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螺山專輯

徹悟大師

韓無忌

侍者退出房間,將門掩上。

喚醒緩緩踱向窗口,遠處連綿的山巒已換上深深淺淺的綠衣,托住依戀低迴的雲朵。近處是一片叢林,樹梢已然著花,鳥兒在枝椏間雀躍,一條溪流快樂吟唱,拍岸而下。

「這紅螺山真是塊寶地!」喚醒喟嘆:「難怪師父選在此地建資福寺清修。」了睿說:「可是,剛才傳者稟告,上山求法的人越來越多,不知師父會不會出山?」

「修行者絕不會做人做得潦草,我相信師父的慈悲。」

了睿點點頭:「好!趁午膳這個空檔,咱們一塊兒去請示。」

喚醒、了睿兩大弟子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徹悟大師正好放下碗筷。他的眼睛明潔似水,可以讓三千大千世界泅泳。一襲灰舊袈裟述說著覺悟的歷史。乾隆六年(西曆一七四一年),他生於京東,俗姓馬。自幼博覽群籍,穎異非凡。二十歲大病一場,頓悟無常,乃剃度出家、遍參名師,於性相二宗,三觀十乘奧義,了無滯礙。因念及永明禪師乃一代宗匠,尚且棲心淨土,何況末法眾生?於是除晤客外,皆專心禮佛念佛,期生蓮邦,一直到退居資福寺。而此刻,他知道又將有一次世間約會。

「我們明天開始講經。」他拾起念珠繼續念佛。

大殿上坐滿了緇俗二眾,敬聽大師的教誨。

有人問:「如何得清淨心?」大師說:「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清珠下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佛號投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一句阿彌陀佛實為淨心之源。」

有人問:「如何勇猛念佛?」大師說:「世間一切重苦,無過生死,生死未了,輪迴未出,即使天上人間,皆屬有漏之果,每一念及,五內如焚,自然厭娑婆之苦,欣西方之樂。」

「如何不改初衷?」又有人問。「信、願、行為淨土法門三資糧,縱然釋迦如來現身告訴我們:『我以前說的念佛法門只是權宜之計,我另有殊勝法門。』我們也向佛祖頂禮:『我永遠持受淨業,永不違背』。有這種毅力和信念必能成就。」

就這樣,紅螺山蓮風大盛,遠近歸仰。嘉慶十五年(一八一○年)三月,大師囑咐預辦後事。十二月,身體微恙,對弟子說:「念佛法門、三根普被,千萬不可變更。」大眾念佛聲中,大師見虛空中幢幡無數,從西而降,「百年如寄,無始流浪,今日回歸淨土故鄉,當替我慶幸才是。」遂手結彌陀印,安詳而逝,多日異香繚繞,大師白髮變黑,荼毗後得舍利百餘粒。

大師兼通禪淨,留有語錄多篇,其中「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以深信願。持佛名號」十六字綱宗,更被印光大師視為心要家法,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