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與佛陀教育專輯

教育官員篇

本刊記者明慧

一.訪問前任肯特郡督學韓利普博士

派垂克•韓利普博士(Dr. Patrick Hannabal)曾任英國肯特郡教育局督學和教育部顧問,也是英國某大學講師,即將前往印度教授英文。韓利普博士對推動肯特郡的新宗教教育政策不遺餘力,記者透過淨因法師的居中聯絡,和韓利普博士做了一次愉快的電話訪談,以下便是談話內容:

記者:請您談一談貴國的新宗教教育政策,以及肯特郡選擇佛教做為學生必選課程的因緣。

博士:肯特郡選擇佛教為必選課程,並不是我個人隨便做的決定,而是根據英國教育部新宗教教育政策訂定的目標而做的選擇。新宗教教育政策希望增加宗教教育的內涵與深度,讓學生接受多元化的宗教知識。由於過去的殖民政策,大英國協現在可說是民族大熔爐,組成份子的背景與文化非常複雜,冠於全球。有鑒於此,政府在一九八八年的教育改革案中,希望改變宗教教育的內容,來因應多元化的人口結構與文化背景。所以新宗教教育政策的涵蓋面很廣,包括世界六大宗教。各校可在不同的學年,選擇不同的宗教為選修課程,並非同時教授六種不同的宗教科目。在新宗教教育政策下,學生從五歲入學到高中畢業前,都有義務要學習宗教。政府希望每個學生都能夠瞭解現有的六大宗教。佛教是六大宗教之一,所以學生必須懂得。

記者:學生家長是否對自己的孩子學習其他宗教有強烈的排斥感?

博士:英國的新宗教教育政策著重在宗教理論、教義上的知識傳授,我們希望每個學生都能夠敞開胸懷,以開放的態度來接納他人,無論其種族、膚色、文化與信仰。換個角度來說,我們希望學生對「地球村」的形形色色,都能欣賞和接受。其次,我們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文化背景,未來也會更美好。這並不表示我們姑息、包容不道德的行為與觀念,而是要明瞭他人的信仰與文化。例如為什麼錫克教徒纏著頭巾,回教徒一天要朝拜五次,基督徒慶祝復活節,猶太教徒有贖罪日的儀式。因瞭解而改變我們的看法及生活態度。讓我舉個例子,如果有人說:「佛陀死後升到天堂」,你可能會認為這種說法愚昧無知,但這卻是十五歲學生在考卷上所寫的答案。這種無知,或許我們可以一笑置之,但是它可能會造成不可預料的惡意傷害。例如胡森發起波斯灣戰爭時,就有這種宗教白癡,在肯特郡某一錫克教徒住家大門寫上:「與胡森一起被打倒」的塗鴉,這些人誤以為錫克教徒是伊斯蘭教徒,而造成不必要的傷害。新宗教教育政策就是要消弭這種偏執與無知,因為它們很容易會引發種族仇視和暴力事件。所以宗教政策的目標是包容,更進一步是藉由學習欣賞他人的文化,來豐富自己的素養與內涵。

記者:這個新宗教教育政策,對提高道德水準與人生價值觀有無幫助?

博士:瞭解他人的信仰文化,可以直接或間接的改變我們的想法,例如說到東方文化中的媒妁之言和西方式的自由戀愛,如果我們明白媒妁之言的婚姻對印度教徒、錫克教徒和伊斯蘭教徒的意義,就可以幫助我們重新評估兩性之間的相處之道,了解婚姻契約理應至死不渝,夫妻關係是平等互助的。學習生命的變遷,生、老、病、死在不同文化中的意義,可以讓西方學生明白,從青少年進入成年人的分野並非「性交」;瞭解猶太教中「成人禮」的儀式與意義,就能領悟猶太教中所謂的成年人所肩負的義務與責任;或是學習生命的誕生對伊斯蘭教、錫克教家庭的意義。在學習其他宗教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更加瞭解生命的本質;無論膚色、種族,生命的本質是一樣的,憂傷、喜悅的情感都相同。宗教教育是要開啟學生的人道精神,讓他們明辨是非,做道德的選擇;開拓視野,使他們欣賞、接納社會上的形形色色;它也希望豐富學生的文化、知識與世界觀,不要老是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圈裡,要知道我們所處的小社區只是大世界的一小部分而已。新宗教教育希望影響學生的人生觀,但是教育的方法不是直接告訴他們正確的答案是什麼,因為「答案可以讓我們增加知識,但是問題卻使我們更具有人性」。若是學生能夠主動提出諸如下列的問題:「在菩提樹下,釋迦牟尼發現了什麼?」「為什麼悉達多太子決定離開皇宮裡尊貴富裕的生活?」「為什麼釋迦牟尼在向外道求解脫生死的方法時,他無法得到答案?」「為什麼釋迦牟尼要修苦行?他是如何悟道的?」「釋迦牟尼佛的經驗和穆罕默德的經驗有何不同?」「摩西、耶穌基督、亞罕伯拉他們的經驗有什麼同異之處?」「我們從這些宗教救世主身上能夠學到什麼?他們對我們的日常生活有什麼影響?」那麼這些孩童就可以從問題中得到不同的領悟。我曾經聽到一個八歲小女孩問老師:「媽媽的肚子裡這麼黑,小嬰兒會不會害怕?會不會哭?因為它還沒有出生。」八歲小孩的口中問出這麼深奧的問題,或許只有佛陀能夠回答,這才是我們理想中的宗教教育。就好比蓋房子,我們奠定深厚堅固的地基,而不是替學生完成建屋的工作;我們將他們導向正確的跑道,而不是代替他們參加賽跑。宗教、道德教育永遠沒有「結業」的時候,我們強迫學生從五歲開始接受宗教課程,希望他們到十八歲高中畢業後,能自發地繼續提升心性與道德。英國社會就像其他國家一樣,犯罪率上升,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四處可見。最壞的教育政策是將這些現象視為理所當然,讓小孩長大後認為流浪漢睡在街邊沒什麼希奇。

記者:最近美國有八歲到十二、三歲的孩童,毫無理由的用槍射殺老師、學生,事後也沒有慚愧心,您對這樣的悲劇有什麼看法?您認為英國的新宗教教育對於青少年犯罪,有沒有防非止惡的功效?

博士:「教育」兩個字的英文是從拉丁文變化而來的,拉丁文的意思就是「引導」,所以宗教教育就是要引導學生往德、智、體、群的道路上走,讓他們明辨是非善惡。教導十五歲青年是非黑白為時已晚,那時人格已經定型,太遲了!最好是從孩提時代便開始,所以倫理道德教育是父母的責任。可悲的是,現在多數父母沒有盡到這個責任,完全忽略孩子的生活倫理教育。新宗教教育從五歲開始,老師從小教學生分辨是非善惡,就好像穿襯衫扣鈕釦,要是一開始就扣錯鈕釦,襯衫永遠也不會穿整齊。所以扣對第一顆釦子就是教育的功效,第一顆釦子扣對了,教育就發生「引導」的作用。要是老師只告訴學生應該如何去做,教育的作用很小,因為學生有反抗權威的習性,猶如學習開車、游泳,學生接受正確的指示,但是一定得親自去操作練習,否則也是枉然。有鑒於此,新宗教教育讓學生從角色扮演、故事、遊戲以及沙盤演練中親身體驗內心道德與是非黑白的掙扎。例如學生欺負弱小,我們讓學生扮演被欺負的一方,然後問他:「你心中感受如何?」,在這個過程中,學生可以體會到強凌弱、大欺小所造成的痛苦,也就能明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這樣的教學方法跟心理醫生的「學習治療法」有異曲同功之妙,我們讓學生明白為什麼會有憤怒、委屈的感受,以後當境界現前時,就能夠不衝動,不情緒化,不會因為他人打我而馬上反擊。但是這樣的教育需要從小做起。講得難聽一點,我們上一代的某位教育家提倡讓兒童自由發展,不要約束他們的行為想法,造成這一代以及下一代許多人過度的自我膨脹,過分的自私自利,以至於道德淪喪,社會不安。我們現在就是在為以往道德教育的缺失,付出龐大的代價。現在世界這麼亂,這個根源就是人們對不同宗教、文化、種族、膚色的無知與懼怕,所以教育是治亂的根本。

記者:英國民眾與家長對新宗教教育政策的觀感如何?家長是否認為多元化的宗教課程會動搖孩子本身的宗教信仰?

博士:這個宗教教育政策已經實施十年了,以往八歲的孩子在求學的過程中,學習了六種不同的宗教,現在他們十八歲高中畢業,再過五年到十年,我們就有新生代的成年人、父母。他們接受多元化的宗教教育,想法做法與上一代不同,這樣一代一代下去,改變習氣,糾正觀念,效果才會逐漸顯現出來。愛因斯坦說:「任何偉大的事業都不是一蹴而成的。」我們無法一下子改變所有的人,所以學校當局對宗教教育處理的態度非常審慎,透過教學規章與原則,儘量讓家長明白宗教教育課程的內容和目標。截至目前為止,就我所知,反對的家長相當少。在我母親九十五歲的生日宴會中,我的七歲孫侄女告訴我什麼是錫克教和印度教,她也知道釋迦牟尼佛是誰,這並非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廿年前這種現象根本不存在。小朋友漸漸發展出他們自己的道德價值觀,父母對孩子學習伊斯蘭教或其他宗教,不再有威脅感,因為學習其他宗教對學生本有的宗教信仰沒有影響。我們要知道,狹隘的心胸與宗教觀,才是造成宗教戰爭、社會動亂的主要原因。

記者:多元化的宗教教育已經實施十年,根據您的觀察,這個教育政策有沒有一些具體的效果?

博士:當然有啦!我常常四處去視察學校,學生的態度有明顯的變化。這星期我走訪了十一所學校,去看看畢業生,和他們聊了一聊,翻一翻他們的作業簿。接受宗教教育之後,他們對道德比較敏感,辨別是非的能力比以往強多了。校方將學生每年道德行為的比較,列入教學手冊中,學生知道老師對他們的期望,自然就會有所反應,如果老師將學生愚昧無知的行為視為當然,學生的行為不可能改善;反之,老師循循善誘,讓學生瞭解知識與責任的力量,知道行為準則為何,那麼教育就能在他們的生活中起活潑、巧妙的變化。我可以感受到學生的確有令人欣喜的行為改變。英國的猶太教教主強納森•塞克說:「學校應該讓學生明白大家共同的道德約束是什麼。大眾泛指老師、學生、家長、社會,乃至國家。」學校是一個小社區,社區內的每一分子都應有相同的道德認知與共識。比方說小朋友在外面被人打了回家,父母可能說:「你為什麼不還手?」但是學校裡教學生不可以打架。無論家庭教育如何,只要生活在學校的小社區內,學生就一定要遵守共同的道德約束。

記者:家庭教育十分重要,假使父母、親友不能以身作則,只有言教而無身教,只靠學校教育會有效嗎?

博士:哎!這個問題搔到了教育政策的癢處。小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有三個決定性的影響:學校、家庭、與環境。若是家庭的影響是負面的,但是學校與環境還不錯,二正一負,這還勉強可以;要是二負一正,例如家庭不健全又住在貧民窟,或是和太保流氓混在一起,那不管學校多賣力、多嚴格,一點用也沒有。學生行為不檢,我們不能怪罪學校,最主要的因素在於家庭破裂、社會解體,學生沒有自尊心和歸屬感,這會毀掉孩子的一生。即使如此,學校還是要肩負起道德教育的重任。我們不能禁止學生吸毒,但是我們一定要告訴他們吸毒的後果,讓他們知道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假使有人喜歡用暴力來解決問題,雖然我們無法阻止他們的暴力行為,可是十三年的學校教育告訢他,這樣的行為是錯的,至少這些人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是不對的。所以學校教育只是播種的工作,撒下道德善良的種子,期望將來會開花結果,小樹成蔭。曾經有一個教五歲小孩的老師告訴我:「我的教室成了小朋友們唯一的安全處所」。我的天啊!這句話聽了多麼令人寒心,可是卻再真實不過了。這些小學生被父母忽視,身心受到傷害。這位老師身兼數職,非但要傳道授業解惑,還要挑起父母的責任,如兄長般的呵護這些孩子,給他們一個溫暖、可信任的環境,這樣他們才能健康的成長。現在很多學校提供營養早餐,因為校方發現來自比較貧窮地區的孩子,三分之二以上都是空著肚子來上課。這時老師也是孩子們的家長、朋友,不能一副權威形象,只會叱責教訓人。老師應該不斷重複道德的模式,灌輸正確的思想,不斷加強正面的影響,直到正知、正見與正行,變成學生思想、生活的一部分,這樣就成功了。也許在部分學生身上還看不出結果來,但也有許多孩子可能深受其益,改變他們自私自利、傲慢無禮的態度。最佳的遠景是這些人成為社會上的道德多數,中流砥柱。人格教育是全面性的,宗教教育是其中重要的一環。根據我過去視察學校的經驗,每個學校每週至少有一小時半的宗教教育課程。我真心相信這個宗教教育有不可忽視的功效。

記者:教育部如何確保宗教教學的內容正確無誤?師資的訓練培養是一大問題嗎?

博士:在英國與威爾斯境內有一百零八個政府教育機構,蘇格蘭稍有不同。每個教育機構都有詳細的宗教教學大綱、教師手冊,對各年級的宗教教學內容都有明確的指示。地方教育局負起師資培訓的責任。所以政府對六大宗教教學的內容與大綱,有嚴格的督導和視察。

記者:小學生猶如白紙一般,很容易教。青少年比較叛逆,反抗權威,他們對於多元化的宗教課程觀感如何?

博士:我們儘量剔除不盡責、不能勝任的老師,如果老師教得好,任何課題都會是有趣的。宗教課程教得好的話,會非常引人入勝,因為老師可以將地理、歷史、人文景觀、音樂、藝術帶入課程中,因為這些都是各宗教的一部分。好的老師不但會說明,例如猶太教徒怎麼樣,他還會要求學生舉一反三,要學生發表觀感,詢問日常生活中該如何應用。以我的經驗,大多數學生很喜歡上宗教課,希望深入學習的學生也在逐年增加。

二.訪問現任督學巴特勒先生

英國的公立學校採地方分權制度,各郡、市教育局負責當地各級學校的事務與規章,倫敦等大城市則有幾個地區教育局。羅傑•巴特勒先生(General Inspector of the Ealing Borough),負責監督宗教教育,視察、輔導各級學校的宗教教育課程,同時確保各校遵照政府所訂定的宗教教育政策切實施行。本刊記者和巴特勒先生做了約半小時的簡單訪談,請巴特勒先生談一談他眼中的宗教教育以及佛陀教育。以下便是訪談內容:

記者:請您告訴我們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的緣起,以及它施行了幾年?

督學:在一九八八年國家宗教教育政策下,所有的郡、市公立學校(不包括基督教學校)必須施行多元化的宗教教育課程。這個新宗教教育方案仍舊以基督教為主,但是輔以大英帝國內的其他五大宗教。事實上這個宗教教育政策並不很「新」,早在一九七一年的一篇政府教育機構報告中,就曾指出初、中級學校應該實施學理式的世界宗教課程,當時這篇報告造成很大的影響,雖然政府當時並沒有明文規定宗教是義務教育,不過許多學校已開始觸及基督教以外的其他宗教,佛教也是其中之一。這種現象漸漸普遍後,一九八八年政府乃正式修訂法案,將多元化的宗教教育列入義務教育的範圍。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很難說各校究竟實施了幾年佛教或是其他的宗教教育。

記者:英國是不是多元化宗教教育的開山始祖?

督學:就我所知,北歐三小國之一,不是瑞典就是芬蘭,早已採行多元化的宗教教育。德國學校的宗教教育,雖一直是以天主教和基督教為主,但是鑒於信仰伊斯蘭教的土耳其裔日益增加,在法蘭克福等大城市,我參觀過的一些學校,他們也教伊斯蘭教。

記者:您如何確保宗教科目的內容沒有歪曲不實,如何進行師資訓練?

督學:在英國,小學生是指五歲到十一歲的學童,十二歲以上進入中學。無論是小學或中學,通常每個學校都有一位宗教教育專科教師,他們須有專業知識的學位,如果沒有學位,就必須接受特別訓練,使他們有足夠的宗教知識,能夠勝任愉快。英國現有的宗教教科書有好幾套已經廣泛使用,佛教方面,有些機構提供學校一些錄影帶,但是校方必須花錢購買。如果當地有佛教團體或寺院,老師會請大德來校演講,或帶學生去參觀訪問。公立學校的師資比較容易控制,私立學校就難了,許多老師沒有這方面的專業訓練。通常學校的宗教專科老師會將宗教教育相關的各項事務,交給一位指定的同事來負責。每個學期我會召開一次會議,各校宗教教育負責人都要出席,會議中我們除了報告事項之外,還會相互交換心得,並請人做專題演講。最近我們舉辦了一個佛教文物展,展覽期間我在展出場所召開教學會議,讓宗教教育專科老師順便參觀文物展。除了每學期一次的會議,教育局還辦短期訓練課程,老師的支助與資源不是很豐富,但是多少總還有一些。

記者:在您的宗教教育督學經驗中,最大的困難與阻礙為何?

督學:很有趣的,我在印度教方面遇到很大的挑戰,如果學生已經信仰基督教,印度教似乎與之相去甚遠,而難以接受;佛教也非常不同,要是深入的話,也會有些困難。在小學裡,佛教的教學重點在釋迦牟尼佛的生平故事,討論四聖諦、八正道等觀念,接著實地看一看佛教寺院及僧團。在倫敦,小學生通常去參觀一間泰國寺院,因為倫敦有一個泰裔社區,住了不少泰國人、斯里蘭卡人和越南人。對五、六歲的小朋友,宗教課是以不同的形式出現。例如我們不說這一堂是「宗教課」,老師叫小朋友做自我介紹,介紹他們的背景、文化、宗教信仰等等,有些孩子會說週末他們要上教堂,伊斯蘭教的小孩子可能會說他們是去寺院。宗教信仰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自我介紹可以簡單的讓大家明白不同宗教的存在,以及各個宗教不同的儀式慶典。

記者:新宗教教育政策著重在宗教知識與理論的傳授,不強調身體力行,您以為如何?

督學:我需要說明一下,英國的宗教教育政策很明確的指出,老師的工作不是「傳教」,不能威脅到學生本有的宗教信仰,以致使家長對學校不滿。所以宗教課程,尤其是小學生的宗教課,絕對不可以讓他們對自己的信仰產生懷疑。不過宗教教育還是有正面的影響,例如談到佛教身、口、意三業中的口業,老師會告訴學生:「佛陀要我們不要妄言、惡口、兩舌、綺語」,接著可以帶領學生發表他們對造口業的看法,什麼話算是「惡口」,可不可以撒謊等等。所以無論那個宗教,都有許多觀念值得學生深入探討學習,提升人性與道德水準。宗教教育不只是浮面介紹世界六大宗教,老師還要進一步與學生心靈交流,加強道德教育。英國是一個多元化的國家,各個宗教都有同異之處,所以多元化的宗教教育非常重要,每個人都應該認識與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在學習的過程中,擷取其他宗教的精華,來幫助自己心靈提升。

記者:信仰不同,上帝便不一樣,例如基督教說上帝是唯一的神,回教有阿拉真神,佛教則說眾生本具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對於這一類的問題,會不會造成學生的困惑?

督學:我的經驗是,已經有宗教信仰的人很難被改變,例如信伊斯蘭教的學生,他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他們的神才是真的,很難被動搖。一般來說,學生只是很禮貌的學習其他宗教,教學的內容,不會對他們的信仰產生很大的改變;對於那些沒有宗教信仰的學生,或是無神論者,他們受了宗教教育後,也還是維持原有立場。當然一定有少數學生在經過多年的宗教課程後,希望更深入學習某一宗教,也有極少數選擇不同的宗教信仰。

記者:您接觸過對宗教教育不滿的家長嗎?

督學:這也是不能避免的,不過英國的宗教教育政策允許不滿意的家長讓孩子退選宗教課程。事實上,這種退選事件非常少見,發生過的例子大部分是基督教耶和華證人教派和另一教派的子弟,他們因為信仰立場不同,連必修的基督教課程都退選。大部分的家長對宗教課程看起來都相當滿意,因為有任何可能引起他們顧慮的教材、內容,他們會立刻以行動反應。例如兩年前有些伊斯蘭教家長讓他們的孩子退出宗教課,老師在學期會議中提出報告,經過討論後,找出癥結所在,原來那些家長誤會了某些課程內容,所以學校請家長來校當面解說,並請家長在宗教課做特別聽眾,最後所有的小朋友都回來上課了。

記者:英國政府和民眾希望這個宗教教育達到何種目標與效果?對於改變現有的政策使之更完美,您的看法如何?

督學:我們很難說政府對這個政策有單一的目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也有些人認為這個政策徒然浪費時間。這些年來,根據我的觀察,大多數的父母把宗教教育課程當做是英文、數學科一般,沒什麼兩樣,不過他們也覺得這個教育政策,加強了學生對「道德」的敏感度,幫他們往「好」的路上推,家長大部分對這個政策抱持溫和、樂觀其成的態度。這個政策並非十全十美,需要改進的地方很多,不過政策的成功與否決定於學校,校長的熱忱和老師的能力是成功的兩大要素,有些學校做得非常成功,也有些學校實施的成果令人失望。改進現有的宗教教育必須大量增加師資訓練,教學前與教學中的訓練都同樣重要。目前許多學校想要加強學生的閱讀和數學能力,尤其是私立學校,所以老師沒有投注太多心力在宗教課程上面。小學生的宗教課程,資源更是缺乏,適合的教科書少的可憐,九歲以上的課程還好,五歲到八歲學童的教學資料幾乎處於真空狀態。所以,若要做好宗教教育,政府需要增加財力、人力的資源。

記者:這個政策實施以來,您覺得青少年學生的行為態度、道德水準有顯著的提升嗎?

學監:坦白的說,我看不出明顯的差別,也無法明白指出任何行為的變化是宗教教育所產生的結果。例如,最近我所視察的一所學校,學生們循規蹈矩,校風良好,但這不完全是某一教育科目或是某一政策的影響,而是多種因素的結合。如果學校環境很差,即使我們把最好的宗教專科老師派去,也是效果不彰;反之,如果學校環境條件優良,宗教教育的效果就特別大。不過在我的記憶中,也可舉出一個宗教教育十分成功的例子,我曾視察過一所種族仇恨、糾紛特別多的學校,該校學童對佛教徒同學的態度還算好,但是對印度教和伊斯蘭教的同學,就抱持相當對立的態度,因為他們有許多錯誤的觀念,認為伊斯蘭教徒可以有一百個太太等等。當他們接受宗教教育,明瞭以前的觀念是錯誤的,而各個宗教都有崇高的道德價值觀後,種族糾紛自然而然就消失了。也有許多學校的學生對宗教課非常感興趣,因為宗教課程有崇高的理念,也不像其他學科那麼枯燥,還可以啟發學生的自主思考能力。在教學中,若善加利用視覺教材,如圖片、影片等等,可以達到很好的教學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