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捨娑婆取極樂

陳景昌

常有人問淨宗同修,學佛人為憫念眾生,雖下地獄,也願代眾生受苦,怎捨得拋離娑婆受苦眾生,自取極樂淨土,在裡面享受諸樂呢?

隋朝智者大師在《淨土十疑論》堙A對這個問題,有詳細的說明。他說,學佛人在未證得「無生法忍」之前,沒有能力普度眾生,就像一艘破船,無法拯救溺水的受難者。如果不會游泳,就冒然跳入水中救人,只有陪溺者共赴黃泉而已,絲毫不濟事。如果能夠往生西方淨土,覲見阿彌陀佛,聽受經法,證得無生法忍後,神通具足,隨願皆得,屆時倒駕慈航,回娑婆救度苦難眾生,才能真正利益眾生。說實在的,淨宗同修正是為了拔眾生苦,才要捨離這個五濁惡世,往生極樂世界深造,見佛聞法,提高自己的境界能力,來幫助更多的眾生。就是為了給眾生真正的快樂,才挑選阻力最小,修行環境最理想的極樂世界去深造,以便早日學成,回來給更多眾生真正的快樂。所以不論取極樂或捨娑婆,都符合自利利他的菩薩道,那堿O二乘人可以相比的呢?

更何況在《無量壽經》裡面提到,要往生極樂淨土的人,必須要「發菩提心」。只顧自己享受的自私人,根本與阿彌陀佛成立極樂世界的本願不相應,即使念佛念到銅牆鐵壁一般,又那裡能去得了呢?

唐代圭峰禪師在解釋《圓覺經》時說:「種種取捨,皆是輪迴之因」;大梅禪師亦說:「捨垢取淨,是生死業」。這些說法境界很高,瞭解他們的真正用意,這些話便是學佛人的醍醐;反之,即為學佛人的毒藥。其實他們是要掃除一般人對「取捨」的執著,洗清一般人「不垢即淨」和「不淨即垢」的偏見而已。古高僧為了破人執著,才隨病給藥,若不再執著取捨淨垢,卻反執著無淨垢、無取捨,豈不是執藥成病,病體依舊,病因不同而已。換句話說,若認為捨娑婆垢,取極樂淨是一種取捨之病,那麼執著「我土唯心,捨境取心」,也就是不求往生淨土,偏要留在娑婆度眾,那就成了另一種執著,無論那一種執著,都是輪迴因、生死業。世尊住世時,舍利弗的母舅,對世尊能收服舍利弗,非常不服氣,強要與世尊辯論而提出「我不受一切法」的論題,刁難世尊,世尊反問:「你現在說的這句話,受是不受?」摩訶拘絺羅終於開悟,明白「不執著兩邊才屬中道」的道理,而服輸認錯。

淨宗同修因見眾生苦,希望眾生離苦得樂,才勸眾生捨娑婆,取極樂,這是為眾生,而不是為自己取捨。既然是為眾生捨娑婆,取極樂,就是道地的菩薩心腸,怎麼會是輪迴因、生死業呢?況且淨宗同修持名念佛,必須存往來法界之想,是雙向道,先往生極樂深造,見佛聞法,證得無生法忍之後,儘快倒駕慈航,來度有緣眾生,何過之有?

再說,當今能做到「無淨無垢,無取無捨」的學佛人實屬鳳毛麟角,試自問,我能吃粗茶淡飯,不異山珍海味嗎?住破舊公寓,不異豪華巨宅嗎?穿過時衣鞋,不異時髦時裝嗎?開破舊小車,不異名牌轎車嗎?聽到譏譭之語,不異稱譽讚揚嗎?如其不然,即為具縛凡夫,怎能妄以有修有證之士所證得的境界,拿來作自己耍嘴皮子的藉口,逞一時口快,害人害己,痛哉可傷。有智之士何不及時醒悟,生大悔恨,起大覺悟,一齊來修淨土持名念佛法門,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