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螺山專輯

念佛的殊勝

智海長老佛學講座 一九九九年三月講於洛杉磯淨宗學會

念佛法門的殊勝,至少有二十條:第一、攝機最普殊勝;第二、彌陀願力殊勝;第三、橫超三界殊勝;第四、帶業往生殊勝;第五、無有眾苦殊勝;第六、蓮花化生殊勝;第七、生者不退殊勝;第八、極樂壽命殊勝;第九、極樂環境殊勝;第十、極樂善友殊勝;十一、往生見佛殊勝;十二、供養諸佛殊勝;十三、衣食自然殊勝;十四、鳥樹妙音殊勝;十五、諸佛共讚殊勝;十六、諸經廣弘殊勝;十七、諸祖往生殊勝;十八、念佛感應殊勝;十九、至極簡易殊勝;二十、臨終正念殊勝。

我相信在座許多是老學佛、老念佛的人,念佛的殊勝,即使我不講,許多大家也知道。不過以前親近慈舟老法師的時候,他常講:「一番提起一番新」,就是說雖然大家都知道,還是要再說一遍,提醒提醒自己。譬如我們每天早晚課都念《阿彌陀經》,念得越多就越不同。我們都知道印光大師是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當時許多學佛人寫信給印光大師,印光大師回信都是勸人孝順父母、敦倫盡分、一心念佛。左一封信是這個,右一封信還是這個,旁邊有常親近印老的人,就跟印老說:「老法師啊!您的信寫來寫去都是勸人念佛,孝順父母,能不能換換個樣兒呢?」印光老法師就說:「你知道了,但是他們還不知道;他們知道了,但是來信的人還不知道,我就是這樣回!」所以《印光大師文鈔》沒有一篇不是勸人念佛的。那個年代不比今日,媒體不發達,今天電視、錄音帶、錄影帶太普遍了,我們弘法占了這個便宜。印光老法師的那個時代,連原子筆都沒有,只能拿毛筆寫,印光大師拿毛筆寫了這麼多信,在當時度了十幾萬人念佛,這可真不簡單啊!跟諸位講的意思就是「念佛法門」講來講去都是念佛,就怕你不講,怕講煩了、念煩了就糟了;老講老念才有希望。無論修什麼法門,中間不能淡下來,要生歡喜心,念得有滋味、有興趣,就有辦法了,否則就會退轉。

攝機最普殊勝

念佛的殊勝第一條是攝機最普。「機」就是根機,所謂上根、中根、下根,根機不同。我們根機的「機」是什麼呢?《楞嚴經》裡說:「雖見諸根動,要以一機抽」,「一機」就是我們的第六意識,在唯識學中,第六意識轉了就叫「妙觀察智」。我們造業是第六意識,修行也是第六意識,每一個人的習氣、愛好不一樣,這是因為過去生中個人的所做所為不一樣,把這習氣帶到今生來,還是不一樣。譬如說羅漢,一個羅漢一個樣子,奇奇怪怪的各各不同,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習氣不同,尚未到平等的地步。要成菩薩就得去習氣,習氣漸漸減少,到最後成佛了,佛佛道同,沒有一尊佛像不是端身正坐的,除非是示現。所以佛法到了究竟的時候是平等的,但中間不平等,因為我們的習氣不同。《妙法蓮華經》上說,一切眾生有種種性、種種欲、種種意想的分別,主因是我們有第六意識。所以要是問:「我們應該用那一種心去修行呢?」就是用我們打妄想的心來修行。關於這一點,我喜歡天台宗。為什麼呢?中國佛教有八大宗,每一宗的修行方法都有特長,但多數都要我們觀真心、去妄心,只有天台宗讓我們觀妄心,所謂「觀妄妄即真」,這是倓虛老法師打坐時悟出來的。

我們知道當溫度降到冰點以下,水就會結成冰,所以冰就是水。今天我們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妄想、煩惱等種種障礙?因為過去的習氣把水結成了冰,修行就是要將過去的冰溶成水。佛法是平等的,所謂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但是平等之中為什麼又有不平等呢?主要就是冰和水的問題。原來冰也是水,但是結成冰就成了固體的型態,冰塊可以砸破人的頭,但是水潑在人身上是不會打死人的,所以成了佛就是把冰溶成水,我們眾生是水結成了冰。有人說:「我沒有信佛的時候,心裡還沒有這麼多妄想,現在信了佛,只要一念佛,心裡的妄想怎麼那麼多啊!還不如不念佛。」在沒學佛、念佛時,覺得沒有多少妄想,那是因為自己沉浸在妄想裡頭,看不到妄想,好像一盆渾水。一念佛,渾水的上層變成清水了,這才感覺到盆子裡的清水這麼少,渾水這麼多,就是因為念佛有念佛的智慧,才看到自己的妄想。這不需要怕,因為念佛是為了要除妄想,有妄想才要念佛,如果我們沒有妄想,心就清淨了,就成了聖人,那就不用念佛了!

妄念是我們第六意識的「機動」,第六意識是「機」,「機動」就是它一起一落,一生一滅。我們要觀察一念心的「機」,機裡面有沒有貪、瞋、痴?有沒有戒、定、慧?也就是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攝機」就是收攝住自己的第六意識。佛教中攝機的方法很多,例如修禪定、修止觀、參禪、念佛等等。今天談如何用念佛的方法收攝住這一念心。有人說:「我的根機跟你的不同,你要念佛,我可以不用念佛。」那麼我就跟你說:「念佛是攝機是最普的」,要如何來印證呢?《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裡,普賢菩薩以十大願王導歸極樂,「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這是普賢菩薩對善財童子說明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如何見佛受記,然後到十方世界供養諸佛。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最初是參訪大智文殊菩薩,文殊菩薩指點他參訪不同的善知識,最後是普賢菩薩。文殊、普賢都是修念佛法門。在《妙法蓮華經》•「藥王菩薩本誓品」中也說,受持《妙法蓮華經》就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大集經》中也教人念佛:「若人專念阿彌陀,是名無上深妙禪」。念佛也可以得禪定,「念佛三昧」不就是禪定嘛!這是說上根的人。可是上根的人少,中下根的人,那些沒讀過書的愚夫愚婦,念佛往生的也很多。為什麼他們能往生呢?主要是念佛法門攝住了他們的「機」,去除了以往的習性毛病,他們就往生了。倓虛老法師講過一個最下根人往生的實例:倓虛法師最初在寧波觀宗寺跟諦閑老法師學天台教,那時諦閑法師在當地辦僧學。有一天,從鄉下來了一位老人家,他是諦老孩提時代的舊識,沒讀過書,年紀大了,也沒工作,沒有飯吃,找諦閑老法師,想要出家。諦老問他:「你為什麼要出家?」老人家答:「不瞞您說,我出家是為了有口飯吃。」諦老說:「你什麼都不懂,沒有善根,不能出家啊!」老人家說:「咱們以前是同村的,我現在沒辦法了,您慈悲為懷,就幫幫我吧!」諦老就說:「你要出家,能不能聽我的話呢?」他說:「只要有飯吃,您說怎樣都可以。」諦老說:「你什麼事都不用做,只管天天念阿彌陀佛。」這位老人家同意了,諦老就收他為出家弟子,找了個地方,請一位老太太做護法,每天送飯給他吃。老人家就每天念佛,念了幾年,一天他告訴送飯的老太太:「明天妳不用送飯了。」老太太問:「明天您上那兒去啊?」老人家回答:「明天我就走了!」老太太隔天下午到小廟一看,老人家一手拿著念佛珠,一手握著一把灰,站著往生了。手中的灰是怎麼回事呢?以前痰桶是用灰盒,裡面放燒木炭的灰,痰吐在裡面。大家研究可能灰盒裡面有東西,結果灰盒裡找到老人家存的現大洋。念佛生智慧,老先生沒有學問,又不懂佛法,都能念佛成功,可以預知時至,站著往生,所謂「置心一處,無事不辦」,這是攝機最普的殊勝。若是老先生跟著諦老學天台教,修止觀,要如何修、如何觀,他可能不懂。對他來說,念佛有用,這是說明念佛法門的殊勝。

彌陀願力殊勝

第二是彌陀願力殊勝。阿彌陀佛發了四十八大願,願願都是度眾生的。有人說:「修行就修行,用不著發願」、「持五戒,不需要受五戒」、「信佛念佛,不需要皈依三寶」,眾生真是種種人都有。他認為皈依只是儀式,念佛不是一樣嘛!我就勸他還是要皈依,我舉個例子:只要是好公民,不犯法,那麼用不著身份,也不用考公民、宣誓,直接請美國政府給我們綠卡和公民好了,這樣說美國會不會同意呢?這是不可能的,沒有身份還是不能享受美國公民的利益。所以發願有幫助,靠願力支持。譬如念佛的人,如果念佛不上進,在佛前發願求往生極樂世界,求阿彌陀佛加被,求三寶加持,求業障消除,這樣有用嗎?我們念經拜懺,每一部懺本都是懺悔、發願、迴向,發願是否都能做到呢?不見得都做得到,但是發願後,在八識田中有了種子,會有願力支持,願力不可思議。普賢菩薩發願,阿彌陀佛、藥師佛也發願,我們為什麼不發願?學佛發不發願看個人,但不能說發願沒有用,這叫「正見」。做不做是個人的事,但是思想要和佛菩薩相應;和佛菩薩唱反調,一定是自己思想有問題。阿彌陀佛願力殊勝,迴向發願文中:「一心歸命,極樂世界……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最少要念十念。我試過十念法很有用,但十念不能馬虎,要懇切至誠,集中精神,觀想極樂世界西方三聖,專注精神的念。這樣的話,十念下來是不同的。如果馬虎,就是二十念,也不一定比得過十念。修行用功多少,要看個人時間的安排,最要緊的是真誠恭敬,就會產生力量,幫助我們道心、信心增長。我們的願力雖不能和彌陀願力相比,但若能每天發願迴向,還是不一樣的。

橫超三界殊勝

接下來是橫超三界殊勝。「橫超」是相對「豎超」來的。什麼是「豎超」?我們修四禪八定出三界、證阿羅漢果位,一個定一個定的修上去,稱為豎超。

我有個親身經歷的故事。民國三十六年(一九四七),我在天津打禪七,禪七是由真空老和尚領導,他是中國北方一位開悟的禪宗大德。去年我到五台山時,聽說以前在五台山打禪七,都是請真空老和尚主持,我過去年輕不知道,真空老和尚是北方佛教泰斗。那時候我頭一次打禪七,什麼都不懂,就喜歡吃禪堂裡的大餐包,吃得多,挨得香板也多,因為吃得多睡得著嘛!冬天冷,儘管兩層棉襖,香板打下去,骨頭都疼,一點也不客氣;打完應該不睡了,但還是昏沈,因為睡眠不夠又吃得多,所以打坐要調飲食,吃太飽會昏沈不能用功。真空老和尚的禪堂開示太好了,舉個例子,我們跑香越跑越快,那個地方小,人多又擠,跑不開,那時我二十三歲,老和尚七十多歲,還扛著香板,但我們跑不過他。他對大家說:「你們這些人哪!這麼多地方不跑,儘往有障礙的地方跑,怎麼不往『空處』跑呢?」各位看看,這都是開示,往「空」處走就沒有障礙,他的一言一語都要注意,都是雙關語啊!他還說:「道剝千層皮,愈剝愈微細。」修行的道路就像一層層剝開大白菜,剝到最後就是菜心,沒有皮,就不用剝了。道的「皮」是什麼呢?要怎麼剝?從那兒剝起?這要自己參,禪堂的開示不能說清楚。有人問:「法師啊!如何開悟?開悟是什麼樣子?」這不能講明白,講明白就永遠不能開悟,會把你障礙住。起心動念,一個妄想就是一層皮,馬上要剝去,「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念佛也是一樣,夾雜、妄想就是皮,要剝掉。

念佛不能死念。心裡無障礙、煩惱時,追頂念佛才有幫助。如果有煩惱,心裡有事情過不去,追頂念佛常會出問題,像是走火入魔,先是走火,之後火不停就變成魔。如果心平氣和,可以用追頂念佛;心不平氣不和時,千萬不要追頂念佛。去除妄想不見得要念得快;要念得慢,以達到效果為目的。念佛時精神完全集中在聲音上,不要跑到聲音之外,自己念,自己聽,觀住一個字,跟著這個字走,精神沒有跑到字外頭去,沒有妄想,這就是攝心的方法。攝心、去妄想的方法很多,一方面聽法師講經開示,一方面自己在用功時也要體會。但是自己想出來的方法,不生效果的不算;如果有效果,但沒聽法師說過,也沒看過經文記載,不知道對不對,那可以保留。那天聽到某法師說,或看到某部經典記載,與這方法一樣,有了證明,那就是「暗合道妙」,和佛法相應,這是用功出來的方法,叫做「體驗」,是最有用的。你會得因此得到法樂,得到享受,得到證明,而且增加信心,誰再教你不要念佛,你都不會不念,因為自己得到好處,得到念佛的體驗。所有的佛法都對念佛有幫助,只要是佛說的法,三藏十二部都不排斥,但要清楚自己是念佛的。念佛與參究佛法也不矛盾,好像我們研究唯識,也與念佛不矛盾,我第六意識用心念「阿彌陀佛」,念得清清楚楚。

剛才說在天津打禪七,講到「豎超三界」的問題。有一位師父在那兒參禪六年出家,是真空老和尚的徒弟,功夫很了得,比我大幾歲,我就請教他:「您用功到什麼程度,能否說一說?」他開始不肯講,怕我們鬧著玩,後來看我很有誠意,便說:「用功不能往外宣揚,但互相檢討幫忙是可以的。我晚上睡覺時,我會參著話頭睡著,早上醒來第一念,會馬上把話頭拿起來。」這可不簡單,你可以念著阿彌陀佛睡著嗎?醒來第一念是阿彌陀佛嗎?他可以做到這個程度,他說:「我現在打成一團了。」就是說,話頭怎麼樣都散不開。我問他:「那您用功有什麼境界嗎?」他說:「有一次打坐,在定中到了忉利天(二十八重天的第二重天)。」那我就問:「那上面是什麼境界?」因為我們聽過一些經教,知道忉利天上是四寶所成等等,他說:「天上和人間不一樣啊!完全是水晶琉璃,十分莊嚴,天人相貌,人間誰都沒有長得那麼好的。」我又問:「那時你看到他們在做什麼?」他答道:「我看到忉利天王在對天人說十善法,天王說的十善法,比我們現在說的十善微妙得多。」我再問他:「您到那裡還想回來嗎?」他說:「那個地方無法了生脫死,再好,我還是要回來參我的話頭。」他參禪到這個程度,到了天上完全不羡慕天人的境界,不像我們現在有些人,念佛也好,參禪也好,一聽到外面某人有神通,就放下自己學的,跑去找會神通的。我強調這一點十分重要,念佛心要堅固,不要被外面風吹草動所動搖。真空和尚徒弟告訴我的話,我很感興趣,但不知忉利天是否真如他所說的。說來真巧,我從天津打完禪七,過了年,第二年正月到了上海,就去蘇州靈巖山掛單念佛。靈巖山方丈派我到蘇州報國寺整理藏經,報國寺就是印光老法師曾經閉關八年半的地方。有一天,有位老修行來掛單,年紀約五十來歲,個頭不高,一進門坐下來,我又想參學了,便問:「老修行您用的是什麼功啊?」他答道:「我持準提咒八年,現在改持往生咒。」我說:「您持八年準提咒,現在改了,不是可惜了嗎?」他說他持了八年準提咒,有一天打坐,到了忉利天。他描述忉利天的情景,和天津那位參禪師父說的完全一樣。一位參禪,一位持準提咒,都到了忉利天,境界都一樣,天津和上海隔那麼遠,他們根本不認識,只有我心裡明白,絕對相信他們說的話。我就問老修行:「您準提咒持得這麼好,為什麼要改呢?」他說:「我現在五十多歲了,持準提咒八年才到第二重天,三界二十八重天,我四年才超一層天,來不及了。持準提咒不成,我要念往生咒,求阿彌陀佛加被,橫超三界,不然來不及了。」這是我親眼見到出家師父修行的經歷。念佛法門有個譬喻:豎超三界,好像一條虫子(凡夫)在一根竹子(三界)裡面,一節一節咬破,最後才從上面出去;橫超三界不是這樣,往旁邊咬,咬透就出去了嘛!所以念佛法門是橫超三界殊勝。

帶業往生殊勝

下一個是「帶業往生殊勝」。業很可怕,看看報上登的各式各樣的疾病及災難,真是說不完。我們修行就是要消業障、破我執、法執。破我執要先去煩惱障,業障不消除的話,很不容易了生死。我們每個人的業障都不一樣,有內障、外障、順境障、逆境障,還有強冤家、軟冤家,纏頭裹腦的無法解脫。強冤家就是冤親債主,我們打水陸、拜梁皇、供牌位,就是超度他們。冤親債主容易度,軟冤家就難度了,就在我們眼前轉來轉去。有一位法師曾說過一個故事:一對夫妻恩愛結了婚,家裡養了小狗,起初先生下班,小狗圍著先生轉,太太就幫先生拿拖鞋,家庭美滿;過了兩年,先生下班,小狗幫忙拿拖鞋,太太則在旁邊數落他,什麼不賺錢啊!為什麼那麼晚回來啦!結婚一久,感情沒那麼濃了,就成了軟冤家。

我們修行,有人說:「跑道場跑多了,很多問題不能說,不然毀謗三寶,造口業。我們在家修行好了,在家修行也一樣!」我回答說:「絕對不一樣!」在家修行跑道場,如果有問題怎麼辦?那就不去道場,閉門家中修。可是閉門在家修行,有了問題怎麼辦?如果道場有問題,可以換道場;在家修行有了問題,不能跑到別人家去修啊,得甘受其苦。凡夫無法擔保一定沒問題。佛經、佛論都說要依靠三寶,三寶是殊勝的助緣,經中沒有說要遠離三寶。若是三寶裡頭有問題,主要是僧寶的問題,佛寶、法寶都沒有問題。我在傳授三皈的時候,解釋為什麼要皈依僧寶,為什要皈依所有的出家人。因為佛寶是佛像,法寶是經書,都不會說話;僧寶會說話,佛法要靠僧傳下去。若是僧人講得不對,你還要聽嗎?你可以選擇聽,但皈依不能選擇,一定是皈依三寶。出家人是清淨大海眾,只要圓了頂,穿上出家人的衣服,受了三壇大戒,就是僧眾。你若看某位出家人有問題,皈依時就不皈依他,結果他將來回小向大,成了弘宗演教的大善知識,你就沒份了。所以出家人中,我們不知道將來那位會成為高僧。凡夫修行有進有退,別看他退的時候,他還有進步的時候啊!居士也是一樣,皈依三寶的時候,不能有分別;但親近善知識或請教問題,那就可以選擇。又有人說:我什麼經都看,什麼都懂,那可不可以不要皈依三寶?沒皈依就像善良老百姓,未經過宣誓,政府不承認你是公民;就像大學生讀書,畢業不要文憑,找工作就有障礙。皈依三寶就是證明你有信心、有誠心。念佛學佛卻不願意皈依三寶,這表示你有問題。

皈依三寶、受戒有它的功德。但是如果「受了五戒,卻沒有持五戒」,跟「沒有受五戒,也沒有犯五戒」,這兩者如何比較呢?我說個故事:四十二年前我到過緬甸,穿過袈裟,托過缽,學了幾句巴利文。緬甸是佛教國家,所有的男性都要當和尚,那還有土匪嗎?有!有一天,一位大和尚身上帶著五百塊錢,到很遠的地方去辦事,走到半路,碰到一個打劫的土匪,拿著一把刀,叫和尚站住。土匪先向和尚頂禮,磕三個頭,然後請和尚脫下袈裟,把身上的五百塊錢拿出來;過後再請和尚披上袈裟,土匪就拿出兩百元,供養大和尚,頂禮三拜,只搶了三百元。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啊!少搶一點不成嗎?搶三百元就好了,何必搶五百,再還兩百呢?因為土匪當過和尚,知道因果。造罪也要會造,有人造小罪,逃不出來;有人造大罪,將來還能得解脫。佛法因果分明,如果只搶三百元,將來下地獄是三百元的罪,受完罪出來,仍轉畜生,轉餓鬼;現在造五百元的罪,但是有供養兩百元的功德,將來在地獄受完罪出來,還有供養三寶兩百元的功德。這個故事的重點就是說明,即使受五戒沒受持住,還是要受,受戒有受戒的功德;受戒的時候並沒想犯戒,這個種子還是種下去了。沒受戒的人雖沒犯戒,但沒有受戒的功德。有人說:「那信佛的人怎麼還造這些罪呢?人家沒信佛還沒幹這些壞事,怎麼信佛的人會這樣呢?」証了四果阿羅漢才不退轉,一般凡夫起了貪瞋癡,仍會退轉。凡夫修的是雜業,不是純淨的業。所以要提倡念佛,帶業往生,就是這個原因。

大概在十五、六年前,有一位修密宗的人,在台灣《菩提樹》雜誌,寫了一篇文章說:「帶業不能往生,消業才能往生」。這篇文章一出來,給念佛人很大的打擊。他在菩提樹裡寫了很多文章,差不多有幾個月,真華長老說咱們不能就這樣算了,要我也寫文章澄清事實。我說愈寫愈多,不寫就沒事了。如果有人問我:「帶業能不能往生?」我的答案是:「帶業絕對能往生。」有什麼證明呢?極樂世界有上、中、下九品蓮台,上品蓮台當然是消業的,下品的為什麼不升上品呢?因為業沒消完,但也往生了,所以只下品往生。印順老法師在《妙雲集》裡曾舉例:如果一杯水放入兩大匙鹽,水太鹹不能喝;同樣兩匙鹽,放入淡水湖中就不鹹了。也就是說,如果真心念佛,業雖有,但念佛的力量大,業壓不下去。譬如一塊鐵,放在水裡,它會沈下去,但放在輪船上就沈不下去。彌陀大願就像船,發願往生就像上了阿彌陀佛的願船,業可以帶過去。但是帶過去以後,下下品往生,蓮花苞就不會開得那麼快。蓮花苞既然沒開,那麼去極樂世界作什麼呢?不如待在這兒,要做什麼都可以。但在五濁惡世修行難啊!環境讓我們造業,在極樂世界蓮花雖然沒開,最小的蓮花苞也有五百由旬,像洛杉磯那麼大,在裡面蓋多大的宮殿都可以,而且那裡的壽命長久,並有觀音、勢至及清淨大海眾菩薩做我們的善友,沒有造業的因緣和退轉的機會,到時花開見佛,就等著成佛了。

這幾天我作了一首偈,叫「西方三聖法門」:「勤修西方進步因,專持聖號念佛門,都攝六根常清淨,反聞自性彌陀人」。我自己試驗了一下,如果先反聞自性,後都攝六根,兩樣都搞不好。我們坐下念佛,先都攝六根,把妄念雜想都除去,心就統一了。統一以後反聞自性,把念「阿彌陀佛」的那個人找到。要是找到了這個念佛的人,那時他念你聽,就可以享受法樂。帶業往生是念佛法門的殊勝,如果沒有帶業,修其他法門也可以修得很好,例如修禪宗,修到臨終都知道,但是最後轉生啦!高鶴年老居士的《名山遊訪記》裡面記載有位修禪宗的和尚悟了,投胎時知道會投生到杭州放牛去,十幾年後,他在那兒放牛唱山歌,歌裡很有法味,因為前生參禪有功夫。如果這位禪師念阿彌陀佛的話,起碼中品以上往生,那他還會投生去放牛嗎?所以我們要以念佛為主,求生西方為目的。今天時間到了,就講到這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