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與佛陀教育專輯

世界大同與佛法西傳的契機

明慧譯自英國泰晤士報

(一九九四年七月六日)

導言

大乘佛法向西方國家傳播已有數十年歷史,但因東西文化差異極大,加上語言障礙,以基督教及天主教信仰為主的西方國家本身理念根深柢固,而且西方文明為世界強勢文明,很難向相對弱勢的東方學習,因此佛法在西方的流傳不廣,大部分僅限於僑民、知識份子或少數與佛法有緣的信眾,絕大多數的西方人民不是對佛法一知半解,就是認知錯誤。這使得強調理性、非暴力、以和平圓融解決問題的佛教,無緣為西方社會與人民提供一種可供參考的正面文化價值體系,以促進國家社會的共榮共存及個人家庭的幸福和諧,殊為可惜。

去年底編者在新加坡參加淨宗聯誼會,有幸聆聽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理事黃果天居士在會上所作「佛陀教育與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報告,表示英國採行的新宗教教育政策,規定中小學生須學習英國境內的六大宗教,而佛教即為其中之一。這個高瞻遠矚、充滿智慧的新政策勢將影響深遠,不但使佛教教育在西方的土壤扎根,還將促使英國境內各文化團體因相互了解不同的宗教文化,而減少磨擦,使社會更加和諧。如果在英國境內能實施成功,以英國在世界動見觀瞻的地位,加上「世界村」文化日益多元化的趨勢,勢將成為世界各國效法的典範,在中小學增加各種宗教課程(或者各種文化價值系統,如儒家、道家、印地安人文化價值體系等),這將對世界各國民眾增加相互了解,減少因誤解而產生的衝突摩擦,必大有俾益。

由於這個自一九八八年開始的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意義重大,本刊決定儘可能完整報導,於是在本刊上一期(卅九期)結束後,即開始與英國淨因法師與黃果天居士越洋電話連絡,經過淨因法師的連絡,本刊在一、兩個月的期間內,先後越洋電話訪問了兩名主管宗教教育的英國地方官員,一名高中佛學教師及一名英國民眾,以及淨因法師本人,談論此一政策的各個層面及佛教在此一政策下的種種。黃果天居士並提供許多相關資料及照片,對了解此一政策極有助益。

據倫敦伊林區督學巴特勒(Roger Butler)的了解,多元化宗教教育政策英國並非開山祖,北歐某國及德國都已施行,但論包括宗教之多,英國應是無出其右者,也是全世界的創舉。英國實施這項新的多元化宗教教育政策,是出於促進境內多元文化和諧的現實需要,這對強調實用主義及功利主義(以邊沁的「最大多數的最大幸福」理念為代表)的英國來說,是有脈絡可尋的。由於英國以帝國主義在世界各地殖民的時期很長,因此英國境內各種族裔及文化團體甚多,不同族裔及文化團體如何共榮共存,如何減少種族仇恨和暴力是一大現實問題。基於此,在七○年代初期的一篇政府報告中,即出現多元化義務性宗教教育的理念,並產生很大的回響,不少學校開始嘗試教導其他宗教,使一向以基督教為唯一宗教課程的學校教育開始轉變。這種趨勢愈加普遍後,英國政府乃於一九八八年明訂多元化宗教教育為義務教育,所有公立學校(基督教學校除外)除教授主流的基督教外,必須為五至十六歲學童提供其他五大宗教──佛教、印度教、回教、猶太教及錫克教──的課程。一九九四年,英國教育部進一步提出宗教教育教學大綱及指南,並給予地方政府教育部門更大的彈性,讓各郡、市等地方學區能依本身的需求(族裔結構等)選擇適當的宗教,以期能因應各地的需要。

目前新政策實施剛滿十年,第一批受新宗教教育的學生已高中畢業,開始進入大學或社會。現在討論此一政策的功過得失未免過早,但該政策有數個特點值得注意:第一,此一政策仍以基督教為主,五至十六歲的學童,在四個學習階段,都必須以基督教為必修,另擇一兩種其他宗教為選修,而高中會考的宗教科目中也以基督教為必考,再另選其他一種宗教。英國教育部長巴頓(John Patten)也強調「絕大部分的時間將用來研討基督教」。這個新政策,既能消除主流社會的疑慮,又能兼顧非主流團體的需求,是現實狀況下最好的折衷產品。第二,新宗教教育在教學上只是類似學理式的教導各宗教理念,並不教導修行的方法,也就是說只有解,而沒有行。這種宗教教育雖不完整,但這是在現實考量下最大的教學限度(在對宗教有所了解後,學生日後可自行深入研究或修行)。教育當局不會因教導修行方法,而導致學生對本身的宗教信仰產生懷疑,絕大多數學生家長也不可能接受這種教育方法,這勢將造成衝突矛盾的反效果,而與原來的目標背道而馳。這也是現行宗教教育獲絕大多數家長反應溫和及樂觀其成態度的原因。第三,不論中央或地方,英國教育當局對於新的宗教教育政策都採取非常審慎的態度。不論教學大綱的研擬、課程的安排、教科書的審訂、師資的培訓及教學視察及檢討,都很重視各個細節,以防止可能的弊端發生。第四,這項政策唯一的重大缺點是投注的經費不足,據英國《泰晤士報》報導,各地學校平均每年用在每名學生的宗教教育經費不足一英鎊。由於教育當局對宗教教育不夠重視,使得師資培訓、教科書的編訂及相關教材經常不足,以致地方教育部門必須依現實考量,經常選擇有地方團體能提供充足教科書的宗教課程,使得選擇回教或猶太教的地方學區很多。另一個較大的遺憾是它未包括在東亞盛行的儒家及道家等重要文化價值體系。由於此項政策主要是針對英國國內的需要,而非國際關係的需要,所以未涵蓋儒家、道家等具世界性重要意義的文化價值體系。而且在六大宗教上再加兩種,或許已過分苛求。

根據各個受訪人士的說法,大家咸認這個宗教教育有正面的價值意義,看不出什麼大缺點。誠如前肯特郡督學韓利普(Patrick Hannabal)所說,此宗教政策目標是首在學習包容、尊敬他人的文化,更進一步從學習、欣賞他人文化中,豐富自己的素養與內涵,提升自己的道德感,並建立積極正面的價值觀。除少數頑強學生家長外,多數家長都給予肯定的態度。學生也獲益良多,他們更能夠明辨是非,體諒他人。甚至還有種族對立十分嚴重的學校,因實施宗教教育而泯除誤解,消除對立。這對也有此類問題的美國應該有值得借鏡之處。

此一政策更是在西方推廣佛教的良機。佛教在西方世界從沒有如此制度化推行的機會,以佛教非暴力、和平、理性的態度,講求兼容並蓄、圓滿和諧的精神,及博大精深且可落實生活中的教理,對世界和平、國家社會的共榮共存一定有極大助益,日久天長當可獲得許多人的青睞。

然而,據淨因法師及黃果天居士的訪談,佛教教育在英國的推廣仍需努力。由於選擇何種宗教為中小學宗教教育課程,由英國地方教育當局自行決定。而缺乏經費及課本的地方教育當局,往往視那個團體能提供充足的教科書就決定採取那種宗教,使得猶太教及回教為許多地方教育當局所採行,佛教遠遠落後。佛教教育在教科書、相關教材、師資等方面問題很多,亟待突破。由於許多佛教教科書編寫不如法,淨因法師與郝申士(Ken Hudson)乃扛下編寫教科書的重任,目前已有兩本通過審查,尚有兩本在撰寫中。由於缺乏教科書及適當的師資人材,加上財力、人力不足,「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推動的佛教教育工作相當艱辛,需要佛教界的大力支持。

欲了解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及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詳情,或有意提供協助者,請洽詢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理事淨因法師或黃果天居士。

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Buddhist Education Foundation (UK)地址:18 Huson Close, Hampstead, London NW3 3JW U.K.

淨因法師電話:011-44-171-483-2841

黃果天居士(Mr. T. Wong)電話:011-44-171-586-6923傳真:011-44-171-794-8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