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螺山專輯

紅螺山遊記

田萬程

一、前言

談起紅螺寺朝山的因緣,應該特別感謝智海長老。一九九九年三月,智海長老親臨洛杉磯淨宗學會,為南加州同修們開示「念佛的殊勝」,當天講堂的聽眾擠得水泄不通,道場能搬動的座椅都挪到了講堂,幾位參加義工的師姐師兄們只好自動退至佛殿前,商議會後的工作分配。講座進行到半途,忽然一聲洪亮深長的「阿……」自講堂傳出,剎那間鴉雀無聲,一夥人趕忙湧至講堂門口,智海長老正在調息念佛,隨著法師這一句幽揚的「阿彌陀佛」,我心一熱,眼淚不自禁的涔涔流下,原來佛號從他老人家心、口中流出,攝受力是如斯之大,震撼了大家的心弦。

智海長老來洛杉磯時,已經七十三歲,身著一襲暗黃色的僧袍,沒有侍者,也沒有居士隨行照料,就這麼一個人,提著簡單的行李與法寶,四出弘法,身形穩重而腳步輕快,難以相信已年過七旬。長老的嘴角總是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講話不急不緩,慈祥中自有威儀,見過他的人都說師父像是一尊觀音,周身散發著慈悲溫婉的光熱,很有攝受力。尤其是教人靜坐、跑香、念佛時,老人家走得比誰都輕快,聲音比誰都洪亮,讓我首次親近他,就印象深刻。會後師父留下一卷紅螺山念誦佛號的錄音帶,佛號似乎響自虛空,幽幽蕩蕩,清涼攝受,使我內心不禁浮現出,一群大誓出家的佛弟子在古剎大殿念佛用功的景象,令人悠然神往。紅螺寺是近代淨土宗主要道場之一,最近的兩代祖師,徹悟祖師及印光大師,都曾駐錫於此。去年四月初,內子提議前往祖國一遊,第一個目的地是北京,既然到了北京,當然不能錯過紅螺寺朝山的機會。行前感謝法印寺徐彗同修贊助交通工具,並兼導遊一職,終能如願成行。

二、弘揚淨土的紅螺寺

紅螺寺位於北京東北懷柔縣的西郊,距離北京約五十公里,背依紅螺山,東有青龍山,西為白虎山,南面鳳凰山,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寺院,連同紅螺山頂的觀音寺佔地約六平方公里。據智海長老所述,紅螺山以前長滿了蒼松翠柏,到了秋天,豔紅的古楓點綴其間,美麗極了。紅螺寺隱沒在一片古木林中,十分隱蔽,不走到山門前難見其廬山真面目,是一處清修的好道場。紅螺寺歡迎修學的僧眾掛單,但是不剃度。

紅螺寺原名大明寺,明朝正統年間(一四三六至四九),英宗來寺上香,賜名為「護國資福禪寺」,因為它位於紅螺山麓,民間仍慣稱它為紅螺寺。紅螺寺始建於東晉穆帝永和四年(三四八),至今已有一千六百五十二年的歷史,是我國北方少有的古剎之一。自古就盛傳「南有普陀,北有紅螺」,可見其重要性。資福寺的寺運也隨著佛教盛衰而有所起伏,於盛唐擴建後,規模達到巔峰。

清朝嘉慶年間,徹悟祖師在北京講經說法,深受清廷重視,嘉慶五年(一八○○)禪師由北京大鐘寺(覺生寺)轉駐於紅螺山。清廷許以密雲、懷柔及順義三縣土地,禪師辭不肯受,最後清廷劃寺院附近兩百頃良田為寺產,自是紅螺寺得以自給自足,專注於佛法的修學,在修行上達到顛峰。

徹悟祖師為淨土宗第十二代祖師,他帶著一群有志專修淨土的僧眾來到紅螺寺後,定下嚴格的學風,寺堸ㄓF念佛、學佛之外,不做經懺,這種學風一直延續到民國以後都沒有改變。抗戰前,紅螺寺每年修學依照「冬參夏學」的原則,分成三個階段。叢林的生活作息非常規律,即使身為方丈也不能輕易變動。修行淨土,執持名號,比紅螺寺更嚴格、更殊勝的道場,只怕是鳳毛麟角了,追根究柢,徹悟祖師功不可沒。很幸運地能由智海長老的記憶中,領會到一個正宗淨土道場的學風,以及叢林生活的真面貌。作為一個現代的學佛人,這種修學生活,真讓人嚮往不已。

除修行外,寺院還以醫藥普濟眾生。每年二月二十九日,寺僧製作「觀音普濟丹」,這是一種專治婦科三十六症的靈丹,用細緻的「飛籮麵」配上藥方,再依照病症合以不同的藥引,百姓可以來請,每人施予一丸,藥到病除,非常靈驗。

三、紅螺寺遊記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北七村起了個大早,春天在北方只有短短數週,九點正,徐彗師兄和駕駛王師傅,準時來接我和內子。這一天風和日麗,是一個踏青郊遊的好天氣,此行的目的地主要是前往紅螺寺朝山,下午順道遊覽長城。

一到春天,北京真是「滿城飛絮混輕塵」,沿途窗外滿天的柳絮,由北京往北行駛約一個鐘頭,抵達懷柔市。懷柔市給我的印象很深刻,除了濟南,懷柔是我看過最清潔的城市,建築也比較新。由國道圓環轉北行約八分鐘,紅螺湖便映入眼簾,雖名為湖,其實只是一個約兩百米見方的池塘。車子由西岸轉往北岸,前行約四五百米,便是紅螺寺的停車場。經過五十多年,滿山楓柏已難見一、二,停車場南邊整齊地排滿了小販,這是國內觀光景點的標準模式。

步出停車場,北邊出現一座亮麗的排樓,排樓上的對聯口氣豪邁,上聯是「三重絕景,二妙紅螺,幾度山林留勝跡」,下聯是「兩代祖師,一方淨土,千年廟宇映新輝」,橫批是「京北巨剎」。紅螺寺遊覽區包含了一山、兩寺、三園,也就是紅螺山、觀音寺、紅螺寺、呈秀園、松林浴園、以及采摘園。

進入園區便置身於一片綠油油的竹林之中,這就是紅螺寺三絕景之一的「御竹林」。竹子在北方非常少見,因為它不耐寒。紅螺寺的竹子俗稱「黃朝金竹」,不但耐寒,而且一年四季都是翠綠色的。它比桂竹略粗,比毛竹略細,高約十米左右,相傳這片竹是由元代雲山禪師親手所植,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康熙三十二年(一六九三),皇帝御臨紅螺寺降香,賜名「御竹林」,當時大臣清點有竹六百一十三株,經過三百多年,現在總數已有二十萬株以上,佔地超過十六畝,成為華北地區長勢最旺、規模最大的竹林。過了御竹林,來到呈秀園,這是由梅園、牡丹園和秋菊園合成的一座大花園,只可惜錯過了花季,無花可賞。

紅螺寺建築群一共分為五個院落。走過牡丹園,來到山門正面,這媊搣鞳u東下塔」。進入大門後又分為:中院、東院、西院、和西塔院。山門正面有一道非常特別的石階,長約二十五米,石階當中是由石塊舖成的石坡,石塊約五、六寸寬、五米長,石坡兩側各有一個兩尺左右的石梯,想要從石坡走上寺內,必須一步一低頭,捨棄自我,恭恭敬敬地進佛門。有人稱這道山門前的石坡為「廣長舌相」,因為紅螺寺的僧人,除了參禪念佛之外,也會講經說法,山門就像是佛的金口,石坡就象徵佛的舌頭,時時向世人傳播佛法。

紅螺寺的山門由三個小門組成,所以也叫作「三門」,它們分別代表了佛、法、僧三寶。西邊的門稱為佛門,只有高僧可以出入;東門為法門,是皇帝出入專用的門;中門則是僧門,平時僧人只能由此出入,舉辦法會時,大眾也必須由僧門出入。邁入僧門,第一進是天王殿,兩旁圓柱上刻著近代高僧純一法師的墨寶,上聯是「常樂慈悲性歡喜」,下聯是「其心善軟恆清涼」。天王殿供奉的是彌勒菩薩,上下聯形容的恰到好處,所謂「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大肚微笑的彌勒菩薩,像是常年在對我們說法,教我們對風雨變化的人生,時時開懷一笑,萬事放下,瀟灑自在。天王殿內,四大天王分坐兩側,依照民間的說法,他們分主風調、雨順、護國、富民。天王殿的內院出口處,供有持金剛杵護法的韋陀菩薩。金剛杵的持法在傳統寺院埵釣熇堙G第一種是雙手持杵,豎立於地,那就表示這座寺廟不收留遊方的僧侶;另一種是雙手合十,橫立腕上,這種持法表示雲遊的僧人可以在寺堭噫甇袛ョC紅螺寺屬於後者,所以從前來紅螺寺參學的僧人很多,地位非常崇高。

出了天王殿,來到紅螺寺的中院,迎面而立的是大雄寶殿,古意盎然。殿門兩旁植有一對雌雄銀杏,它們是千年古樹,高三十餘米,樹圍超過七米,到了春天,雄樹就長滿亮麗的黃色小花,但不結果;雌樹恰好相反,春天不開花,可是秋天結滿了銀杏。因為一株開花,一株結果,所以當地百姓稱它們為「夫妻銀杏」,這就是紅螺三絕景中的第二絕「雌雄銀杏」。大雄寶殿堶惆悕^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以及藥師佛,十八羅漢分立兩旁。一九七二年大殿被紅衛兵徹底摧毀,一九九二年依照原樣修復,所有的佛像都重新塑造。原有的文物只保留住一口天啟大銅鐘,銅鐘目前保存在大雄寶殿堶情A它鑄造於明熹宗天啟年間(一六二一至二七),高一百七十一點六公分,直徑一百零三點六公分,重約一噸,鐘上鑄有整篇《金剛經》。從前鐘聲可傳至十餘華里之外,聲音不僅可以避邪,而且「聞鐘聲,煩惱輕,菩提長,智慧生」,是頗能發人深省的珍貴法器。經過十八羅漢,來到大雄寶殿的後殿,面對後門供著一尊自在觀音,坐姿優閒自在。

出了大殿,進入後院,紅螺的第三絕「紫藤寄松」映入眼簾,這是由兩株紫藤與一棵平頂老松所組成的奇景。一般藤纏繞著松,松多半會死去,紅螺寺的紫藤卻與老松相依相伴了八百多年。松頂的枝幹向四方舒展,像一把張開的巨傘,遮蓋住整個後院,每年五月紫藤盛開時,整個寺院花香四溢,一串串紫瑪瑙般的藤花掛滿藤架,美麗極了。古時候住持方丈便會邀約附近寺院的住持長老們,坐在藤架下賞花論道。紅螺山「大明寺碑」有這樣的記載:「微風夜聽經啷噹,諸天為法藤蘿放」。藤架旁有兩株兩百多歲的牡丹,七二年大殿被拆毀後,它們也隨之凋萎,九二年大殿修復,它們又奇蹟似的長出花葉,最旺的時候曾開出四十九朵二十多公分的牡丹。

中院最北是三聖殿,這裡供奉的是西方三聖,也就是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及大勢至菩薩,這顯示紅螺寺弘揚淨土的宗旨。參拜過三個主殿,我們轉往西邊的側殿,最接近三聖殿的是「際醒祖師〈徹悟祖師〉殿」,殿前的對聯寫著:「深入廣大智慧海,普作清涼功德池」。徹悟祖師於嘉慶五年(一八○○)來到紅螺寺,將它闢成弘揚淨土的大叢林,他常舉永明延壽禪師為例,以一禪門宗匠,尚且發心淨土,何況我們末法眾生,更應該奉行。徹悟祖師於嘉慶十五年(一八一○)二月,預知時至,囑咐大家:「幻緣不久,虛身生可惜,各宜努力念佛,他年淨土好相見也。」臨終前半月,他要大家助念佛號,只見空中幢幡無數,自西而來,於是他告訴大家:「淨土相現,吾將歸西。」同年十二月十七日,祖師又告訴弟子:「昨見文殊、觀音、勢至三大士。今復蒙佛親來接引,吾去矣。」於是大眾齊聲助念佛號,徹悟祖師面西而坐,合掌閉目說:「稱一聲洪名,見一份相好。」說完雙手結印往生,時年七十,僧臘四十九。祖師肉身放香七天之後,面貌如生,白髮變黑,在西塔院火化後,得舍利子一百多顆。近年文化局在舍利塔下,發現徹悟祖師舍利,現陳列在中院東側的文物室。

最後參拜的是大雄寶殿西側的「印光祖師殿」,印光大師在終南山念佛開悟之後,於光緒十二年(一八八六)來到紅螺寺,在寺內任苦役五年,以明其念佛的大志。其後印祖轉往普陀山,弘揚淨土於法雨寺。大師離開紅螺寺時,僅有隨身的衲衣而已。

西院和東院目前劃歸為文化局宿舍,不能參觀。西塔院淹沒於荒煙蔓草中,舍利塔僅有一兩個新修的應景。我和王師傅繼續往後山觀音寺參觀,登至半山「紅岫仙姿」處,舉目四望,懷柔平原盡收眼底,由於時間倉促,只好下山。松林浴園在停車場邊,據說有千餘畝,我們因為饑腸轤轤,決定放棄。采摘園是秋天的景點,早春也無景可賞。中午紅螺寺的素齋非常特別,一道柳芽、一盤木堛煄A糖拌西紅柿(蕃茄),兩斤素水餃,大伙兒狼吞虎嚥,一掃而光。

四、遊後感言

每一次我踏上祖國大地,都有深刻的感觸,每一時、每一刻都像在閱讀一頁頁珍貴的歷史,比當年書中學到的親切真實多了。當足跡印在風雨千年的古道上,江山萬里的情懷,點滴烙印在心扉,秦雲楚月,江山依舊,漢唐盛世,何時能再?

紅螺寺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改為師範學院,所有文物都被封鎖在大雄寶殿堙C除四舊時,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毀滅了多少先賢的心血,再一次印證了世事的無常。佛法傳入中國兩千多年,現值末法時期,正統佛法的傳播非常艱辛,加上去年的法輪功事件,在國內真是處處談佛色變,我們在海外能夠自由的接觸佛法,希望大家要好好把握,將來同登極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