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七重欄楯,七重行樹,七重羅網

淨覺整理

我們對《阿彌陀經》的經文,切不可望文生義。就拿「七重欄楯,七重行樹,七重羅網」來說,有人認為:「每家都是七重,沒有第二種花樣,太呆板了,那有什麼好看的。」如果真的這麼想,那實在是太小看西方極樂世界了。這個「七」並不是指數字,而是表四方、上、下、中間七個方位。其中欄楯圍於樹外,裝飾際畔;羅網覆於樹上,裝飾空中;行樹裝飾地面,都是表圓滿如意的意思。既是圓滿,自然隨心所欲,你喜歡多少重,就現多少重,所以不論講堂或菩薩舍宅,都是內有七寶池,外有七寶樹,數千百重。西方極樂世界的任何一物都是隨心所欲的自然化現,沒有欠缺,不用設計,就能樣樣如意,所以稱為圓滿。

欄楯就是欄杆,橫的是欄,直的是楯。我們娑婆世界也用欄楯將花木圍起來,一來怕牛羊等畜牲傷害,二來是為了美觀。質料多半用金屬木石。不論中外,對欄楯的點綴都非常講究。西方極樂世界沒有畜牲,所以完全是為了美觀,以金、銀、琉璃(翡翠)、玻璃(水晶)等,無量妙寶莊嚴較飾之。羅網現在很少見,從前的宮殿建築都有羅網,多半用來保護雕樑畫棟等藝術品,網與網交叉處有寶珠鈴鐸,非常之美。西方極樂世界的寶樹上都有羅網,那裡沒有三惡道,所以羅網不是用來防止鳥類做窩,純粹是裝飾。羅網用金縷、珍珠、百千雜寶裝飾,四面寶鈴垂掛,光色華耀,覆於寶樹上。寶網會放光,光中現十方諸佛剎土的景像,心想何方國土,自然隨心而現。想見自己的家親眷屬,隨時可以見到,不想見時,就消失了,這是娑婆世界的羅網所無法做到的。娑婆世界也有整齊美觀的行樹,但不是草本,就是木本,而西方極樂世界的行樹性質不同,除了樹體高大,蔥鬱成行,璀璨永茂外,有的金根銀莖,有的七寶合成,更有無數栴檀香樹、吉祥果樹,行行相值、莖莖相望、枝枝相准、葉葉相向、花花相順、果果相當,勾畫出極樂世界物質環境的殊勝豐美。

有人故意垢病西方極樂世界的種種華麗,珠光寶氣,認為阿彌陀佛用殊勝的物質環境,吸引經不起誘惑的眾生求生西方,加重眾生的貪心。其實這是非常不公平的誤解。西方極樂世界的華美,並非人工刻意雕琢而成,而是阿彌陀佛的殊勝願力,以及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眾生心地善良純淨,自然感召而成的。娑婆世界人心惡多善少,所以感得沙石土塊多、珍寶少的五濁惡世,這完全符合「境隨心轉」的原理。再說,如果眾生是為了貪圖享受而求生極樂國土,那是不符合極樂世界入學條件的。西方世界的入學條件除具備信、願、行三資糧外,還要具足善根、福德、因緣,豈是貪得無厭的眾生可以隨便進去的。

也有人問:「如果都是翡翠、黃金是否太俗氣,太僵硬了?」娑婆世界的地體是土塊形成,雜以沙石,上面舖以柏油或水泥為路。西方極樂世界的地體是翡翠凝結而成,光明透亮,上面舖以金磚、金線。我們視此方的土塊沙石為自然,同樣的,西方極樂世界也以翡翠黃金為自然,當然不能以俗氣與否來論天然形成的物質。

除了事相的華美莊嚴外,欄楯、羅網、行樹、都有表法的深意。看到欄楯,就要想到自性的萬德縱橫,縱的是楯,橫的是欄,六度萬行都不離自性。換句話說,六度裡任何一度都容攝其他五度。以布施來說,布施不離自性,自性裡面一法不立,本來就沒有慳貪,即六祖所說的「本來無一物」。如果布施裡面沒有持戒,沒有忍辱,沒有精進,沒有禪定,沒有般若,則這個布施僅止於布施,不叫布施度或布施波羅蜜。當我們修布施時三輪體空,心地沒有染污,有人請你布施內財或外財,你都能布施,這就是持戒,此時布施若是縱(楯),則持戒是橫(欄)。布施時沒有貢高我慢,人家要你捨你就捨,這就是忍辱,此時布施是縱,忍辱是橫。布施中不疲不厭,說捨便捨,這就是精進,則布施是縱(楯),精進是橫(欄)。布施時難捨能捨而心不動,這就是禪定,則布施是縱(楯),禪定是橫。不論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中的任何一度,若沒有智慧都不能成就,則布施是縱(楯),般若是橫(欄)。可見任何一度都圓攝其他五度,每一種波羅蜜之間都是互融互攝的。

前面曾指出欄楯有美觀及防止損害二種意思。以自性來說,自性眾妙具足,就是六祖所說的:「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我們的自性一樣也不缺,西方極樂世界就是性德的顯現,就是性德之美。自性裡一個妄念不起,就是諸妄不干,也就是防止損害的意思。所以欄楯顯示性德,是自性的德能變現出來的。

羅網代表自性彌滿、清淨、包羅法界。自性就是真心,真心有多大呢?《楞嚴經》裡有一個很好的比喻:「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裡」。太虛空和真心相比,就像一片雲彩在太虛空裡,可見心是多麼廣大。我們時常說「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就是這個意思。我們現在多可憐,連兩個人在一起都不能包容,這都是分別心、執著心在作祟,如果離開了分別心、執著心,不要到處劃界限,我們就能「心包太虛,量周沙界」了。此時盡虛空遍法界都在我們心內,十萬億佛國土算什麼,還不是一念就到了,因為十萬億佛國土,都不曾離開我們自心,所以羅網表示能包容法界的一切。

行樹,一行行樹整齊排列,樹從地上生長,漸漸長大茂盛、開花結果,所以有自性長養眾善的意思。樹有二重意義:一是蔭覆,一是清涼。特別是天熱時,大家都喜歡到樹蔭下乘涼。在表法上,是一乘妙法能蔭覆一切眾生,使眾生得清淨之樂的意思。那些寶樹是從菩薩直心裡面生出的,所謂以直心為地,才能生出妙法;以信為種子,信為道元功德母,大乘法門都以信為第一條件;以慈悲為根,若沒有慈悲心,縱然得神通三眛,也只不過是魔而已。大乘妙法,以般若為體,但若沒有方便權智,則法身空寂無助,就像樹沒有枝幹一樣,所以必須有方便權智為枝幹,就是般若無知起作用時無所不知。

我們有了根本智及後得智後,如果沒有六度中的前五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則有慧無福,無有莊嚴。所以還要修五度,讓樹的枝幹繁密。樹葉雖在風中而森然如故,好比禪定,一切八風都吹不動。樹上的花有開有合,代表神通變化不一。樹木雖然花葉具足,還是以結果為有成就。果是果報,菩薩萬行周圓,就證得無上菩提,所以一看到果實就想到菩提涅槃。西方極樂世界是六塵說法,我們這個世界又何嘗不是六塵說法,只是我們眾生迷惑,所以縱然六塵說法,我們也很難覺察。例如我們在寺院講堂看到供花供果,知道是表法,但一出寺院講堂就忘了。佛堂裡的花代表六度的因行,我們無論何時何地看到任何花,包括緞帶花、塑膠花,甚至衣服上的印花,都應想到六度萬行,那我們也可以從六塵說法裡得到悟處。

欄楯代表戒律,要我們防非止過。如果我們不守戒,不守禮,不守法,行持不檢點,沒有約束,導致世界脫序,欄楯就失去了,就像欄楯被斧頭利器破壞。羅網代表定,以定安撫我們的心,如果失掉羅網,就是迷失了真心,誤將緣影心、妄心作為我們的真心,那就一路錯到底了。失去戒律,清淨心也沒有了,定也失掉了,心既昏擾,當然不能生慧。沒有了行樹的蔭覆,何來清涼地歇腳。如果連慈悲方便的因行都枯死了,神通妙慧如何現前呢?所幸我們的真如本性依然存在,只要認真努力修持,從雜修中回過頭來專修,勇猛滋培,重加整飾,沒有不成功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