教經文,拜訪回教時寫回教經文,裝裱起來當做法寶相贈,他們得到師父的墨寶也非常高興。十二月廿四日天主教做大彌撒,大主教特地邀請師父參加,師父帶領所有培訓班的法師及居士,穿著整齊披著戒衣去,當我們進入教堂時,他們起立鼓掌鼓個不停,這個鼓掌不是普通應酬式的稀稀落落兩三聲,而是鼓得非常激烈宏亮,讓我們感動不已。他們說:「在新加坡,天主教彌撒從沒有和尚參加過,今天每位和尚披著戒衣來參加,看了太感動了,這表示你們認同天主教,尊重天主教,我們也一定要尊重你們。」宗教與宗教之間,大家要伸出友誼之手。佛教講因果,只要尊重對方,對方肯定會尊重我們;如果罵對方,一定遭到對方的辱罵;如果打對方,對方會還以腳踼;如果踼對方,對方可能拿刀將你殺死。這完全是自己造成的,為什麼他會罵我?因為我罵他;為什麼他會殺我?因為我打他,這就是因果。如果要轉變,每個宗教必須互相容忍,互相尊重,瞭解對方的宗教。

溫馨晚宴與社會迴響

當新加坡總統納丹聽說我們籌辦溫馨晚宴,便透過祕書,表示希望能夠出席。溫馨晚宴上每個宗教都要表演一個節目,每個節目十分鐘,九大宗教用了一個半小時,加上演講一共兩小時。當天晚上是回教齋戒日,為了尊重其他宗教,我們將晚餐延到七點半,可是老人宴的老人五點多就要吃飯,從五點到七點半的這段時間,我們準備點心請老人先吃,每張桌子兩名義工,陪老人談話。有些桌子,九大宗教各派一個人,各個宗教人士坐在一起用餐,相互交流。前幾日在最後一次籌備會議中,大家提議一月八日開檢討會,希望明年還要繼續舉辦。九大宗教表示,新加坡從開國到現在,各個宗教從來沒有聚在一起,相互溝通與交流,這次經驗讓大家從心底感到溫暖,所以提議明年由九大宗教聯合籌款,舉辦義跑活動,由各宗教的信徒參加義跑,每人負責籌款三十元,跑到終點有九大宗教、種族的義賣會,籌到的錢用來支付溫馨晚宴的費用。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晚上,我們跟有關單位聯繫過,各個宗教只要信徒願意來參加晚禱,整個停車場都可以使用。祈禱後第二天是溫馨晚宴,九大宗教都派義工來,義工團已經有一千五百多人,是很個龐大的隊伍。我們預備在一月九日那天,所有義工簇擁著九大宗教領袖,大家一起講話、唱歌、手拉手唱「友誼萬歲」,薪火相傳。

這次整個活動都有攝影,製作VCD;比如訪問佛教,我們先拍一座寺廟,拍阿彌陀佛,再訪問師父,請師父談宗教和諧、世界和平的看法;訪問天主教,就拍攝教堂、聖母瑪利亞,再訪問神父、修女;道教、回教也是如此;此外還訪問總統、小孩、大人,師父訪問各個宗教的活動也包括在內。這個VCD做好後會送給各國大使館,各宗教團體,他們要華語、英語,還是印度語、馬來語,我們都可以配音,送到全世界。這個VCD也會送到新加坡每個學校,讓各學校的學生明白種族、宗教和諧,說起來容易,要落實是很不簡單的一件事,但是雖然不容易,我們也做到了。

自從師父來新加坡,尤其是最近講《華嚴經》,我們就提倡種族、宗教和諧,做得連新加坡政府都非常感動。總統說:「淨空法師您所做的一切,我在報紙、電視上都知道,我希望您再努力將它做得更好,如果您需要幫助,隨時打電話或傳真給我,我會支持您。」很多政界人士來見師父,鼓勵師父,希望師父多保重,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好,普度眾生。佛經中說:「眾生無邊誓願度」,眾生包括一切有情眾生,動物、鬼道都包括在內,更遑論其他宗教,要知道四弘誓願並非只度佛教眾生而已。佛經中又提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只要能做善事,就是我們的一份子,所以人家開辦老人院、孤兒院,我們沒有辦法做的話,可以出錢贊助,贊助他替我們做,他們出人力,我們出金錢。在參訪時,若是其他宗教有做福利事業,我們會贈送金錢,表示對慈善事業的認同和參與。雙方認同、鼓勵、參與、贈送,每個宗教對我們這樣做都非常感動,大家開完會後,還經常在一起吃飯、交流。明天晚上(十二月三十日)我們有一個洗塵晚宴,邀請世界各地,包括台灣、馬來西亞、美國、澳洲、香港等地來參加祈禱的來賓,九大宗教也要求出席,見見各地的朋友,讓大家把溫馨帶到世界各地去。師父現在講《華嚴》,想要把新加坡轉化成華嚴世界,這個華嚴世界並不是我們的道場,而是整個新加坡。我們希望將華嚴的理念推廣到全世界,這就是落實,真正去做,而不是一種理論。所以師父講經,我們就一步一步去做,也希望各地淨宗學會伸出友誼之手,對其他宗教、種族友好,不是去爭取他們來信我們的宗教,而是把自己宗教的情形告訴對方,讓他們瞭解。淨宗到底是什麼?只是念「阿彌陀佛」求往生西方,是死人的宗教;淨宗是入世的,是積極的,一定要積極做些入世的工作,讓大家知道,這就是我們舉辦這次活動的主要目的。

宗教交流的拼圖理念

大家存異求同是落實宗教交流的主要方法。在訪問道教後,我再去道教協會,看到牆上寫著「施比受更有福」,師父的「六和敬」也掛在牆上。以前佛教的東西想拿去回教寺院、天主教堂或其他宗教,很不容易,這次師父的多元文化CD,每個宗教都來拿,無形中他們就認同了佛教,認同了師父的理念,所以宗教之間需要交誼。與天主教的對談中,他們講到:「若是沒有緣,就不要強求,如果因緣來了,即使不想做,主都會要我們做的。」所以他們也認同「隨緣而不攀緣」。其實每個宗教的重點都一樣,所以傳教士都是佛菩薩的化身,化現在各宗教、各階層。在九界眾生中,人道有不同的宗教,佛教要去度印度人、馬來人非常困難,如果佛菩薩化做一位印度教傳教士,度印度人做善事就容易多了。佛教常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每個宗教只要做到這幾句話,他們就是佛教的一環,佛教並沒有否認其他宗教,各宗教就像學校,個人依據自己的興趣與才能,適合念工藝學院就去工藝學校受教育,大家因材受不同的學校教育,社會才會圓滿。

今年祈禱會的標誌是一幅拼圖,全世界每個人是拼圖的一片,少一片,拼圖就缺一角。宗教也是拼圖的一片,這個宗教不見了,拼圖就出現一個洞。所以溫馨晚宴上,九大宗教各拿一片拼圖,填進大拼圖中,最後兩片由師父與總統補齊,表示不只是宗教,政府、人民也都應該和平共存,世界才能更美好。這次我們用拼圖來表法,如果拼圖少一片,就不圓滿,所以發請柬給九大宗教時,每封請柬中都有一片拼圖,表示「沒有您的出席,拼圖就不完美」,這就是我們的理論。昨天師父提到我們要用各種語文寫「和平」兩字,韓文、英文、中文、巴利文、印度文、馬來文、西班牙文等等,各國文字都有,貼在祈禱會會場,大家一抬頭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文字。

推行宗教交流成功的原因

宗教交流成功的關鍵在於是否能夠真正去落實。理論再好,若是沒有實行,永遠達不到目標。西方極樂世界再好,如果不發願,不修行,永遠也去不了。宗教、種族和諧,在於有沒有認真去做。我們盡力去做,義工做到晚上兩、三點,然後再討論。每晚躺在床上,想的不是事業、家庭,而是如何去落實師父的理念,床頭一定有紙、筆,有了概念馬上寫下來,立刻去做。每天早上比在戰場更緊張,只要一想到,立刻就做。師父昨天想到要用各種語文寫「和平」的標語,我馬上請悟平法師去問新加坡各個大使館,請他們用自己的文字寫下「和平」傳真給我們,要如何做才完美,用什麼顏色的海報等等,昨天悟平法師忙到天亮。所以我們只求做得完美,不惜金錢,不惜人力,大家真正埋頭去幹。

例如建立友誼,不能靠他人主動,一定要靠自己,主動加入他人的團體。我們不能說佛教比其他宗教究竟圓滿,反之,要主動的去訪問、瞭解、欣賞、認同、鼓勵他們。我們主動讀《聖經》,他們自然會將佛教的經書收藏在他們的圖書館中。我正在跟師父談,想要建立一個宗教圖書館,將每個宗教的書都收藏在裡面,絕不是消滅對方的經書。我看到很多道場,這本書不是佛教的,馬上用火燒掉,其他的宗教看到你燒我的經書,所以他也燒我們的經書;你燒我的《聖經》,我燒你的《無量壽經》;你燒我的十字架,我燒你的阿彌陀佛像。如果把他的經書、神像請回來,他們一定很高興,認為我們尊重他。我去中國大陸時,向宗教局文化處出版社,請了許多回教、天主教、基督教、道教的書做參考,師父很多墨寶都是從這些書裡面出來的。這次新加坡總統出席溫馨晚宴,我們考慮送什麼禮物給總統,有人提議送師父的墨寶,把佛教的理念寫出來,這是最好的禮物。把師父的思想理念,以及華嚴境界都寫在裡面,還翻譯成英文送給他。現在我們去每個宗教訪問,都送師父的墨寶,把佛教的思想一起送過去。他們送經書來,我們也欣然接受。

十二月廿七日那天開會,天主教、基督教說聖誕節為期十二天,所以送來一些糕餅點心;去年過年,每個宗教送花、送橘子來,我們將這些禮籃原封不動的拿去各個宗教,與他們「分享」。所以我們現在是講「分享」,是如何分享世界和平,分享大家的成果。他們有什麼活動需要幫忙,我們就去支助。道教要建道觀,他們經濟比較緊縮,我們就替他設計,幫助他籌款;回教要建老人院,我們也積極幫助籌款;印度教要做中途之家,我們也主動幫忙。他們感到很奇怪,為什麼一個外教要幫助他們?我就告訴他們:「做善事是份內的事」。例如醫生在路上看到人跌倒受傷,醫生不可能因為他不信佛教就不救他,行醫者的職責就是救人;救生員看到有人溺水,不可能先問他信什麼宗教再決定要不要救人。所以行善不分宗教、種族、國籍,所謂「佛光普照」,佛光如陽光般普照所有的國家,做善事就像佛光普照一樣。福利是對內的,例如每個國家有自己的福利制度,並非每個人都符合領取福利的條件,但是慈善工作不分彼此,任何人都可以參加。

參訪觀摩截長補短

任何宗教如果要發動戰爭、造成流血事件,這個宗教一定是邪教,在全世界都站不穩腳;若是某個宗教以自己為主,認為自己最大,那麼這個宗教一定難以生存。例如最近的法輪功問題,就是認為自己最大;有些人自認是「無上師」,是什麼佛再來,那麼肯定遭人遺棄。肯謙虛,認為自己只是一小份子而已,是拼圖的一片,大家友好的手牽手,這樣才能成功。這次開記者招待會,九大宗教手牽手、心連心。前幾天有十四個國家,五十多個修女來訪問,聽師父講話,一位法師帶著四位修女參觀,飯後大家手拉著手唱歌,修女、和尚、比丘尼大家圍個大圈圈,一塊兒活動,場面溫馨,他們看了非常感動,說要帶神父來參訪,我們看了也十分歡喜,師父整天笑咪咪的,因為宗教交流真正落實了。落實理念要自己真幹,不是空談理論,要主動伸出友誼之手,自發的去學習、參訪,去取經,取他人的長處,每個宗教都有長處,應該要學習。師父說善財童子五十三參,這個「參」就是學,師父帶著這些學生去參學,參學回來才發覺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所以出發時每人抬著頭,精神抖擻,回來時卻頭低低的,為什麼呢?因為人家做得比我們好,我們要更加用功努力去學。

其他宗教中,有的結構非常嚴謹,教堂裡一張紙屑都沒有,佈置得莊嚴又乾淨。教職人員說話舉止又謙虛又和氣,回教徒講話聲音非常溫和,天主教修女是從內心深處講出肺腑之言。有些修女以前做過院長,退休後還在做電話接線員,在廚房煮飯。有一位瑪利亞修女和我很熟,六十歲時由院長退休後,還在洗廁所,搞衛生。我和她打招呼,叫她院長,她馬上說:「不是的,我已經退休了,我現在是義工。」以前是院長,退休後去洗廁所,我們能夠做到嗎?她把院長讓給年輕人去做。每個宗教內是接班,不是接管。有些團體、公司、家庭,年輕人一接管,便將老人推到一邊,人事全部調換。接班是跟著上一代的腳步,一步一步踏過去,年輕人尊重老一輩,老一輩提攜下一代,這樣才是前浪帶後浪,後浪才能超前浪。

目前到處都需要人才,昨天我去出席一個國際總商會,會中提到新加坡不能只靠本國人才,一個國際化的社會,需要世界級的人才。佛教也是如此,要跨出自己的門檻,一定要和其他宗教友好交流,相互溝通,吸收各種人才。我們時時刻刻要想辦法將自己的宗教發揚光大,與其他宗教相互包容,更進一步要包容每個眾生,就是一條狗、一隻貓,都不捨棄。居士林供齋為什麼要準備這麼多道菜餚呢?以前一張桌子五菜一湯,可是有些老人家牙齒不好,要吃比較軟的,年輕人又比較喜歡吃硬的,有些人愛吃稀飯,有些非乾飯吃不飽,所以我們把菜式多樣化,有清淡的、油炸的、硬的、軟的、米粉、炒麵、米飯等等,各式各樣,各人依照自己的喜好,各取所需,可是大家都吃素;宗教也是這樣,喜歡每天五次禱告,就信回教,喜歡天主教型式,就信天主教,可是大家一起做善事,求和平,淨化心靈,只要心平靜,一切就平靜。

拜火教、印度教,以及新加坡總統都非常尊敬師父,認為師父是聖人。淨空法師不只是佛教的和尚,他超越了九大宗教,是九大宗教共同擁有的,好像太陽一樣,非但照到佛教寺廟,也照到世上各大小宗教。我們並沒有對其他人說:「師父是聖人,你們要尊敬他。」我們將師父的理念落實,他們自動讚歎師父了不起,尊敬之心油然升起。有一天我帶一個病人去看病,護士是馬來人,信回教,她看到我手上的念珠就問我:「你是不是佛教徒?認不認識淨空法師?」我告訴她我是佛教徒,也認識師父,她就很高興地說在報上讀到淨空法師的理念與活動,她以前不吃素,現在一個星期吃素兩天,也常常去佛教團體幫忙做義工。我們的活動經廣播媒體報導,許多人就受到影響,現在師父的名聲已經傳到馬來西亞,也傳到其他宗教團體。這並不是搞個人崇拜,完全是依法不依人,淨空法師根據佛陀講的,真正落實履行佛陀的話。講《華嚴經》就要落實華嚴境界,光是在寺廟中講《華嚴經》,講完大家都覺得很好聽,可是沒聽懂。所以我們根據經中的華嚴境界,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去每個宗教參學。各個宗教、種族能夠真正團結,和樂相處,這就是華嚴境界。現在聽經的群眾、義工裡,許多是其他宗教的信徒,宗教與宗教間的界限與藩籬已經打破了,這個突破很重要。

千禧年祈禱大會

祈禱會籌備的時間大約是三個月,開始的時候,各個宗教相互禮讓,太過謙虛。譬如要推選主席,大家相互推讓,推了很久都推不出來。後來把這件事暫時放下,真正去做事,每個人都非常投入,容忍心很高,站在對方角度為對方設想。例如回教最後一次禱告是晚上七點半,我們就把用餐時間挪到七點半,還替他們找一間祈禱室;他們從日出到日落不可喝水、不可進食,連口水都不能嚥,所以吃飯前要先用一些蜜棗,為此我們也準備了印度蜜棗。所有的節目以及流通的經書都要先審查,不可以有諷刺、批評、攻擊其他宗教的內容,每個宗教都主動檢查自己的書籍,只要有涉及批評其他宗教的文字,這本書就不適合。以前是寫書諷刺、批評其他宗教,罵人拜偶像、說人家不究竟,現在這個現象已不復存在。比如佛像、祖先像、聖母像、十字架等等,都是表示尊敬,這與升國旗時立正,表示對國家尊敬是同一道理。我們也不再說某宗教穿的衣服像魔鬼等等,以前是拚命的寫,現在是拚命收回,以前相互競爭,產生誤會,導致打架流血。

我們這次動員了一千五百多位義工,總共有五千四百多人出席溫馨晚宴,還有許多人要求要參加,但是已經沒有位子了。希望明年可以擴大舉行,明年還要舉行義跑,各個宗教領袖帶著自己的信徒,穿同樣的衣服一起跑。由小孩到老人,可能有幾萬人參加;大家一起籌款、義賣,各宗教的高層負責人與信徒、民眾一起參加,力量才大。每個宗教把工作帶回去,在自己的道場做,我們居士林的義工經常工作到晚上兩、三點,每天不停。外力只是動用到一百三十輛巴士去接老人院的老人,這還不包括自己開的旅行車與自用轎車。這次的花費大約坡幣三十五到四十萬元左右,師父說不要給其他宗教壓力,所以我們說:「一切隨緣,不足的讓我們來想辦法。」他們聽了直說:「佛教量太大了,摸不到邊!」我們的原則是禮讓,例如禱告室只有兩間,其他宗教先用,佛教徒在樓下。他們問:「你們是主辦單位,出錢又出力,為什麼在樓下?我們應該要讓你們。」所以退讓就是向前,心量要擴大,真正去落實,而不是空談「量周沙界」。

這次九大宗教開會,是相互討論,而非命令式的,大家都像兄弟姊妹一般,討論熱烈,一點兒也不覺得累,連停車場夠不夠用、若是停電了怎麼辦等小問題都包括在討論範圍內。九大宗教在一起很和諧,可是各方面都要非常謹慎,每個措施都要做好,否則爆炸起來更厲害。所以我對義工說,那一天是你們修忍辱的最好機會,一定要擴充胸懷,盡力去做。為了把事情做好,這一次我們不惜人力、財力,盡力而為。中國國務院宗教局派人來,佛教協會派人來,廈門佛教、香港道教都派人來,其他宗教也邀請他們的人來,此外還有三百多位海外人士。

未來多元宗教共榮共存的展望

現在科技發達,人心、道德淪喪,這種情況繼續發展下去非常可怕。人人抱持功利主義,為自己的利益打算。國與國之間軍備也在競爭,你有飛彈,我也要有;你有戰鬥機,我就建造更先進的戰鬥機、潛水艇。每個國家都在競爭,相互猜疑,私下準備,一旦爆發戰爭,全世界都會毀滅。要如何削減這種緊張的趨勢呢?唯有宗教和諧!宗教會影響經濟、政治、武力,能夠促使世界和平。但是宗教和諧要從自身做起,例如剛才提到各宗教自動檢查自己的書籍中有沒有攻擊其他教派的言詞,若是發現了就刪除;以前是儘量發覺別人的缺點,想盡方法去攻擊,現在是不斷的削減。如果每個國家都逐漸減少自己的軍需品,打開門戶,伸出友好互助的手,世界就能和平。例如我們看那個宗教有困難,就自動的去幫忙,將多餘的油、米等物資與其他宗教分享。所以這次聖誕節,我們收到不同宗教送來的禮品,他們宗教的主要節日都請我們去吃飯。佛講的話是不會錯的,若是落實華嚴世界,這個世界會更美好。《華嚴經》有不少人講過,到目前為止,沒見到多少人真正去落實華嚴世界的境界。所謂「依教奉行」,要謀求世界和平,每個佛教徒都要學習常不輕菩薩,除去貢高我慢的偏見,尊敬別人,向別人學習,如果永遠認為自己第一,那注定要失敗;要以慚愧心、謙虛心來對人、對事,才能成功。你看師父多麼謙虛,什麼事情都好,都可以,要是今天凡事都要經過他的允許,我相信他現在已經倒下去了。所以我們把師父寫的真誠、清淨、平等、慈悲等二十個字,帶到每個宗教,不是用語言、文字帶過去,而是真正做給他們看。只有真誠對待他人,才會打動他人的心,來真正跟我們合作。其他宗教的人曾經說:「我們應該要換老闆,換成佛教。」我聽了直笑,太陽是每個人所共有的,各個宗教都勸人向善,只要做善事,我就是天主教徒、回教徒,也是佛教徒,理論都一樣,無有高下,大家都一樣好。外國的月亮並沒有特別圓,內心清涼,到那裡都清涼,內心污濁,無論到那兒都污濁。宗教亦如是,能夠容納其他宗教的,一定是最大的宗教,若是排斥其他宗教,這個宗教一定最小。每個宗教在自己的道場裡稱讚其他宗教,信徒彼此才會相互禮讓,這樣路就越走越寬。現在回教、天主教、基督教信徒看到我們都會合掌,我們看到道教就抱拳,多麼美好啊!只要我們肯去做,宗教和諧一定能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