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星雲長老隨堂問答

本刊記者訪問

記者:師父,我們是一個在家居士團體,大家應該如何修,才能真正得到學佛的利益?

長老:在家修行淨土法門最方便,因為不一定要到寺廟念佛,沒有佛堂也不要緊,在沙發上、在床上、在炒菜、洗衣服都可以念佛,念佛很方便。過去有一個打鐵的叫王打鐵,他就是打一下鐵,就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幾十年下來,有一天他站在火爐旁邊說:「叮叮噹噹,久鍊成鋼,時辰已至,我往西方。」他這樣就往生了。所以修淨土法門,在家居士不妨礙工作,是最好的。

記者:師父能否開示同修應如何念比較能夠真正得力、受用?

長老:我在宜蘭幾十年,佛七沒有斷過,過去我也常去高雄、台北、土城、虎尾各地主持佛七。我這一生光是打佛七恐怕就不下兩百次,另外早晚課的念佛,星期六、日共修的一支香更不知參加多少。我認為念佛要簡而單之,主要是要心中有佛。初期念佛有四種方式:第一種是「歡歡喜喜的念」,念佛念到法喜、禪悅出來,聲音好像要飛起來一樣。有時候歡喜不起來,好像替人助念,感到世間悲苦,那就「悲悲悽悽的念」,把阿彌陀佛當母親一樣,念出感情來,就容易心中有佛。如果也不是很歡喜,也不是悲哀,那就「實實在在的念」,念得清清楚楚,聽得清清楚楚,想得清清楚楚,一句咬住一句不放鬆。還有就是「空空虛虛的念」,手也空、腳也空、天也空、地也空、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一句「阿彌陀佛」悠悠揚揚,似有若無,也會有一種靜的感受。念佛初期要把這些感受念出來,然後行、住、坐、臥都可以念。我在幾十年的念佛當中,我是不標榜的,不過我知道念佛的功效和價值。我甚至念到我在睡覺,什麼人在外面講話、走動我都知道,不過這不是經常的,而是有過這種現象,所以我念佛念得好不好,我自己知道,我不一定要阿彌陀佛來跟我講什麼或指引什麼,我自己感受得到。甚至於在我一生的念佛當中,我遇到的、看到的奇異事件,像往生從西方極樂回來的,不知道有多少。

記者:師父能舉一、兩個大家比較熟悉的事例嗎?這對後學有鼓勵及增加信心的作用。

長老:大家熟知的台北念佛團團長李濟華,他就在念佛堂裡就去了;還有香港東蓮覺苑苑長林楞真,她說:「你們明天早上來幫我助念。」第二天人家來幫她助念,她還在吃早飯。她早飯吃過後說:「我們來念佛。」念著佛她就去了。還有一件念佛感應事跡,曾在宜蘭造成轟動。一個癱瘓的人打佛七的時候,念佛念到站起來對我拜,把我嚇一跳,我想:「這個人是不是死了?他不可能站起來跟我頂禮嘛!」因為他好多年都是癱子,但我想我也不能害怕,即使是鬼我也要面對他,我就問他:「你今天怎麼忽然站了起來?」他說他也不知道,忽然感到一股熱流,就站起來了。念佛即使不談到未來往生,也不談到了生脫死,至少也可以減少煩惱,得到輕安,感覺心裡有個佛可以依靠。

記者:這可以增加大家的信心。尤其是師父說的話,大家信得過。

長老:你們有學佛的基礎我才講,如果你們沒有基礎,我都不講這些。我這一生知道的靈感事跡很多,但我不講靈感。我沒讀過什麼書,但我現在也可以說是很神氣,你們要辦佛學院,我可以教授,你們要傳教,我可以去講演,實在說都不是我能力所會的,這都是佛法不可思議,所以說「有佛法就有辦法」。

會長:我們居士道場要怎樣修行,怎樣跟佛教道場相處,才能夠大家歡喜?

長老:不要好奇尋異,一下子就想阿彌陀佛現身,你求也求不到的。道場同修不必多,只要大家念得舒服,只有一個人也不要緊,因為我們不是烏合之眾。平常佛教機構辦活動是動態的,大家都可以參加;靜態活動,沒有相當認識,不容易念下去,所以人多人少不要介意。我以前在宜蘭講《阿彌陀經》,上了講台,下面一個人都沒有,但是我到時間就上去講,我想如果沒人來聽,桌子、板凳也會聽,到最後聽眾變得很熱烈,所以人多人少不要計較。也不要跟人家爭強鬥勝。至於怎樣和其他寺廟來往,因為你們是在家居士的道場,出家人太多對你們不利,這位師父來,有幾個人去歸依他、信仰他,那位師父來,又幾個人歸依他、信仰他,造成裡面四分五裂。過去李炳南老居士就用一個方法:「統統都拜懺雲法師!甚至懺雲法師沒時間也沒關係,我代他。你們都歸依懺雲法師,我代他傳授歸依。」那樣信徒不是統統成了懺雲法師的弟子嗎?不是的,都是三寶弟子,都是佛教徒,而不是哪個人的。在家居士的道場,第一要超然一點,第二要普遍一樣的,若即若離。然後選擇一個跟你們理念接近的,只從一,不從多。

記者:師父,現在社會在高科技的主導之下,吹起一股很強的金錢風,特別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很多人唯利是圖,像矽谷高科技區百萬身價的年輕人比比皆是,住百萬豪宅,穿名牌服飾,以享樂主義互相標榜,有「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這種想法。怎麼樣才能夠改變現在自私的習氣,培養一種大我犧牲的精神、社會責任感?

長老:一個時代這種特殊的風氣是少不了的,所謂新潮派、現代人、新人類,我們不要急於改變那些青少年,他們那條路走不下去了,自然會回頭是岸。我們關懷社會,只有盡心盡力。只要把佛法弘揚起來,有了條件,他們不請自來,但現在佛教沒有這些條件。現在佛光山青年中心,青年領導、教師常有成千上百人參加講習,最多的一次三千人。過去那裡可能?我們請他,他也不來啊!這就表示我們有辦法。以前你沒有辦法,你找他,他不來;你有辦法,你不找他,他也來了。所以我們要健全自己,樹立我們的條件。

記者:這個時代大家比較注重物質,心靈的提昇跟生活好像不太相干,我們如何跟青少年說心靈也很重要,心靈提昇有好處?

長老:現在問題不在說,而在做。你教他來念佛,他念了一支香:「啊!這麼好!」他就來了。現在佛教不能復興,就是佛教徒沒有修行的體驗,你給他學習的經驗,讓他課誦、念佛、打坐感動得痛哭流涕,他怎麼不來呢?聽講經心開意解:「這麼好!我過去真可惜都不知道。」他怎麼會不來呢?所以佛教要拿出辦法來,可是現在佛法拿不出來,或者拿出來但不能觀機逗教,他講他的,你要的又不是這一套,就不行了。過去在宜蘭,宜蘭中學的熊姓教務主任本來是基督徒,她來聽經六年,以為我會教她信佛教,但我都不開口,到最後,她忍不住說:「你為什麼不教我信佛教呢?」我說:「信佛是你自己的事,幹嘛要我教你啊?我教你的話,你信基督教就好了,何必信佛教?一樣啊!有信仰就好了,比沒有信仰好。」她說:「不行,我現在要信佛教。」我說:「那很好!」所以要得個「機」。

記者:因果觀念是學佛的基礎,但現代社會不容易提倡因果觀念,由於科學主義、無神論的觀念在現代社會中盛行,使得很多人對古代留下來的許多因果故事完全不信,或半信半疑,經常會說:「你拿證據給我看啊!」有沒有什麼善巧方便,可以讓大家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長老:現代人都不會講因果了,根本都不懂得生活的因果、哲學的因果。其實很簡單。你為什麼要喝茶?因為渴。結果如何?一喝茶就不渴了。喝茶就是因果。你為什麼吃飯?因為肚子餓。吃的結果呢?飽了。吃飯也是因果。你為什麼穿衣服?因為冷,穿了以後就暖和了,穿衣服也是因果。世界上那一樣事情能離開因果呢?因果不是佛教所有的,是普天下的。天下任何人可以欺騙我,因果不會欺騙我。所以,你不相信因果,就是跟自己搗蛋。

記者:請師父再給我們在家居士一些開示,讓我們大家都能夠受益。

長老:我跟法師說過:「我們出家人到人家那裡去掛單,你要幫人家道場講話,你不能講自己的話,你講你的話,人家就要遷你的單了,因為你在創造你的勢力啊!」我到了你的家就是你,到了他的家就是他,我是沒有人的。像佛光山,我沒有信徒,雖然一年歸依的信徒至少上萬人,歸依後你們不是我的,我不跟你們來往,你們要到各個寺院去護持。你們是佛教徒,佛教沒有你的、我的、他的,我只是證明你信佛教罷了。要有佛法的普遍性,不要想在那個地方搞關係,這是「攀緣」。我們到那裡去講過以後,袖子一甩就走了,「處處無蹤跡」,佛法才能光大無比。我們大家依法不依人,人有生老病死,人有來來去去,有佛法在就好了。佛光山的出家人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有徒弟,我不准他們收徒弟,現在第三代只有心定法師一人。我們只認代,不認師父,這就沒有爭了,不然的話,我這個師父收了幾個徒弟,你再收幾個徒弟,他幾個徒弟,你們還沒爭,徒弟們就已經爭了:「這是我師父的,那是我師父的。」那就天下大亂了!所以,都不是我的,一到離開,拍拍屁股走路,沒有帶來,也沒有帶走。空才大,虛空才能容納萬有。

記者:師父對於修學淨土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體會?

長老:念佛法門的根本就是信心。你信心不夠,只是結結佛緣。雖然說信、願、行是念佛法門的三資糧,但是沒有信,那有願,那有行?信是最根本的。但這很難。成佛要三大阿僧祇劫,其中信仰的完成就要一大阿僧祇劫,你看難不難?很多人說:「我信佛教了。」「你多少錢一個月?」「一萬美金。」「我有一個地方是基督教,他們待遇好,一個月五萬元。」「讓我去好嗎?」所以他的信不到五萬塊錢。「我愛你!」「你愛我,你不能信佛教,你要信基督教,跟我一樣我才嫁給你。」「沒問題,我只要得到你就好了。」所以他的信敵不過愛情。槍拿在手裡:「你信佛教,打死你!」他還敢說我信佛教嗎?所以把信仰提高,把信念淨化不容易。我們要有「四不壞信」,對佛、法、僧、戒四種信仰不壞:我對佛陀沒一點懷疑、我對佛法沒有一點覺得不妥當、我對僧團沒有輕視,我對戒律覺得它必然這樣。

記者:平常我們應該怎麼樣做,才能增強我們的信心?

長老:有時候你念佛念到有感受,信心就會增加。有時候你布施,看到悲苦的地方,做了以後,就會增加信心。有時候去講給人聽,自己感受不一樣,這就有信了。有時候看經有心得,信念就增加了。

記者:在學佛的路上,大家會遭遇到不同的障礙,有的人受到障礙就喪失信心。

長老:這要看你的信心能不能禁得起考驗嘛!不是說信了以後就沒有魔擾,就沒有困難,問題都解決了。你一信,反而覺得問題越多。不念佛不知道有煩惱,一念反而感到煩惱越多。其實不是說不念就沒有煩惱,而是不知道煩惱;念了以後,才知道煩惱這麼多。你越是行善、做好人、做好事,麻煩反而越多。你要接受這個挑戰,這都是來替我們消災的。若想光靠佛祖保佑,什麼都很順利,平安吉祥,那叫民間信仰。這也不是不好,但是我們真正有信仰的人不能貪圖這種世間的簡易福德因緣,真正的信仰不是這麼簡單的。

記者:同修中有些信心退轉或是被障礙擊倒,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他們?

長老:他會再回來,你不要掛念。這個人來這個道場第一年,他很熱心,到第二年,受了一點氣,受了一點挫折就說:「我下次不來了!」他不來了,找到另外一家,第一年很好,再過一年還是一樣嘛!再回來,不好意思了。所以有知道情況的人、主管的人跟他連絡:「我們大家希望你回來!」但是我們佛教不像基督教那樣積極,「來就來,不來就算了。拜佛還要我來請你?」他說:「沒關係,我在家修,我什麼地方都不去,免得花錢還要受氣。」過了一年半載,他可能感到寂寞,沒有道友,可能要一段時間「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