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偶拾

一條領帶

齊祐天

最近半年來,全世界關心時事的朋友,都飽受白宮緋聞案的新聞轟炸,翻開報紙,打開電視、收音機,甚至和朋友聊天,都無法倖免。西方工業革命後,機器大量生產,鼓勵消費便成了促進生產繁榮的手段;廿世紀中葉,科技以等比級數的速度前進,人們為了滿足物質慾望,而辛勤工作。在廿歲到六十歲的各階層工作人口中,個人在自我檢討事業、生活的成就時,「金錢」與「地位」往往成了衡量「成功」的指標。「成功」的真相是什麼?根據美國問卷調查,在年收入不超過一萬五千元的受訪人中,百分之五認為自己已經活出了心中的夢想。但是在年收入超過五萬元的受訪人中,只有百分之六的人圓了心中的夢。由於每天接受五十至一百個電視廣告,一個三歲還不識字的美國小孩已經曉得要追求名牌。從一九六五年到一九八五年,美國父母與孩子相處的時間減少了百分之四十;吸毒、暴力、犯罪等問題卻日益嚴重,愈來愈多的人感到悲觀與憤世嫉俗。二次大戰後出生的美國人中,患憂鬱症的人數增加十倍,在最暢銷的十種藥品中,抗憂鬱症的藥就占了三種。追求物質富裕難道真的是「成功」嗎?

雪公李炳南老居士生前說過一個故事:有一個樸實的鄉下人,一生勤儉度日,生活滿足愉快。有一天友人送了一條考究的領帶給他,鄉下人心想將領帶束之高閣未免太可惜,可是自己身上的粗布衫和這條領帶實在搭配不上,於是他就去買了一件新襯衫。新襯衫配上領帶,帥極了,不過洗得泛白的褲子和光鮮的上身又不協調;既然襯衫都買了,何苦省那一條褲子呢?鄉下人又說服自己,花錢買了條西裝褲。這下子鏡中人變了,不再土氣十足。鄉下人顧盼自得,滿意的笑了起來。偏偏頭一低,看到自己腳上的那雙木屐。哎喲!這怎麼行呢?明天需要去鞋店買雙新皮鞋。於是西裝有了,又買鞋子,鞋子有了,又缺帽子……,一身西服的鄉下人全身打點妥當後,忽然覺得自己的身分高了起來,平日往來的朋友,個個泥腳髒手的,那能和自己相比。有了這個念頭,鄉下人便汲汲營營的結交地方士紳,天天酒樓茶館,相互酬酢,好不熱鬧。幾個月下來,鄉下人又感到自己的房厝太土了,想要請新朋友來家中坐坐都沒面子開口,一定要改建新屋。可是建新屋花費太大,怎麼辦呢?借錢吧!於是鄉下人積蓄用盡後,又四處舉債,屋子還沒蓋好,債主便上門了。從此鄉下人再也快樂不起來,每天為了屋子、金錢、生活、朋友煩惱得不得了。這都是為了什麼呢?哎……只是為了一條領帶!

仔細觀察自己身邊,這一類的「鄉下人」還真不少。許多人為了「美」,千方百計的去瘦身,花了大把銀子。減肥成功後,又「必須」添購新裝;有了新的行頭,又嫌髮型不摩登;接下來皮膚不好,鼻子不夠高,動手術又成了「必須」。或是炒股票賺了些小錢,這種錢賺起來既合法又輕鬆,可惜投注的股本太小,何不將終身積蓄悉數投入股市呢?一旦投入了積蓄,心情也隨著股市的漲跌而上上下下,再過些時日,信心十足的向人借貸炒作股票;股市一垮,債主臨門,被生活所迫,鋌而走險;更有甚者,跳樓自殺。這種種現象,在身邊不斷發生,不同的版本,層出不窮。究其根源,不過是剛開始時小如芥子的貪欲,就是那「一條領帶」啊!欲望起動,便如滾雪球般層層加大,煩惱影隨,逐日增長,人心的欲求永無止境。《無量壽經》上說:「尊卑貧富、少長男女,累念積慮,為心走使,無田憂田,無宅憂宅,眷屬財物,有無同憂,有一少一,思欲齊等,適小具有,又憂非常」。欲望像無底洞,那能填得平呢?所以佛不斷教導我們要在起心動念處下功夫,貪念萌芽時,就要努力剷除。身繫囹圄的罪犯大多數都是在初發心時為了那「一條領帶」,而後造作無量無邊的罪業。《八大人覺經》云:「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我們如果不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單單只是不斷向外索求,朝朝暮暮的逐名求利,身心世界被欲望的繩索牢牢綑緊,無盡的煩惱皆由心生。

所以「成功」是否成了您「貪欲」的藉口?美國問卷調查的統計數字可說是「少欲無為,身心自在」的直接證據。不要再為了「一條領帶」而生死疲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