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宗風範

林看治老居士往生記

後學 西蓮竭誠敬記

雪廬老人贈林看治居士詩

蕅益大師云:「原夫諸佛,憐念群迷,隨機施化,雖歸元無二,而方便多門。然於一切方便之中,求其至直捷,至圓頓者,則莫若念佛,求生淨土。又於一切念佛法門之中,求其至簡易、至穩當者,則莫若信願專持名號」。淨土法門,利益宏深,自大法東流,以博地凡夫,信願念佛,求生西方,因茲出五濁而登九品者,何可勝數。茲有林看治老居士,台中蓮社之蓮友,信願堅固,老實念佛,於民國八十一年四月十五日(夏曆壬申年三月十三日 ), 預知時至,正念分明,安詳往生,享壽八十有六。今特恭述其往生事蹟,以利有緣,見賢思齊,同生彌陀,同生安養,並祈林老居士,早日乘願再來,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林看治老居士,民前五年三月七日(夏曆光緒丁未年二月十八日),誕生於台灣省彰化縣鹿港鎮,父林棟公,母蔡氏,係出名門,惜林老居士幼年即失怙,繼而失恃,備嘗世間無常之苦,林老居士自啟蒙於私塾,即因好學不倦,熟讀四書五經,而奠定良好漢學基礎,對日後學佛有甚深之裨益。

林老居士,宿根深厚,卅五歲聞臺省高僧斌宗法師,宣講佛法,體會六道輪迴之苦,即發心茹素學佛,並曾皈依無上法師,法名法圓。民國卅八年,蒙賴棟樑老居士推薦,受業於雪廬李炳南恩師,蒙恩師賜字慧治。民國四十一年冬,奉恩師之命,參加台南大仙寺臺省光復後首次傳戒,於開參老和尚座下求受在家菩薩戒,為滿分菩薩戒優婆夷。自此隨師廣結佛緣,赴全省各地宣揚淨土法門,協助恩師建立台中市佛教蓮社等弘法利生道場,且因甚得眾望,被推舉為蓮社數十個念佛班聯誼會之會長,蓮友多知之甚稔。

林老居士生平最感慶幸者,乃得遇雪公恩師開導淨土法門,自嘆業障凡夫,匪仗彌陀大宏願力,決難今生出離輪迴,故對恩師長養慧命之深恩,銘感五內,視恩師如慈父,常提及恩師訓示:「淨業學人要在實踐,如不念佛修行,等同說食數寶,無濟於事,說一丈還不如行一寸」,恆以此自勉,以此勵他。並以恩師所示:「道場乃成就眾生道業之所」常自提醒,自覺唯有止惡修善,不貪名利,老實念佛,當生成就道業,方足以上報四恩,下濟三苦,亦不負自己學佛一場。

林老居士,因已具儒佛基礎,故雪公寄望深遠,盼能攜手共宏淨土殊勝之法門,因而教之彌勤,責之極切。雪公教以:「一經通則經經通」,學講前須有充分準備,自寫講稿,所言必有根據,應本祖註,不可妄發己意,應按學講規矩,謹慎、負責,方不背因果。林老居士即發心學講《佛說阿彌陀經》,雪公提及此經乃最深奧、最難講者,有「小本《華嚴經》」之美稱。曾經林老居士於學講時有所偏誤,雪公恩師,當時一聲喝斥,順手將手中摺扇一棒打在頂上,斯時林老居士羞愧得熱淚直流,故而更加用功學習。經數日後,終將不甚熟悉之經文,忽爾竟能明瞭,蓮友笑云:「恩師助您消業障、開智慧耶」?林老居士則更覺學儒學佛必有師承之重要矣。

林老居士,因受恩師嚴格調教,加以本身慈悲心切,體型魁梧,音聲宏亮,辯才無礙,故自蓮社於民國四十年成立男女二眾弘法團時,即是一位善能說法度眾之弘法女健將。其說法之時,把握注重因果及念佛利益兩大原則,不談玄、不說妙,重視腳踏實地,真實行持。雖因眾生根器不一,故而廣說諸經諸法,然必秉承師訓,處處導歸淨土,以顯念佛法門之殊勝。然眾生種類萬有不齊,說法途中亦遇有專門前來責難者,如某次在玉里說法時,有不信淨土者前來責曰:「汝言念佛人命終後,神識往生西方,神識是何形狀,拿來吾看!」答:「汝現所言之語,是何形狀,拿來吾看!」彼啞口無言,再答:「言明白些,汝夜間作夢者,即神識矣。」彼因而轉為發心領人前來聞法,似此度人學佛之事,時有所聞。

林老居士,常提倡建立「佛化家庭」,謂在家居士,既有家眷,理當感化全家學佛,以減少學佛及往生之障礙,尤其最喜蓮友勸親念佛,成就雙親往生西方,讚為人子所盡大孝即在於此。林老居士善說好話,常於蓮友佛化婚禮上祝賀「佛化家庭乃社會安定之原動力」。林老居士於弘法之際,亦特別關心蓮友及家眷之道業,自民國四十四年春,即提供自宅,設立弘法場所,並蒙恩師取名崙字佈教所,乃蓮社首創之佈教所,林老居士自任主講,領眾念佛研法。迄往生前,卅餘年說法不斷,蓮友、鄰里、兒孫眷屬受益匪淺。林老居士自民國廿五年與李居士結褵,夫婦相敬如賓,凡五十五載,育有子女三人,後輩孫、曾孫共卅餘員,一門俊彥,蘭桂芬芳,閤家安樂,堪稱典型佛化家庭,林老居士之言教、身教功不可沒。民國八十年二月其夫婿以九十五高齡於自宅安詳壽終,全體兒孫悉能遵照林老居士之慈命,依佛制如法助念及節約處理善後,鄰里、蓮友均敬佩不已。

林老居士於自行化他之餘,尚孜孜不倦著有《念佛感應見聞記》,叨蒙雪公恩師題字及賜序,自民國五十八年八月初版伍仟壹佰冊,迄往生前共出書五十六版,冊數達十餘萬冊,其他各處印行結緣及流通者,亦不計其數,其內容並有數則被收入《淨土聖賢錄》,並有依其內容製作錄音帶及電台廣播而流傳者,可謂廣結西方數萬緣矣。閱該書而發心念佛者,時有所聞,甚至遠在國外,亦有因閱讀該書而特地來臺求見者,該書感人之深,由此可見一斑,遺著另有《佛說阿彌陀經淺講》、《勸修念佛法門淺講》等數種。

林老居士多年修行體驗,認為能知念佛求生西方,乃人生最大之善根福報,常謂「修行無別修,只要識路頭,路頭若識得,生死一齊休」,並盛讚:「念佛法門乃無上至寶」。老居士早年隨緣說法度眾,晚年加強念佛功夫,自言修行宜趁早,自覺早年幸蒙恩師指導,奠定念佛基礎,否則年歲日長,體力漸衰,每有力不從心之感。復勸老年人更宜加緊念佛,求生西方,否則來日無多,若無常一至,耽誤往生大事,後果不堪設想。

林老居士於蓮社常住護持四十年,在長期儒佛說法經筵之薰習下,更體會行解相應之重要,至往生前兩年,已日課六萬聲之佛號,自修時雙眼垂簾,手持念珠,作金剛念,共修時則隨眾出聲念佛,幾乎除睡眠、飲食之外,終日沐浴佛號之中,林老居士受持「不說四眾過失」之戒,謂「和為貴」,遭遇拂逆,皆是業障現前,更應加強念佛,求佛加被。最喜印光袓師所云:「應當發願願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戀,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特將此偈置之案頭,提醒自己,娑婆是作客,極樂是故鄉。而且寮房,四壁蕭條,唯置印光祖師所書「一心念佛」墨寶以策勵自身精進念佛,並深覺雪公恩師往生前所一再囑咐之「少說一句話,多念一句佛,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實為當今末法惡劣環境修行之一盞明燈矣。

林老居士於六十歲即備妥身後事,往生前兩年復交付臨終注意事項,往生前一週即向蓮友云:「吾將回家矣」,且連續讚言:「真實有極樂世界」,往生前兩日自覺身體較為虛弱,由兒孫請回自宅,蓮友及眷屬陪之念佛,於往生前一日午後,向蓮友云:「已見阿彌陀佛,定蒙接引往生」終於次日晨七時廿分,在蓮友及眷屬之助念「阿彌陀佛」聖號中,於自宅正念分明,頃刻之間,安詳西歸,至不斷佛號廿四小時之後更衣時,欣見其滿面笑容,亦如生前之慈容,見聞者咸讚歎不已,祝其已如願往生極樂矣。林老居士於民國八十一年四月廿六日舉行告別式及荼毘典禮,蓮友相約前來念佛,途為之塞,足見其平日修持,功不唐捐,感人至深,火化後,復得舍利子數百餘顆,亦顯其念佛功深,因果不爽矣。

善導大師云:「若論學解,一切法門,皆應當學,若論修持,須擇契理契機者,方有實益」。念佛一法,因賅果海,果澈因源,最為契理契機,實乃世尊出世度生,令皆能今生即了生死之本懷。吾人由林老居士之誠敬念佛,終得往生蓮邦之事蹟驗之,信而有徵。普願見聞,老實念佛,同生極樂,同成正覺,則何幸如哉。而林老居士,以一白衣女流,竟得自行化他數十載,末後安詳生蓮邦,其如雪廬老人之「始信西方諸上善,真能乘願化身來」歟。

轉載自《明倫》第二二五期/一九九二年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