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

翟本泰整理

這兩句話是《阿彌陀經》的大綱領之一,著重在「有」字。這裡的「西方」是以我們現在居住的娑婆世界為準,在娑婆世界的西方,而不是指地球。現在知道地球是圓的,往西方走,走一圈又回到原地。西方到底在那裡呢?娑婆世界是一個大千世界,是釋迦牟尼佛的教化區。如果我們拿銀河系作單位,極樂世界在銀河系的西方就講得通。但是銀河系也在轉動,銀河系轉一圈的時間要用光年計算,釋迦牟尼佛的法運總共才一萬兩千年,一萬兩千年在銀河系轉動的位移極微少,正因為移動太小了,方向沒有改變,仍然是西方,從西而去,越過十萬億個佛國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六祖壇經》曾說,西方去此十萬八千里,是門人錯誤的記錄,錯以印度五天竺等為極樂。印度當時分東、西、南、北、中五個部份,稱為五天竺,從中國到印度恰有十萬八千里。印度五天竺和中國,都位居娑婆世界穢土,既然都在穢土,何須分別西方與東方呢?所以印度並非極樂世界。

淨土法門從「有」入手,所以說「有」世界名曰極樂,「有」佛號阿彌陀。而六祖是主張唯心淨土,自性彌陀,是從「空」入手,所以不重事相。因為「空」、「有」兩者門庭施設不同,所以我們不能用《六祖壇經》的說法來解釋《阿彌陀經》的事相。但是如果從「理」的角度切入,六祖的十萬八千里,代表十種煩惱,八種邪見。如果十種煩惱,八種邪見都沒有了,西方淨土就在眼前。如果這些煩惱不除,極樂世界絕不止十萬八千里。

我們聽到十萬億佛國土,就覺得這距離實在太遠了,可是據事據理,又不能說是太遠。《華嚴經》上提到華藏世界共有廿層,娑婆世界和極樂世界同在第十三層。極樂世界在娑婆世界的西方,其上有七層,下有十二層,由此而知華藏世界有多廣大。佛在經上說,像華藏世界這麼大的世界有多少呢?無量無邊之多。但這無量無邊的世界和我們自性相比,又渺小的微不足道。有經為證:「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裡」。

所以從宇宙來看,極樂世界與娑婆世界相距十萬億佛國土之遙,事實上這個距離並不算遠。也有人說:「往生西方要過十萬億佛國土,何其遠也,不如就近生彌勒內院。」彌勒內院錄取的標準很高。彌勒菩薩修法相唯識,法相唯識是修唯心識定,有五個層次,叫做「五重唯識觀」。要修到最高的層次,才進得去彌勒內院,否則也是枉然,只好繼續六道輪迴。好比台灣大專聯考,台大分數較高,高雄的大學分數較低,你的分數只能進高雄的大學,就算住在台大隔壁,還是只能去高雄念書。再說遠與近,凡夫因為迷惑而劃分界限,因分別執著而分遠近,如果一念覺悟,盡虛空遍法界就是一個自己,多麼自在。這時萬億剎外之蓮花亦不離寸步,為什麼寸步就到?因為是自心所現,是自己八識所變,虛空再大,也沒有離開我們自性,一彈指間統統到達,理上講沒有遠近隔閡。拿夢境做比喻,夢中從這裡到那裡,可能很遠,但醒來後那有遠近?我們看電視,一下台北,一下歐洲,但都不離開電視螢光幕,是同一個道理。更何況,往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接引,彈指即到,那裡還需要分別西方極樂世界和彌勒內院的遠近。

十方世界每一尊佛都有淨土,為什麼要我們往生西方呢?《列子》裡有一段「岐路亡羊」的典故,叉路太多,迷失的羊跑到那裡就找不到了。學佛也一樣,法門、經典很多,若同時學很多法門,研究不同派別的經論,到最後就和亡羊一般,找不到路子,這一生修學很難有所成就。又好比射箭要射到箭靶的紅心,要專注,心無二用才能射中。無論世、出世間法,都要專注。專注於西方是「指方立相」,「立相」是指從「有」門入,不是從「空」門入。西方極樂世界是「相」,西方三聖也是「相」,依正莊嚴還是「相」,這些「相」是方便我們觀想。指示西方,表示有一確定的方所,讓心有所繫念,這是住心取境,對凡夫來說,比較容易入門。這個法門之妙、正是在於「指方立相」、「住心取境」。黃念祖老居士比喻淨土法門就像傻瓜照相機,不需技巧,全自動,張張好,萬修萬人去。凡夫要繫心一處,住心取相都做不好,何況離相,那就更沒指望了。

有人問:「既然說西方的目的是指方立相、住心取境,那為什麼佛在經中說:『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既然在經中講供養他方十萬億佛,那麼我們現在就供養他方十萬億佛,不也很好嗎?」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問題,供養他方十萬億佛,是往生西方以後的事,不是現在。就像有些人才看到一枚雞蛋,馬上聯想到這枚蛋可能會孵出一隻公雞,晨曦報曉,這也未免太快了吧!

再深一層說,西方有堅固的意思,表示我們的自性萬古不變。西方有肅殺之氣,就像秋天收割時,統統收割乾淨。這與阿羅漢的殺煩惱賊,有異曲同功之妙。秋天樹葉都落盡了,落盡代表「體露金風」,表示煩惱斷盡就成佛。西方又有潔淨的意思,代表自性諸染不生,所有十苦、十惡、十纏、十使這些過失,自性上本來都沒有。由此可知西方同時也表法,並非方位而已。好比《華嚴經》中善財童子參學,每一位善知識都說「南方」還有一位善知識,可以去跟他學。難道善知識只有在南方,東方就沒有了嗎?這個南方也是表法,南方屬火,象徵光明,凡是善知識所居住的地方都大放光明,並非只有南方才有善知識。

如果講自性彌陀,唯心淨土,就是講橫遍十方、豎窮三際,無不含納,任何地方,任何一尊佛都是我心所現,又豈只是阿彌陀佛?佛在經上講十萬億佛國土是從事上講,事上確實有這一尊佛,有這個佛國土,但從自性上來說,沒有遠近,沒有中間,沒有兩邊,那裡一定要跟落日的方向扯上關係呢?既然自性橫遍十方、豎窮三際,那裡需要「過」十萬億佛土才能到呢!

初學佛者想解經義,應先明理體與事相。若在未破無明,未證法身之前,就把理體上所得的知見,用來推測、運用到事相上去,經常會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事相上,於娑婆世界西方,的確有個殊勝的學佛、成佛的國土,名叫極樂世界。就理體來說,以修清淨心的念佛法門,確實可以伏、斷多生累劫黏縳我心的十萬億(種種)煩惱,成就清淨平等覺的境界,回復橫遍十方、豎窮三際的自性,真正做到心包太虛,量周沙界,使我們永得大自在、大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