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看破放下

陳景昌

從前有位修行人,雖然學佛,但是並沒有積極的向內改心,變化習氣。日常生活,照舊講究衣食,追求享樂;吃則注重營養口味,穿則講求名牌款式;藉參學聞法之名,遊山玩水;託辭莊嚴法相方便度生,來美容瘦身。時日長久,道業毫無進展,卻歸咎於善知識難逢,善友難覓,清淨道場難求。

有一天,聽說某處有大智慧、大神通的如法修行人,於是千里往求。大修行者明白此人來意,也知道其修學不得力的原因,進而觀察得知他得度的機緣已經成熟,於是告訴來人說:「居士求法心切,確實難得,只是不知願不願遵守本道場的規矩?」這位學人連忙答道:「一切謹遵教誨,任何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大修行者說:「如此甚善,請即隨我來!」兩人一前一後,往後山行去。不一會兒,大修行者運用神通力,變現出一棵巨樹,即命學人爬上樹。學人毫不猶疑,往上爬去,越爬越高,終至樹頂。大修行者又運用神通力,在樹下化現一個深不見底的陷坑,學人往下一看,嚇出一身冷汗,趕緊抱住樹幹,不敢稍有疏忽。這時大修行者喊道:「把雙腳放開,不可站在樹枝上。」學人雖百般無奈,但也只好放開雙腳,雙手緊抱樹幹。大修行者又叫學人把左手放開,學人緊閉雙眼,顫抖地放開左手,以右手緊抓樹幹,支撐全身。就在他驚惶失措之際,大修行者又大聲說:「把右手也放開!」學人心想,右手一放,必跌入深坑摔成肉醬,於是哀求道:「請師父慈悲,再放右手,小命難保!」大修行者卻厲喝道:「您剛才不是說一切遵從,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嗎?無信之徒,與我無緣,那就另訪明師吧!」學人忽然念頭一轉:「朝聞道,夕死可矣。」乃毅然放開右手,閉目待斃,卻許久不覺得向下墜落,於是好奇地睜開雙眼,驚覺大樹、深坑都消失了,只見大修行者面容慈祥地站在身旁,頷首微笑道:「色身幻化無常,虛妄不實,確實了知,即為『看破』,這是智慧;能依所觀所知,付諸行動,便是『放下』,這是修行的功夫。」

今人學佛,往往功夫不得力,學佛多年,不但智慧未增,反而煩惱愈來愈重。無怪乎清涼大師說:「有解無行,增長邪見」。其實看破、放下,猶如鳥之雙翼,彼此相輔相成。吾人聞法修行,與善知識砥礪切磋,知一分行一分,行解相應,必可印證佛不欺我,當下得到利益。譬如布施外財,可以從布施多餘不用之物開始,再漸入布施喜愛之物,乃至無物不可布施。其他如內財布施、無畏布施、法布施也都一樣。在過程中,行一分便得一分的利益與信心,之後解行相資,互為增上緣,可行一而知二,知二而行二,知三而行三,終至知十行十,修行境界不斷向上提升。可見看破、放下互為助緣,共成提升自己的動力。切莫有解無行,知道十分才要試著去實踐所知,徒然學佛而得不到佛法的利益。

從前有兩兄弟,為兄踏實、知行合一,看破、放下並進;其弟則每日深入經藏,看似勇猛,但煩惱非但沒有減輕,反而世智辯聰與日俱增,言表之間總是渺視其兄。其兄察覺弟弟學佛不得要領,於是勸他說:「佛法不同於世間法,若只是研明教理而不付諸實踐,改心易行,猶如說食數寶,到頭來只是虛擲光陰,枉費今生得人身聞佛法的難得機緣。」弟回應道:「佛法浩瀚如大海,我要廣學多聞,多聞闕疑以後,再來依悟起修也不遲!」孰料世事無常,不多久,弟弟發現自己罹患不治之症,命在旦夕,乃對兄嘆曰:「天不我予,早知就聽您的勸告,就必能自在面對無常的到來,現在只能盼您念著手足之情幫助我!」兄便入定,觀知弟將隨業力投生附近富貴長者家為子,便常抽空往訪。到孩子四歲時,長者命奶媽帶孩子到鄰近寺廟上香祈福,在攀行崎嶇山路時,奶媽不慎跌倒,小孩竟跌落山崖而亡,其神識怪罪奶媽太不小心,心生瞋恨,竟而轉墮地獄。其兄雖有心救援,只可惜地獄眾生惑重,即使神通大如目犍連尊者,獨力猶不能救度其母,一般修行人更是力有未逮。

所以學佛若不能「看破」與「放下」並進,很容易陷入「看得破,氣不過;氣得過,忍不過」的境界。因此學佛自始至終,無非是看破、放下的漸次提升,實踐一分,境界就提升一分。如果不能放下,就等於沒有看破;只有真正放下,才算是看破。經常聽到今之學佛人說:「我已經看破了!」但卻又常說:「某人不了解我」、「某人抹黑冤枉我」、「某人不識才不擢用我」,甚至說:「這種不幸的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對這個團體這麼有貢獻,人家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等等言辭,不一而足。殊不知因果從未錯亂過,造因得果是天經地義之鐵律。自己的表情、言談、動作、心念,隨時都會影響他人的見聞覺知,任何果報現前都應觀其不昧因果,做「順境無實,逆境無虛」的體認。面對各種境緣,要心平氣和地了解它,解決它,最後放下它,才能算是真正看破放下,永遠生活在感恩世界裡的學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