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往生之遇緣

陳景昌

雪廬老人說「今人學佛念佛者眾, 臨命終時,現諸瑞相, 蒙佛接引, 往生西方者, 萬中不得一二」。乍聽之下與永明延壽禪師所說:「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若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互相矛盾。其實不然,所謂有淨土者須發無上菩提心,真信切願,持佛名號,求生西方。可惜今之念佛人,或有心無願,即使有信願也不真切,敷衍了事;或求人天福報,享五欲樂;或求來生出家為僧,一聞千悟,得大總持,宏揚法道,普利眾生。此等心態,皆不符延壽禪師所謂之有淨土。無怪乎號稱念佛人,處處皆有,往生者幾稀。

眾生所以沉淪六道皆由臨終一念所主宰。臨終一念則被業種子所牽引,此業力又稱為『有取識』,即煩惱。『有取識』能啟發業種子起現行而牽引我們受各種果報。業種子通常分為三類:

重業種子:

如犯五逆罪者,命終時不經中陰身而直接受業力牽引下地獄受報。或是念佛到工夫成片、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者,命終也不經中陰身,逕由阿彌陀佛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蓮花化身,從此不受諸苦。

近起業種子:

如人臨命終時遇善知識激發其淨業種子生西的願力,往生成佛;或逢惡友,牽引六道業種子,繼續六道輪迴。

數習業種子:

是多世造作累積的熏習業種子。如平生厚植善行則生人天,多行不義則入三途,持戒念佛,深信切願求生西方,則蒙佛接引,往生極樂。

蓮宗二祖善導大師深明上述受生之理而云:「九品往生,總在遇緣不同」。所謂遇緣有三:

善知識:

所謂佛法無人說,雖智不能解。要了解如來微妙法之真實義,談何容易。又所謂歸元無二路,方便有多門,欲從無量法門中挑選出適合自己根器的法門,全賴善知識之指引。淨宗學會是民初夏蓮居老居士所創,本會承其遺志開始運作,迄今五年多,一秉蓮宗高僧大德之教誨,又蒙淨空、印海法師的指導,可謂機緣殊勝,善知識就在眼前。我們豈能痛失此千載難逢的勝緣,空過此生,再墮六道輪迴受苦?

同參道友:

學佛進一退九乃眾所皆知的事實,一者學佛人不是為生活世緣奔波劬勞,就是在睡眠中昏沈度過。一天能有一、二小時念佛、憶佛已屬不易。二者學佛人十之八九會遇退緣,不是事業財務糾葛惱害,就是婚姻親情戕傷,以致對佛法生疑而萌退心。要在菩提道上不退轉,須靠同參道友之扶持勉勵,互相切磋,解疑破惑。當今許多學佛人半途而廢,臨命終時不能堅持最後一念,求生淨土,甚至聽到佛號就心煩,究其原因,多由於缺乏同參道友的相助。也有許多人閉門造車,盲修瞎練,無法克服蹇境難關,以致走火入魔,痛失往生佛國的機會,能不令人哀歎扼腕?

本會常聚同修雖僅三十左右,然而各個皆深信念佛是因,往生是果。往生是因,成佛是果。成佛是因,度生是果。雖不能與東晉廬山蓮社媲美,但師其專修專弘,一生成辦之道風。身為其中一員,能不感恩珍惜?

道場:

眾生心,處處著。雖然說心淨則無處不道場,可是清淨心與道場互為因果。心淨之學佛人在清淨之道場修學,如順水行舟,日行千里。蓮宗念佛法門之殊勝就在挑選違逆條件較少的環境中修行,減少外界的誘惑與貪瞋痴三毒的考驗。等到道心堅固,淨業有成後再回塵世度眾,以免入水救人不成,反而與水中人共溺,同赴黃泉。因此慎選契合自己根器的清淨道場是了生死出三界的關鍵。

洛杉磯淨宗學會新成立的道場,提供念佛拜佛之共修,專辦與淨土有關的研討會與演講。結緣品包括淨土經論與講經錄音、錄影帶,出版的慕西學刊專弘淨土念佛法門,堅持只給不取、隨緣隨份的道風。在在處處效法圓瑛法師之『三求堂』──求福、求慧、求生淨土,希望志同道合的念佛人,有修福、修慧最佳的環境。本會的終極目標在成就更多的念佛人,如願往生西方佛國,乘願再來廣度群迷。

許多人認為只要在家老實念佛就好了,何必去道場共學共修?殊不知臨終能否提起求生之正念,除非念佛已達到功夫成片以上,否則福德因緣非常重要。古今多少念佛人,一生念佛,卻於臨命終時,神智不清醒的斷氣,無法往生,重入輪迴。就算臨命終時,神智清楚,但是四大分散之苦,若生龜脫殼,無善友從旁開導,正念很難提起,難免隨業流轉,豈不痛哉?

要想避免以上兩種不期之緣,唯有效法圓瑛法師,於平生廣植福根,隨緣勤修財、法布施。除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外,還要把修學研討經典之心得,廣為人演說,使怨親債主同受利益。如此何愁臨命終時,神智昏迷,正念不起?更何愁諸善知識不在身旁助念,勸生極樂?

謹此以善導大師所謂「三種遇緣」與圓瑛法師之「三求」,與佛友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