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交流專輯

千禧年祈禱會的感言

──泰瑞莎修女談宗教交流

本刊記者明慧專訪

泰瑞莎修女是St. Anthony's Canossian Convent的修女,俗姓蕭,新加坡華裔。泰瑞莎修女言談溫婉,容貌慈祥,處理事務時卻又當機立斷,有條不紊,無論何時何處,臉上永遠掛著燦爛的笑容,週身散發著熱力。記者在千人祈禱的大會堂外,和修女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訪談。當時是元旦清晨二點多,在會堂外的通道上,許多人來來往往,不斷和修女擁抱招呼,拉著修女的手說個不停,猶如碰到慈母一般,既親切又感性。泰瑞莎修女為了這次多元宗教的聯合祈禱大會,大概有好幾天沒睡好覺,但祈禱晚會告一段落,還抱著疲憊的身體接受訪問,卻仍精神奕奕,有說有笑,真是為法忘軀。以天主教的用語來說,她是聖母瑪莉亞的化身,換成佛教的用語,她是觀音菩薩的化身,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無有疲厭。以下便是訪談內容:

問:請您談一談參加千禧年九大宗教千人祈禱大會的動機,以及所擔任的角色。

答:我很難解釋為什麼會參與這次九大宗教祈禱會的籌備會議,只能說這是神的旨意,是內心的召喚,也是夢想、理念的實現。我曾多次和多元宗教組織內的同事(記者按:泰瑞莎修女也任職於新加坡多元宗教聯合組織)交換意見與心得,也和淨空法師、李木源會長及不同宗教的領袖、信徒接觸,互相交流,瞭解到不同宗教之間有許多共同點。有這樣的因緣,內心就希望在不同宗教人士間搭起橋樑,建立真誠的友誼,促成彼此交流,而不是表面工作在一起,卻缺乏實質的溝通。我和李會長見了幾次面,討論我們的理想,其中也包括十二小時通宵祈禱的構想,做為落實宗教交流的實際行動。即使祈禱會缺乏各大宗教信徒的參與,只是各宗教代表參加祈禱,這也已經往宗教共榮共存邁進了一大步。尤其在跨過千禧年的時節,能有聯合宗教祈禱,為世界和平祈福,意義非凡。起先宗教聯合組織建議由各個不同的宗教,在自己的道場內舉行七十二小時的祈禱會,為世界和平祈福,但是這樣就失去宗教交流的意義。如果各大宗教要聯合舉行祈禱會的話,財力與物力的花費太大,做起來非常困難,也不切實際。所以折衷的方法是舉行一個十二小時的聯合祈禱會,接下來在二千年的每個月,由不同宗教輪流舉辦活動,讓各宗教領導人與信徒聚在一起,聆聽學習他人的教義,一起祈禱。

我把這個理想隨口與李木源先生說,沒想到他對這件事情非常認真,回去就把這些構想寫下來,接著開第一次籌備會議。不久,我忽然接到李先生的信,邀請我參與多元宗教籌備會議,也提到籌辦溫馨晚宴等事宜。這些活動的精神和我的理念非常接近,所以我決定盡量抽空參加。後來我的確出席了這個會議,但是不知道李先生真心決定要舉辦十二小時的千禧年宗教聯合祈禱會,他認為這是個至善的開端,必須全心全力支持。他說:「泰瑞莎修女,我們已經開始籌劃,連場地都看過了,但是祈禱會缺主持人,我們需要推舉一位主持人。」居士林中有幾位德高望重的比丘尼,但是在各大宗教裡,我是唯一的女性,主持這麼大的活動,牽涉到各個宗教,我很擔心是否有能力扛下來?事情處理不當,是否會失面子?可是這樣美好的慈善活動,觸動了我的心弦,尤其是李先生的態度,他不斷強調,這是一個崇高的理想,必須由大家來推動施行,居士林願意全力支持,做所有的幕後工作,不居名利。他希望聯合九大宗教,用宗教的名義,舉辦一個慈善活動,又再三強調:「不要擔心錢的問題,我們會想辦法,最重要的是,將九大宗教聚在一起,把祈禱會辦圓滿。」我則認為由新加坡居士林籌措所有款項,讓九大宗教具名合辦,有失公平;反過來說,做為不同宗教的代表,籌劃、參加祈禱大會,我們也無法真正決定經費的問題。所以李先生在籌備會中再次申明:「不要考慮錢,該考慮的問題是由誰擔任大會主持人?既然這是泰瑞莎修女提出的理念,那麼就由她擔當好了。」這樣沉重的擔子落在我的肩上,直覺的反應就是「我不行啊!」平常教務就已經夠繁忙了,怎麼撥得出時間來籌備這個活動呢?連我的上司都懷疑我要如何調整現有的時間表來插入這項活動。除了任職於宗教聯合機構,我在所屬的修道院也有工作,還要在神學院教書,訓練年青人成為傳教士,另外還肩負一些神職人員的「使命」,例如援助其他國家的個案等等。今年是兩千年,天主教有所謂的「千禧年慶」(jubilee),從耶穌下生至今恰好兩千年,這是一個很大的慶典,義大利教廷有許多慶祝活動,我們也須全力配合。這麼多事情在手上,我怎能再接下這個重任呢?就這樣來來回回的討論,最後李先生還是認為我是最適當的人選,要我勉為其難的直下承擔。所以會議中決定由我來主持,但是我的條件是活動所帶來的讚譽,都歸新加坡居士林,其他宗教盡力支持與配合。這樣一來,各大宗教就正式接下了舉辦祈禱會的任務。

這些籌備會議真是好極了,它們拉近了各個宗教彼此間的距離,我告訴李先生:「現在去居士林好像回家一樣,我們已經不是客人了。」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得到平等對待。有不少基督徒很疑惑,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正確,但是收到請帖又願意來參加祈禱會與溫馨晚宴的各宗教界人士,他們深信宗教聯合是可行的。所謂的「聯合」並不表示「融合各教派」,不同宗教的教理、教義都不一樣,但是基本精神是相同的,「真理」(記者按:修女用divine這個字來表達各宗教的基本精神,這裡修女的意思與「真理」最接近)不因宗教不同而相異。我的想法讓許多基督教的道友搖頭嘆息,他們很不解的問道:「你們天主教徒究竟在搞什麼?」但是到了天堂,最有可能會失望的是這些道友,因為他們會發現怎麼大家都來了。沒有任何一個正信的宗教是「假」的,我們知道任何人只要存好心,做好事,往往能喚醒內心深處的良知,跨越「知障」,對不明白的事務做進一步的探索。愈深入,愈明白所有的宗教真是各有千秋。正因為宗教之間有明顯的差異,所以我們才要「交流」,增進彼此的瞭解。宗教信仰讓我們了解到人非萬能,另外還有一種更巨大的力量在主宰著宇宙,這個力量在我們內心深處,對我來說它就是「主耶穌」。如果耶穌今天還在世的話,他一定會跟我們在一起,為世界和平祈禱十二小時。宗教交流要遵循「多元化大同世界」的理念,我們的教堂有句口號「在不同的社區裡建立一個共同的社區」,也就是異中求同,放下彼此的意見。只要看看今晚來參加的這些人,我相信宗教交流的種子已經萌芽了,就像李先生在今晚餐會上說的,如何把千禧年活動進一步推展下去,明年希望帶動下一代年青人與各宗教信徒一起參加,我們大家都拭目以待這一天的來臨。

問:籌劃、舉辦這次九大宗教祈禱會活動,您得到最寶貴的經驗是什麼?

答:最寶貴的經驗便是我所接觸到的每一個人,即使是義工。我常常提醒大家:「我們不是來工作的,是來貢獻自己心力的。」現在處理許多事務時,我只要聯想到某個人,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感動,內心對人、事、物有更深一層的禮敬,對「真道」更加嚮往,追求的心也就更殷切了。這種體驗無法透過世智辯聰的學習而得到,經由這次的人身經驗,我「悟」到自心漸漸在轉變,幫助我修行,成為上帝眼中的模範。這個體驗實在是太感動了!

問:未來多元宗教共榮共存,相互交流所應努力的方向為何?

答:最好是注意社會、國家、世界需要什麼,可惜我們力量有限,無法事事都投入。我希望下一步是大家相互合作,讓我們的生活環境、社區更美好。舉個簡單的例子,剛才我和一位天主教教友談到許多移民為融入新環境所做的種種調適,對我們來說,這正是最好的機會,大家聯合起來為這些不同種族、宗教的新移民謀福利。這次祈禱會所募得的款項,一部分會用做賑災,災區是天主教的國家,這個提議並不是因為我是天主徒或是基督徒,而是經過各大媒體的報導,我們知道災區被毀,形同廢墟。現在大家聚在一起,共同行善,以此表示我們行善的心都是相同的。多元宗教交流最重要的是發心,其次是說服力,說服自己與大家聯合起來,忠於這個召喚,具足誠意,奉獻一己之力於真理正道,跨越宗教、社區、人種的界限,伸出援手,幫助他人,這是最基本的。現在世界的步調很快,科技急速發展,資訊交流變得非常重要,和各方保持聯繫,加強溝通,有必要成立一個聯絡網。當然我也不知道這樣做會不會成功,但成功的希望總是有的。最重要的是,不能只講求外在的交流,要開敞心胸,擴充心量,由內而外,才是成功的先決條件。

問:目前不同宗教間還是偶有衝突,我們應如何來消弭這些衝突?

答:宗教衝突的真正原因絕不是因為宗教本身,而是少數人用非常手段,操縱信徒的情感,以達到私人的野心。宗教在心靈中的地位非常崇高,我們可以為了宗教拋頭顱、洒熱血。很遺憾的,也正因為如此,不肖之徒就利用信徒對宗教的熱忱,製造衝突與糾紛。這種事情非常微妙,它所以微妙是因為信仰猶如第二生命,宗教信仰可以結合生命與真理。我們愛上帝以及祂所宣說的真理,由於這種愛,所以我們願意不惜犧牲生命來護衛它。我們如何能阻止、解決這些衝突呢?說實在的,對於衝突事件的解決,我們無能為力,但是可以透過教育,教導大家尊重他人。希望我們今天所做的,能夠帶動多元社會裡不同宗教人士的溝通與合作,達到和平的目標,讓人們發自內心的想要在不同人種與宗教間互助互愛。重要的是,真誠自發的心念,從少數一兩個人做起,然後擴充,影響到全世界。

問:根據我的瞭解,貴修道院有兩位修女目前在聽淨空法師講經,您認為學習其他宗教的教理、教義可以加強對本教經典的理解嗎?對自身修行與教務的處理有幫助嗎?

答:是的,我在自己的修道院開多元宗教研讀班,目前安排了每晚兩小時的宗教學習,一星期五天,研習的宗教包括伊斯蘭教、印度教、佛教、和猶太教。我在修道院也接下「世界宗教」、「宗教比較」的課程,院方問我是要自己來教呢?還是請外人來教?我認為若是有人對天主教感興趣,最好是找天主教的教士;要瞭解佛教,那麼就向和尚請益,向專家學習。學習其他宗教有許多益處,例如研習佛教經典,所學到的宗教知識,可以加強對自己宗教的了解,這種了解來自不同的角度探討,不是以天主教的觀點來理解天主教,而是從佛教的角度來看天主教。當有宗教對立的情況出現,我可以用反對者的立場來看事情,這樣很容易處理複雜微妙的場面。學習其他宗教並不是新的創舉,我們已經實行兩年多了。

問:在學習其他宗教的過程中,會對自己的教義產生困惑嗎?例如有神論與無神論等等哲理上的問題。

答:談到哲理,西方人的觀點與東方人,尤其是中國人,有很大的差異。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到目前為止,不同教理、教義並沒有造成任何迷惑與衝突,我把信仰中所謂的「真理」稱為「上帝」、「天父」、「心靈救贖者」等等,這些都是「真理」的代名詞。我明白佛教裡沒有「上帝」,佛經有「無靈魂理論」。我常想:我對「上帝」究竟了解多少?這樣的了解是否能夠讓我真正明白佛教徒的信仰?例如「涅槃」,我們可以用不同的名詞來形容這個真相,它可能是大家都嚮往的一種狀態,天主教徒用「永生」這個名詞來代表。又譬如「空」的觀念在佛教中非常重要,即使是天主徒,空觀是修行得力的方法,幫助我把私欲與慢心「空」掉,讓心中的「真神」不受五欲六塵的蒙蔽。

問:如果時光倒流,您可以重新來過的話,對這次活動的處理方式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答:首先是提早開始準備。我們在最後兩個月才真正開會討論,所以有許多失眠的夜晚,腦中想的都是如何組織、協調九大宗教的人、事、物。這次有些宗教沒有參與祈禱會的活動,因為我們平日與他們接觸太少,非常陌生;或許也是因為他們不包括在所謂「傳統宗教」的定義下,以後在這方面我們希望能有所改進。以天主教徒的立場來說,我希望天主教內的不同教派都來參加,把多元宗教的理念與觸角伸入主內兄弟姊妹中;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基督徒能加入,即使是抱持好奇、懷疑的態度也沒關係,至少來看看這個活動究竟在做什麼,親身去經驗體會。人類往往要靜下來仔細觀察,才會發現某人非常負責任,有慈悲心,常布施等等。希望大家不要在沒有深入了解事實真相前就妄下斷語,在上帝的庇祐下,有些事情逐漸在改變,我們不能指望一夜之間全世界就變過來,改變要由自己做起,再影響週邊的人。對我來說,每天早上都是新的開始,都在蛻變,接受更新更好的理念。

問:不同宗教都有許多世紀末日、大災難的預言,您的看法如何?

答:每一個人都會經歷「世界末日」,也就是死亡,可是我們無法預知何時無常會到。世界將如何滅亡,沒有人知道,即使耶穌基督也不知道;因為耶穌的門徒曾多次問他這個問題,他的回答總是:「我不知道。」至於世界上的大災難,這也是必然的現象,例如我們明知道「地震帶」不宜居住,但是那裡地皮最便宜,所以我們還是在那兒建造「國民住宅」,當災難來臨時,窮人所受的影響也就特別大。如果真正愛地球,愛大自然,就應尊重、愛惜自然環境。我們忘記自己是多麼的渺小,總以為自己是主宰,我在義大利時,看到他們為了要蓋旅遊休憩區,把山從這一頭移到另外一頭,再挖人工湖等等的設施,造這個因的果報自然是大災難。我們非但要愛惜大自然的恩賜,更要好好的保護、照顧大自然。當生命畫上句點時,那就是我的「世界末日」,我可以回到上帝身邊,告訴祂我已盡了全力,儘量遵照指示,依教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