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新宗教教育政策與佛陀教育專輯

訪問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理事淨因法師

本刊記者明慧

淨因法師一九六三年十月廿二日生於江蘇省泰興市,一九八二年江蘇省泰興中學畢業後,有志出家,同年在南京市栖霞禪寺受戒,法名淨因,師承之法師,依止江蘇揚州大明寺,入中國佛學院南京栖霞山分院就讀。兩年後,學教於南京栖霞古寺的中國佛學院,一九八六年畢業。畢業後,隨法緣至斯里蘭卡求學,先後就讀於聖法寺佛學院、克拉尼亞大學巴利語佛學研究院,總共十年。一九九五年秋到一九九八年夏,至英國倫敦大學,攻讀宗教研究系博士課程。淨因法師曾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和揚州市佛教協會理事,現任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理事。

本刊記者為深入了解英國新宗教政策下的佛陀教育,特地電話訪問正在編輯英國中小學佛教教科書的淨因法師。法師非常慈悲,雖然公務繁忙,編書的工作汲汲待行,仍撥冗接受訪問,更代本刊邀約英國各級政府教育官員、教授佛教的學校老師,以及地方人士,接受本刊訪問。記者在驚喜之餘,對淨因法師弘法利生的大行十分感動,在此致上我們最深的謝意。以下便是訪談的內容:

記者:法師編輯四冊佛陀教育的教科書,這四冊課本將適用於五歲至十六歲,年齡程度不等的中小學生,在取材方面,有什麼考量?如何協調東西方文化的差異?

法師:取材的內容方面,有兩項考慮:第一是我們希望教學生什麼;第二就是學生的文化背景。例如東西方文化差異之一是女權運動,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與所扮演的角色。尤其是英國的小學教師大部分是女性,當我們說「人人皆可成佛」,若是英譯為「 All men can become Buddha」,西方女性便可能產生反感,因為英文裡頭的「men」專指男性。為了兼顧西方人的立場,課本裡面,我儘量用「中性」的代名詞,譬如「我們」、「你們」、「大家」等等,這樣西方人比較容易接受。至於兼顧西方文化的特質,這一點特別令人費心。西方的學童,從小就接受觀察與實證的訓練,所以這方面十分重要。四冊的教材,我現在己經編到第三冊,每冊都選了十個佛經故事。故事很容易讓人得到啟發,由淺入深,不同的故事,幫助不同程度的人理解義趣,得到不同的領悟。我參考佛光山的《佛學故事大全》、《佛陀的故事》,還有許多經典,共編成四十個故事,過程相當艱辛。

記者:每一冊的教材如何分配,故事如何搭配?

法師:第一冊的對象是五到七歲的孩童,我用「三寶」來做書名,將佛、法、僧用幾句很簡單的話來作介紹。書中每一個故事,必須淺白、有趣而又不失義理,做起來頗為費心。第二冊講述佛陀的一生,強調佛陀的慈悲;第三冊談佛教的五戒十善,六度萬行之類。每冊的內容和故事,都要符合教育部所定的宗教教學大綱。第四冊偏重理性與哲學方面的探討,還有佛法與環保,佛法與暴力等等實際生活上的問題。

記者:殺、盜、淫、妄、酒五戒,以殺為首,法師如何有效的向西方人介紹不殺生的觀念?

法師:這個問題也很頭痛,對五到七歲的小孩,我在書中灌輸他們愛護動物的觀念,不要對動物殘忍,用故事來闡明慈愛心的意義。西方人的教育,一般認為毒蛇就是要打的。我就舉悉達多太子(佛陀未出家前的名字)勸阻佣人打蛇的故事,讓孩子明白動物跟人一樣,是有生命、有情感的。這時再適當的插入不要打野兔子,不要拉狗尾巴等等,從小培養孩子們的仁愛心。第二冊開始談到不殺生,對七歲到十二歲的兒童來說,殺人的可能性很低,到了第三冊便談到不殺人,層次漸漸往上提升,避免用說教的方法,不是要他們學佛教,而是教他們如何做人。

記者:西方人談尊師孝親,跟東方人的想法有一段距離,法師又是如何有效的倡導孝順父母、奉事師長?

法師:一般東方人的父母對子女付出的特別多,特別照顧,孝敬父母對東方人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西方人這方面的觀念比較差,尤其是近代,離婚率大幅提高,造成家庭破碎,單親父母顯著增加,處於這樣的環境,小孩對父母非但不愛,反而生恨。我們強調不能因為種種原因,就不孝順父母,尊敬師長,這是錯誤的行為,學佛這兩點特別重要。我在書中非常強調孝親尊師的觀念。學佛從那學起?首先要從家庭開始,再來才是向自己周圍的人學習,慈悲是從家庭開始的。接著我才談到放生之類,因為殘忍冷酷的心性不改變,談放生的作用也不大。所以佛法的慈悲就是要從家庭生活中身體力行,從對父母開始。

記者:孝順父母的範圍很大,從不違逆父母的話,到孔子所說的孝順父母「色難」,法師有沒有一些具體的方法來教導學生?

法師:第一冊中孝順父母,以聽父母的話為主;第二冊以佛陀的故事為主,介紹佛陀的一生,有些故事太深,我就留到第三、四冊。佛陀討論有關哲學方面的問題,在第四冊出現,例如涅槃、三發心、四念處等等,但不是以討論世界有邊無邊等的哲學問題,而是佛陀討論身苦、十二因緣等這類問題為主。十二、三歲左右的孩子不能理解的內容,就留到第四冊再討論。比如說佛教並非宗教,是希望我們能「覺悟」,而不是要我們「信仰」佛陀,「依法不依人」的觀念最重要。這四冊用佛陀的一生來貫穿,所以孝敬父母就分三部分來說明,一者從行門下手,用佛陀的一生身體力行孝敬父母來表示,無論是佛陀得道後回去給父母親講法,或是父親臨終時他回去,這都是孝敬的具體表現,十分重要。要從不同的角度去加強同一理念。第二方面從「法」下手,只說教的效果很小,要用故事來表現。

記者:如何探討「因果輪迴」的觀念?

法師:這個觀念,我在第三冊中介紹。首先提到「業力」,接著是六道輪迴,然後是因果,這是貫連的。如果我們把義理講得很清楚,輪迴的概念絕對沒問題。為什麼呢?例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誰都看得到的,這就是業力的定義。第二部分,什麼是好的業力、壞的業力,善惡區分開來,無論是不是佛教徒都可以理解。第三,我們把業力分成兩種,一種是遠報,一種是近報,遠報的時間可能是好幾世,近報就在眼前。

記者:討論「因果輪迴」的觀念會造成基督徒學生的困惑嗎?

法師:應該不會,英國教育部有明文規定,宗教教育是知性的,而非談信仰。我們是以佛學知識入手,以學習不同文化的心態來看待。學習的時候,從來不帶任何宗教信仰,只是介紹佛教,至於信不信,那不是問題。但是在介紹的時候,一定要做到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中踏入佛門來,這一點很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我一定要用不同的佛陀故事,來說明各種佛理。

記者:教授佛法的英國老師,我們如何確保他們的教學都能如理如法?

法師:我們有免費的師資培訓班,培訓的內容以我編的課本為主,像伯明罕的法雨寺,我們和他們合辦培訓班,訓練伯明罕地區教授佛教的老師,參加的人很踴躍。培訓班訓練老師如何使用現有的教材,開佛學講座加強老師對佛理的了解,開眾教班讓老師體驗眾教生活,例如靜坐、過堂吃飯、上殿等等,他們都很樂意參加,反應非常熱烈。這種培訓班定期舉辦,完全免費,但是我們的困難也很多,主要是經費不足,再者要訓練別人,首先要訓練自己人,來擔任各種職務,我們的人力也不夠。在財力、物力、人力的三重限制下,能力有限,只能一點一點的做,從一個學校做起,再漸漸增加到幾個學校,然後整個省,從一個地區慢慢推廣。

記者:佛陀教育以孝親尊師等三福、六和為基礎,身教重於言教,要是教師不能以身作則,行為世範,是否會對教學效果打折扣?

法師:我們現在所做的是播撒「種子」的工作,例如孝順父母、尊敬師長,西方人很難接受,所以有些人提議不要把這些內容編入課本,但是我堅決反對。學佛人就是要學慈悲心,要是對自己家人都不慈悲,那就白學了,真正的慈悲一定是從自己身邊人做起。對自己慈悲,對家人、朋友慈悲,再推廣於他人、社會,乃至於國家。要是你花了許多錢去救濟難民,但是自己家人卻過著叫化子的生活,這根本不是學佛。我們要把這個道理講給他們聽,希望得到一些共鳴。大多數人還是有良知的,能夠漸漸收到「教化」的效果。只要是老師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或是有困難,無論是教學內容、教師心理等各方面,我們都會提供服務。例如有的老師聽了佛法後也想孝敬父母,但是他小時候被父母虐待,想到就恨,實在沒有辦法升起孝敬心來,問我怎麼辦。我就告訴他,父母虐待你,是他們沒盡到義務,但我們有孝敬父母的義務,如果我們不孝敬父母,那就是我們沒有盡到應盡的義務,只要求自己做好本分,不能要求別人,不要在意他人如何對待我們。所以師資訓練,包括佛理上、宗教信仰上、心理上等各方面的諮詢,我們要如何提供、輔導諮詢人才,這也是佛陀教育政策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假使以後佛陀教育推展到百分之六十的學校,人才的需求量可想而知,這樣就需要有健全的組織才行。再者,我們編的教材,一定要提供教師手冊,教學輔導參考資料等,讓老師依靠手中的資料教學便足以單獨授課,如果每人都要經過一年以上的訓練才能上場,那是不可能收到效果的。

記者:在英國推行佛陀教育最大的困難在那裡?

法師:佛書經典的翻譯是一個問題,尤其是要法理兼顧,流暢易讀,非常的困難;再者,祖師大德的注疏,都是從東方文化的角度去解釋說明佛陀的經教,對西方人不見得契理契機,這是另一個難處。在西方推行佛陀教育,一定要借助大家的力量,最好是把英文與佛理兼優的人組織起來,每次翻譯一個課題,以課題為單位,一個個向前推進,對現有的東西做有系統的整理。例如講因果的課題,對中國人來說,用幾個過去、未來的故事,就可以說得明白,但是對西方人來說,這就不可能被接受,我們一定要從理性方面去下手,從科學的角度去探討。我是從物質不滅定律來講,既然世界上物質永遠不滅的話,生命存在的形式就是一種能量,這樣因果輪迴的觀念就比較容昜跟西方人溝通,最好是讓他們慢慢的體驗,一旦有所體驗,他們就能接受了。所以佛教最終的目的還是講體驗,借助於語言文字,引他們入門。現在我個人覺得力不從心的是翻譯整理的工作,因為大家都很忙,這些義務性的工作,人手十分缺乏。最好是每人做一點,翻譯一小部分,集合起來,做一個有系統、有組織的整理,這就很可觀了。

記者:英國佛教教育基金會是否願意扮演召集人的角色,擬定大綱與組織計劃,推動西方國家的佛教教育運動?

法師:這個想法很好,但不是目前我個人所能回答的問題。但是我覺得一般民眾、信徒對「功德」的了解不夠,往往以為財施、濟貧、拜佛便是作功德,不太願意花時間在教育事業上,這是很可惜的。佛陀教育事業,其實非常重要。當時我來英國的時候,也有人找我談編書、推展佛陀教育的事,我認為這麼好的事,怎麼會沒人做,但事實就是如此。在我來之前,黃果天居士曾經找過許多人,然而沒有人肯接下這個工作,大家都認為這樣艱鉅的事,談何容易。我的想法是只要盡力而為,做多少算多少,盡心盡力便是圓滿,只求種因,不問結果。英國官方對推行宗教教育不遺餘力,最近辦了一個為時三週的佛教文物展覽,由國家出錢,讓英國學童及民眾參觀,這個展覽非常殊勝。在各種因緣下,我們隨緣盡分,努力去做便是了。

記者:法師編輯佛陀教育的教材,經過的甘苦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現在教材的編輯進度已經接近終點,法師有何感想與期望?

法師:佛教是一種理性的宗教,無論是東方人或是西方人,大家的毛病都是相通的,推行佛陀教育,經過理性的說服過程,希望能有助於改善習氣。英國雖是基督教國家,但是基督教與佛教完全沒有衝突的地方,接受佛陀教育非但不會牴觸西方人原有的信仰,反而會加強他們原有的信仰,把兩者的優點融合,成為生活的一部分,這是在基督教文化國家中推行佛教非常重要的地方。我在英國看到許多人,既信仰基督,也接受佛教,兩者相輔相成,完全不衝突。我也參加過英國許多學校的活動,接觸許多小孩子,小朋友特別純真,說什麼就接受什麼,真的像白紙一樣,所以我對推行佛陀教育很有信心。剛開始的時候,我也以忙碌為由,並不十分想接下這個吃力費時的工作,但是接觸到這些孩子後,我想佛教中那些崇高理念,一定可以伴隨他們終身,或許部分人還可能成為佛教徙,如果持續三、五十年,現在的小孩將來在社會各個階層,講述或體行佛法的教化,這個影響就深遠了。只要我們現在做得好,將來佛教在英國一定會普及,不需要他們放棄其他信仰,只需要採取各個宗教的優點,存異求同,對於差別很大的地方,讓個人自己去決定。我們要做的是,告訴他們佛教是什麼,而不是去批評其他宗教,讓他們自己去推想思考。我們沒有特定的立場與想達到的目標,只是考慮西方的文化與社會背景,一步一步的提升,絕不挑起任何宗教的爭論,不然欲速則不達,這件事需要用智慧來成就。成菩薩都還有許多果位要證,況且是人呢!我強調佛陀是自己去啟發智慧德能,不搞神通,一切靠自己去證得,我們學佛也就是學這一點。只有自己努力去學,才能得到知識技術,別人幫不上忙,這就是因果。所以我一切以理性為出發點,不比較、不批評任何宗教,唯一的例外是提到基督的「愛」與佛陀的「慈悲」,我明白的指出,「慈悲」的範圍比「愛」來的廣泛。

記者:比較不同的宗教是英國高中會考的一部分。學生受了中小學教育後,法師認為他們能夠自發的體認到佛教不是神本而是人本等等的問題嗎?

法師:英國中學教育在宗教比較上,主要是討論不同宗教對相同問題的看法。例如基督教和佛教對婚姻觀的比較;孝順父母方面,伊斯蘭教、佛教、猶太教等各宗教的說法有什麼不同等等。老師在學校也會帶領這樣的討論,以教育的方式來進行文化交流與人倫教育。

記者:一般英國民眾及家長對宗教教育包括學習其他宗教這一點,有沒有負面的批評與不滿?

法師:這是不能避免的,譬如伊斯蘭教的家長對其他宗教特別反感。基督教的家長對其他宗教,反而沒有這麼強烈的反應。英國教育政策高明的地方,在於無論學生信什麼教,除自己的宗教外,一定要學習其他宗教,五大宗教任選兩種。另外一點是英國特別強調基督教的地位,這樣就能照顧到家長可能有的憂慮。每個學生一定要學基督教。此外,如果是猶太人學生,可以選修猶太教;伊斯蘭教學生,可選伊斯蘭教為第二宗教;如果學生大部分是基督徒,那麼學校通常會選佛教為第二宗教。伯明罕地區,大多數選伊斯蘭教為第二宗教,最大的原因是伊斯蘭教國家給學校提供免費易教的教材。基於這個現實因素的考量,我一定要編這個佛教教材。現在英國教育經費不斷減削,一個學生一年的宗教補助費只有一英鎊,這些錢也幾乎完全用在基督教上面,在這種情況下,誰提供資金、教材及師資培訓,學校就教這個宗教。所以要推廣佛陀教育,財力、物力、人力各方面都需要大家幫助,大家發心。我可以肯定,學生家長一定會看小孩子的宗教課本,所以教科書也是寫給家長看的,這個影響力不可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