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捨得

陳景昌

每年的三、四月是美國的報稅季節。納稅是人民應盡的義務,美國大政治家富蘭克林曾說:「繳稅與死亡,是人生不可避免的兩件大事」。

一樣事情,兩樣心情。申報所得稅的結果不外乎退稅或補稅,結果便是幾家歡樂幾家愁。能夠退稅,自然是歡天喜地,但也有人感到失望,因為這表示過去一年所賺的錢不如預期多,才會造成預繳或預扣的稅款超過應納的稅款。若是要補稅,大多數人則愁眉不展,有能力補繳的人,多生「捨不得」心;需要借貸張羅稅款的人,更易生煩惱心。偶爾也有因補稅反生歡喜心的人,因為「補稅」表示過去一年賺的錢比預估的多,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依報隨著正報轉」是多數學佛人都懂的道理。美國所以能成為世界強國,主要的原因就是多數美國人「捨得」。他們把賺錢、繳稅視為天經地義的事,所以能在短短的兩百多年內,把這塊遼闊的幅員,建設成地球上的樂土。旅居此地的華僑,有不少以能多繳稅為榮,對這塊美麗的國土存感恩心,也理所當然地認同、分攤自己理應付出的一份義務。但也有少數人認為繳稅是一種愚痴與浪費,他們焉知寬敞的道路,寧靜舒適的社區,安和樂利的生活環境,都是無數美國人,出錢出力,流血流汗所創建。所以故總統甘迺迪的一句名言是「只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不問國家能為我做什麼」。洛杉磯淨宗學會的道風─「只給不取」,即源於此。一個人有多大價值,完全看他能利益多少人。能利益一家人,其存亡只受一家人關心;能利益一個社區的人,其生死就受一社區的人關懷;能利益整個法界,其存在與否自然受到整個法界的關心。這種利他心,就是菩提心,也是圓成佛道之因。

美國第一夫人喜萊莉,把取諸社會的版稅所得,扣除應繳稅款(九六年是七十多萬,九七年是二十多萬)悉數捐給慈善機構,這種有福不自受的心胸,就是標準「捨得」的典範,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我們應當隨喜功德。又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茲,九七年捐出一億元嘉惠學子,九八年又認捐十億,作為提升國民電腦知識的基金。這種有福共享的作法與氣度,使他坐擁兩百億淨值,登上全球首富寶座,是有捨才有得的明証。其實我們的老祖宗,早就深諳個中道理,所以把「捨」擺在「得」前,要先種「捨」的因,才能收「得」之果。可惜今人常說:「等我那天賺夠了錢,一定樂捐」。其實福報就像五穀,想要豐收就得勤於播種、灌溉、施肥。不播種,只收割,福報總有伐盡的一天,這是因果律的初基。

所謂「有捨才有得」,今人把代表錢財的東西叫「通貨」(Currency),宋朝稱之為「錢引」,就是流通財貨的意思。把賺來的錢用在有需要的人或事上,才算發揮錢財的作用,需要用卻捨不得用,就算銀行存款再多,也只能稱為富有的窮人,所以只進不出的人被稱為「錢奴」,絕對不會是財神爺眷顧的對象。何況財富乃命中註定,想保住財富,未必能如願。尤其是住在美國的人多有同感,再多的財富,都可能被莫名其妙的官司耗盡,被突如其來的查稅員掏空,被無底的醫療系統吸乾。所以學佛人常說,財布施就是把錢財存放在「法界銀行」,這比任何投資儲蓄都安全。可惜因果律的道理雖然淺顯,但鮮為人所相信、實踐。本會導師淨空長老,恪遵師訓,常年盡捨所有,從不聚財。如今周遊世界,多年不知「錢」為何物,確實思衣得衣,思食得食,行住不缺,得大福報。他老人家以身作則,替我們証明了佛言可信,「捨得」不假。

學佛首要始於「捨」。捨財富是為了破慳貪心,使錢財能發揮守護正法,利益眾生的作用,這叫做外施;捨頭目腦髓是把我們的知識技能,用在服務大眾、拔除眾生憂苦上,這叫做內施。無論內施或外施,都是為了捨棄我們的煩惱、習氣,為了得自在解脫,離苦得樂,進而得清淨心,證究竟菩提。因此「捨得」是修行的主要課題,是自利利他的途徑。不知「捨」,即無行可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