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Bifohe

翟本泰整理

西方極樂世界中的蓮花,意義非凡,所以極樂世界也稱為「蓮花世界」或「蓮邦」。在那兒,蓮花永劫繁榮,通國錦繡。《無量壽經》中明白指出,往生極樂是蓮花化生,每一位求生極樂世界的眾生,都和蓮花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因為蓮花是生之所在,是居住之處,也是行之所依。

世尊以「大如車輪」來形容蓮花,因為車輪是圓的,從空中俯瞰蓮花,它的形狀也是圓的,形狀相似,取其圓滿、圓融之意。至於大小就不一定了,有人懷疑,蓮花只有車輪般大,蹲在裡面怎麼會舒服呢?再說,花色僅只青、黃、赤、白四色,太單調了;況且此地的蓮花,也微妙香潔,為何要特別讚嘆極樂世界的蓮花呢?若以娑婆世界的凡情,依文解義,那真是三世佛都要喊冤枉,這就是古人所謂的:「佛經無人說,雖智不能解」。《無量壽經》中提到,蓮花的大小,從半由旬至千由旬不等。半由旬是二十里,大約半個台北市大小,這是最小的蓮花,千由旬比地球還大。在這麼大的蓮花內,一應俱全,坐臥自在,決非地球上任何城堡豪宅能夠比擬的,更不必擔心蹲著過日了。

當我們從娑婆世界往生到極樂世界時,要托質蓮花。蓮花就像車輪一樣,將十方念佛眾生轉運出苦海,送至極樂世界「轉」凡成聖。西方極樂世界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帶業往生」,煩惱種子都帶著駐進蓮花之中。所以也有人問:「惡業重的,習氣現前,還會退墮嗎?」極樂世界仰仗彌陀願力,沒有退墮之緣,惡業重者,住花胎中,如比丘入三禪樂,習氣除盡之後,才花開見佛。長養在蓮花胎中,一切煩惱習氣的種子,如石子遇壓路機,完全被輾碎壓平,這是「車輪」的另一個意義。

轉輪聖王以「輪寶」作為飛行工具,巡視太陽系。西方極樂世界眾生則以蓮花為交通工具,但其微妙香潔,速度之快,超過輪王之輪寶百千萬倍。輪寶環繞太陽系一周,需一天時間,但是蓮花在一念之間,可以周遍十方法界,所以「輪」也有飛行之意。念佛人往生時,阿彌陀佛手上拿著一朵蓮花來接引,導歸極樂,這朵蓮花就是念佛人初發心時,在七寶池中所生的,上面還標示著他的名字。宋朝有一位出家人在八十一歲時坐化,三日後回來,告訴大家西方極樂世界與《觀無量壽經》所說的一模一樣,蓮花台上皆標示著將來往生者的姓名。聽說十年前,北加州一位居士在念佛止靜時,看見蓮花現前,並標示有自己的名字,那蓮花之美妙,非娑婆世界蓮花可比。

車輪有圓心,也有圓周與輪軸,在法理上代表圓滿,又表空有不二。學數學或幾何的人都知道,理論上圓一定有中心,但是圓心難標,所以用圓心表「空」性。佛法裡講的「空」,不是「無」,圓心確實存在,但是我們無法標出它實在的處所,所以叫「空」,代表空有不二。圓心表真如本性,圓周代表現象。一個圓,圓周不離圓心,圓心不離圓周,所以「車輪」也代表性相不二。在一切法中,除了圓以外,很難找到一個具體的東西,能如此圓滿的表達空有不二、性相一如的道理。因此「池中蓮花,大如車輪」,以車輪來形容蓮花,無非是要彰顯車輪的體性與作用,兼有以佛的福慧圓滿為修學目標的微言大義。

世尊在《阿彌陀經》裡只略舉青、黃、赤、白四色蓮花,因為這四色蓮花娑婆世界也有,易於領會。再者,青、黃、赤、白是原色,原色分析到極細微時,其色不改,代表自性清淨不染;以這四種原色交相調配,可以變化出無量種色。其他如金色蓮花,就以黃色代表;玻璃(水晶)、硨磲、銀蓮就以白色代表;赤珠、瑪瑙就以紅色代表;常青蓮花就以青色代表。每一朵寶蓮都有百千億花瓣,有無量妙寶裝飾花瓣,清淨瑩潔之極,故能放光,明耀日月。蓮花的光從色而發,極樂世界四土九品的無數蓮花,具無量色,色色無盡,光光相照,所謂一色含眾色,一光攝多光,非凡情所及,與娑婆世界的蓮花截然不同。娑婆的蓮花是草本,有色無光。有人問:「下品下生之人,生於鐵蓮花內,有此說法嗎?」經上並無此說,因為極樂世界的蓮花是七寶所成,鐵非七寶,連夜摩天宮都沒有鐵,更何況是西方極樂世界。

青、黃、赤、白有更深一層表法的意思。這四色表三賢十聖,即住、行、向、地四個位次。到了西方極樂淨土,所有鄰居、朋友都是賢聖之輩,像觀音、勢至、文殊、普賢諸等覺菩薩。所以到了那裡,不必擔心無法斷除惡習氣,大家都是永不退墮,直至成佛。

我們世間的蓮花種在污泥中,而花開在清水之上。水底的污泥代表六道凡夫,污泥上是清水,代表四聖法界。蓮花開在水面上,既不沾染污泥,也離開了清水,「染淨」兩邊都不著。所以蓮花代表一真法界,也就是學佛人要入的究竟圓滿的境界。蓮花雖然清淨無染,但實出於污泥,顯示菩提乃由煩惱轉成,佛法不離世間覺。西方雖然清淨完美,但往生之人,都發了乘願再來的弘誓,決不捨離娑婆穢土眾生。可見念佛求生淨土之願行是雙向道,而非單行道,這是蓮花真正的意義。

世間的蓮花,是凡夫所栽,根生於泥土之中,肉眼無法窺見;極樂世界的蓮花,是出世間善根所生,而非阿彌陀佛所種,其根生於金沙之中,更非肉眼、天眼所能窺見。世間或他方佛國念佛人,發心求生蓮邦,七寶池中即生蓮花一朵,微妙香潔之極。蓮花幽微如斯,能時時提醒我們一切時、一切處,都要放低姿勢,不可恃才傲物,目無餘子,更不應自以為是,誇示修行成果,而招魔事。

就蓮花的形象來講,世間蓮花雖生污泥中,但花開水上,所以是染污中的清淨;西方的蓮花根生於金沙中,有別於污泥,花的質地是自然妙寶所成,不同於此間的草本,是清淨中的清淨。換句話說,此間蓮花好比我們六道凡夫的自性,雖然煩惱未斷,性德也沒有完全顯現,但自性不會為煩惱所染污,它隨業流轉於三界六道中,但隨緣不變,就像蓮花出汙泥而不染。西方世界的蓮花是往生善士的托質之所,不需經過中陰自求父母(?)。要想成為一個往生善士,必須在一切境緣裡修清淨心、平等心及大慈悲心,不執空、不執有、持中道,得大自在。自在不是推諉卸責,任何人需要幫忙,還是要盡力而為,若是以「隨緣」為藉口,萬事推擋,誤以為這就是不執著,其實只是換了執著的形式,並非中道。再者,境緣中的歷練,可以成就忍辱功夫,做為生西的助行,否則佛念得再多,心行不善,只是在西方種個善根而已。往生善士臨終一念清淨,不驚不怖,心就安定,安定的心就是淨土受生之心;臨終一念是阿彌陀佛,一彈指頃,往生淨土,蓮花化生,這就是我們自性潔淨中之潔淨。

蕅益大師常說:「同居一關,最難透脫」,同居一關指凡聖同居土,也就是六道輪迴。如果不能往生西方極樂,一輪迴就有隔陰之迷,況且退緣太多,進一退九。我們凡夫就像鳥在蛋殼裡一樣,若能卸除凡夫的無明殼,就像鳥破殼而出,雖帶業往生,也等於永破無明,將法身慧命安居在蓮花之聖宅。

蓮花生於水池,不與高原、陸地的繁花麗蕊爭艷,所以古人把有道德學問的隱士,喻為蓮花。這些隱士有道德、有學問、有能力,雖不能為世重用,但也不犯上作亂,進退有節,深明因果,以身為教。這種進退一如,毫不勉強的態度,暗合蓮花所表隱微之德,是教化一方,敦厚民德的原動力,絕非現在政壇上一般政客爭名奪利的抹黑、扒糞文化所可比擬,真是「君子樂得做君子,小人冤枉做小人」。也許有人認為這種凡事退讓的隱士哲學太消極了,如果深信因果,字典裡又那裡會有「吃虧」這兩個字呢?

《觀經》上說,蓮花每一花瓣有八萬四千條脈絡,每一脈絡放八萬四千光,了了分明,猶如天畫,非常之美。世間的蓮花沒有如此的紋路,細微不如極樂世界的蓮花。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任舉蓮花的一德,都含攝其他眾德,像玻璃瓶盛眾多芥子,在極細微中含無量法,同時湧現。《無量壽經》上說:「一一花中出三十六百千億光,一一光中出三十六百千億佛」,蓮的一光是三十六百千億蓮光中之一分,實在細微;但含攝三十六百千億佛又顯示極其廣大,於極細微中,安容諸佛同時湧現,這是華嚴境界,可見極樂世界境界和華嚴境界無二無別。

西方世界蓮花具有無量光明,眾寶交錯其內,珍奇粹美,是自性之花。念佛修行者,以一句「阿彌陀佛」所召之德,以及三輪體空的六度萬行灌溉之,使之日益莊嚴。我們日日回向,念到「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時,千萬不要一語帶過,要切實做到,使我們的蓮花日日增長,不要只停留在半由旬而已。極樂世界蓮花的榮枯,端看念佛者的勤惰。這種精微,遠超世間草本蓮花。

就事相上來說,蓮花花瓣間的空隙,鑲滿了無數微妙寶珠,隨心變化,如果稍稍體會一下經中的境界,那麼娑婆世界的一切珍寶,便可輕易放下,因為實在是不能相比。這個世間還有什麼稀奇,還有什麼我們不能看破的呢?古德說:「不讀《華嚴》,不知佛家之富貴」,我們看了這些富貴莊嚴,或許以為佛菩薩太奢侈了,佛菩薩教我們要修苦行,捨棄五欲六塵,為什麼他卻顯示的如此華麗呢?要知道佛法的目標是離苦得樂,世間的樂都是苦的暫時休止,是壞苦,是人為的造作,造作就是造業,必有果報,所以佛對我們六凡說「觀受是苦」,而四聖法界則是「觀受是樂」。蓮花的殊勝莊嚴不是人工造作,是自然長成,不需思惟、設計、建造,是性德的流露。所謂「依報隨著正報轉」,修德有功,果報自然感召。往生眾生皆修普賢行,心地清淨,所有美好事物不求而有,享福時心不沾染貪著,無礙修行。

大多數的花是先開花後結果,蓮花開時,蓮蓬裡就有蓮子,不必等待花落,是因(花)果同時,這告訴我們因中有果,果中有因。好比喜怒哀樂的習氣一現行,就有喜怒哀樂的種子落入阿賴耶識,現行與種子互為因果。《華嚴經》上說:「初發心時便成正覺」,古人也說:「初發心時成佛有餘」,只是我們初發心的清淨平等無法維持,一轉念就退墮了。持名念佛就是用這個道理,使現行與種子都是阿彌陀佛,有一天我們必然也能成佛。例如我們念佛或觀像,就把佛像與佛號種在腦海中,臨命終時,要是能把阿彌陀佛的種子,喚起現行,自然就會到阿彌陀佛那裡。我們念佛是因,在因地藉著佛果地上的功德,引發我們因地中的清淨種子,這就是因中有果,果中有因,因果同時。有些知識份子認為念佛法門是老太婆的修行方法,是愚夫愚婦的行為,殊不知老實念佛是因賅果海,果徹因源,暗合道妙。愚夫愚婦的老實與單純,豈是那些知識份子的世智聰辯可以望其項背的。

世間的蓮花白天花開,夜晚花合。極樂世界沒有晝夜之象,但蓮花也有開合,因為眾生根有利鈍,悟有遲早,悟則花開,未悟則為花苞。蓮花的開合也有表法的意思,當我們起心動念,一心、真性隱沒,猶如蓮花閉合一般,不起心動念,真性現前,好比花開。《華嚴經》用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給我們做一個修行的樣子,在一切順境逆境裡練習不起心、不動念、不妄想、不執著。念佛人都希望得到念佛三昧,念到理一心不亂,上品上生。要達到理一心不亂,就要在一切環境裡修清淨心、至誠心,對一切萬物修恭敬心。所以真修行要在萬丈紅塵裡面歷練,若找個深山偏僻之處修行,那是小乘,修成的清淨心也不可靠,因為沒有經過試煉。真修行一定要歷事練心,真心現前,則盡虛空遍法界都是諸佛菩薩,諸佛常圍繞,若時時起心動念,則是眾魔常圍繞。看到世間蓮花的開合,就要提醒自己「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我們的心是在造諸佛菩薩,還是正在造妖魔鬼怪?為佛為魔全在一念之間。

在極樂淨土中,有重重無盡的蓮花,光色不同,大小不一,蓮花的光色與大小,端視念佛人修行功力的深淺與勤惰,這種「主伴相參」之相,表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世間上沒有什麼值得削尖腦袋鑽營爭取的,他人成就功德或福德時,不生嫉妒,不造障礙,當隨喜讚嘆,成其好事。一齣戲一定有主角與配角,團體中主伴相參,豈有「唯我獨尊」的心態?一屋子的光明,是由於光光相徹,一件計劃的成功,是群策群力,非個人獨力可成。學佛是要改變自己,能夠體會到自己的渺小,自然心胸開闊,如虛空能容萬物,如大地能納百穢,念佛還會不成就嗎?

西方世界蓮花不但光明遍照,而且香氣普薰,無遠弗屆,所以那個世界亦名「香光莊嚴」。我們世間的寶石雖然有光,但沒有香氣,極樂世界的香,誠如蓮池大師所說:「不可思議,香中之香,無與倫比」。我們念佛、禮佛或念經,偶爾會有感應,聞到異香,若見不到光明,或聞不到寶香,是自己有業障,而非香光達不到世間。如果自心清淨,「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只要有一分相應,在一剎那中就會見到光,聞到香。所以我們一定要認真修學,老實念佛,生到西方,蓮花化身,就具足五分法身香。這五分法身(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在我們念佛、念經時,不但具足,甚至一切佛法,悉皆具足。因為一句佛號就賅羅八教,圓攝五宗,統攝一切佛法的綱領,這也是我們自性中無量波羅密的寶香。

蓮花是自性之花,代表自性的清淨與光明。看到蓮花時,要自我警惕,世出世間法都不可染著,心一安定,性德現前,自性中的智慧與光明本來具足,所以佛法稱為「內學」,是內求的功夫。念佛法門也不例外,是內求清淨自性,而非心外求法,禪宗有言:「愚人求佛不求心,智人求心不求佛」,說這話的人對念佛法門的了解不夠。要知阿彌陀佛就是我們的自性、自心,心佛本一;我們的法身和阿彌陀佛的法身是一,不是二,所謂「十方三世佛,同共一法身」。念佛也是為了修定,開顯本性,怎能說是愚人呢?六祖說:「何期自性,本來具足」、「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則青色青光,黃色黃光等,不論色與光都是清淨自性變現出來的。色比喻自性的本體,是清淨寂滅的;光是作用,有「照」的意思。花的光色不二,青色有青光,黃色有黃光,就是顯示我們自性的性體寂照雙融。宇宙萬法無量無邊的體相與作用,也都是從自性中變現出來的,所以沒有「寂」,則「照」不能起作用,好比千江水有千江月,如果江水波濤洶湧,月亮是無法影現在江面的。

蓮花微妙香潔,表示自性具足一切善法,自性清淨就現一真法界,迷惑顛倒就現十法界,現六道。目前我們雖沒有離開娑婆世界,若具足信願行,身心清淨,念念唯有阿彌陀佛,這時世間所有變化,一切因果,自然明白通達,就好像我們已經在蓮花中坐臥經行。所以說心淨則土淨,八萬四千法門,無非修清淨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