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學問答

《念佛百問》選錄

清•悟開法師 編述

問:念佛時總有雜想,何能一心?

答:若肯長看《無量壽經》,靜坐思惟,保管漸得一心。

問:《觀經》「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其意云何?

答:「作」者「修也」,言是心修佛道,是心本是佛也。

問:念佛工夫,有幾等次序?有幾時更為要緊?

答:次序三:一者專心念佛。二者究心念佛。三者一心念佛。更為要緊三:一者病時。二者老時。三者死時。

問:如何得去雜念?

答:不消除得,但自抖擻精神,以此一念,全提在佛上,雜念即無。

問:往生不往生,利、害在什麼處?

答:與阿彌陀佛,一念相應,利也;有一絲放不下,害也。

問:淨業以何為根?以何為因?以何為究竟?

答:淨業行人,當以菩提心為根,以念佛為因,以自利利他為究竟。

問:蓮池大師臨示寂,囑云:「老實念佛」。唯老實念佛,故不必講求論議?

答:「老實者」純真無妄之謂。非不講求為老實也。古云:「佛法無人說,雖慧莫能了」,世稱質樸者為老實人,若全無識,則名呆人矣,今云老實念佛,非呆念佛,可思而知。

問:世人六亂妄想,剎那不住,求個毫無知識的呆人念佛如何?

答:雖是呆人,他聞說念佛好,便歡喜,得知念佛好,聞說念佛生西方,他又歡喜,得知念佛生西方,於是遂呆念佛,今日呆念,明日呆念,直呆念到命欲終時,忽然阿彌陀佛,放光接引,彈指往生,極樂世界。此等人可謂呆而不呆。若是聰明會打算人,無所不通。無所不曉,今日忙,明日忙,若功垂後世者,置弗論。直忙到臘月三十日,忽然業積如山,面前齊現,此時無計可施,代人發放。此等人可謂不呆而呆,所謂如來,說為可憐愍者是也。

問:修行不得進境,咎在何處?

答:修行者無他,但滅諸習染之氣而已,譬如磨鏡,垢去明存。一切眾生,皆有種種習氣,所以輪轉生死,念佛者,令其心歸大覺,習染潛消。若初果之破盡見惑;二果之復破思惑六品;三果之再破思惑三品;四果之破盡見思;緣覺之侵習;十地菩薩,地地之分斷一品無明、等妙二覺,亦復如是。此等斷惑,我輩安能,祇可求佛攝受,順佛方便慈恩,帶惑往生,然粗重垢染,不得消除,成何修道者,即如貪瞋癡愛,嫉妒諂曲,乃至機害變詐,名利私心等,皆為障道惡緣,我不能除,被其所障,所以修行不得進境。

問:昏沉中念佛,亦有利益否?

答:昏沉中念佛,正是口念心不念耳,切須自己警覺,勿使慣常。

問:念佛之緩急,佛聲之高低,念時之行坐,如何合法?

答:念佛太緩,則散而無力,太急則失於自在,不緩不急,則安詳清朗。佛聲太高,恐傷氣力,太低,易入昏散,不高不低,則悠揚和雅。在道場,大眾念佛,行坐自有定香,若二三知己,自在念佛,只取念佛如法,不必拘定常例,不妨通融。大約坐時宜多,行時宜少。又清朗時宜多坐,昏散時宜多行,此其大意也。

問:為法為人,以何為先?

答:先為自己。何以故?若不先為自己,使己通達,安能為法為人,不但不能為法為人,實多誤法誤人,並自誤不少。佛法大事,八十老翁入場屋,不是小兒戲,不可不知也。

問:當讀經時,要解義,抑直讀?

答:龐居士偈云:「讀經須解義,解意即修行,若依了義學,即入涅槃城」。但正讀時,不必停聲解義,讀時且取熟,待定靜之候,隨摘一文一句,細味其意,或再取善解,參而會之,久之自有會得處,即所謂解義也。

問:念佛本極要好,忽有人非理相加,及意外事橫生觸惱,不能不動嗔心,奈何?

答:或念無常而自覺,或咎惡業之自招,或憐彼人之愚癡,或保護自己之正念。寒山子偈云:「嗔是心中火,能燒功德林,欲行菩薩道,忍辱護嗔心」。誠如是,一切逆境,冰消瓦解。

問:念佛人,命欲終時,不見瑞應,轉生疑慮,其應如何?

答:臨終瑞應者,自知時至,自見蓮華,天樂迎空,異香滿室等,思乃感應道交,顯現其間,但或隱或顯,未可定也。須知因真則果實。不必疑慮,此時只應放開一切念頭,努力一心念佛,臨終念佛猛利,十惡罪人,尚能往生淨土,何況平素發願修行念佛者哉。

問:平生行業,大有前後美惡不同者,如何取準?

答:不論前美後惡、前惡後美,但以末後一段修行為準。

問:東坡平日攜彌陀像行,可謂切矣,何以不往生?

答:昔日東坡居士,繪彌陀像一軸,人問之曰:此軾西方公據也。其願生極樂之心,亦可見矣,但臨終之際,有策以西方之事者,則曰:「西方不無」,然個裡著力不得,因而遂不聞其往生焉。嗟乎,正當著力之時,而反云著力不得,居士誤耶。為揆其情,緣東坡是大才子,佛家言,見過不少,以為必得圓妙之法,方推高手;若老實念佛,與愚夫愚婦何異,似有不甘之意。其奈圓妙處,平日不曾打徹,此時勉強張羅,乃只見得個裡著力不得耳。念佛人,臨終往生,平平實實,一心念佛最好,若好奇好勝,所謂弄巧成拙,東坡居士,可為龜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