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音園地

為什麼受苦

K. Sri Dhammananda著/潘效賢譯

釋迦牟尼佛在未得道前,是迦毘羅國淨飯王的太子,俗名悉達多。靠著父王的庇蔭,在皇宮中過著錦衣玉食,不知人間疾苦的日子。雖然他的生活人人羡慕,但是他總覺得生命中缺少些什麼,於是有一天他決定輕騎出宮,看看外面的世界。隨從猜出他的意圖便稟告國王,國王立刻下令清除所有骯髒、貧窮、疾病的痕跡,家家戶戶在窗上掛起花飾與旗幟,把乞丐、病人與老人妥善藏在王子看不到的地方。淨飯王不希望他的兒子看到任何會令他痛苦的事,而導致他離開皇宮。

儘管種種的預防措施,悉達多王子在車行途中,還是碰到一個老乞丐,他看到這個老人,豁然明白世上沒有人可以逃離年老的命運,連自己也不例外,現在年青的身體如夢幻泡影,無法永恆不變。這樣溜出宮共有三次,每次他的計劃都被國王識破,而使國王作了準備,希望他只看到美麗與快樂。但是他第二次出遊,看到一個人病得只剩皮包骨,衰弱得爬都爬不起來;第三次出遊,他跑進一列送葬隊伍,直接面對死亡;第四次出遊,他遇到一位化緣的和尚。於是他明白人生的大半就是老、病、死,無論是現在或五、六十年後,遲早都會輪到自己。那位化緣和尚,讓他明白生命的目的,所以他下定決心,放棄宮中快樂的生活、崇高的地位,去學習生命的另一面。

許多人對生命中的不同層面一無所知,我們在自己家裡過著狹隘的生活,不知道其他人的生活層面;不同的社會階級,無論富有或貧窮,日子過得如何,我們無法得知。身強體健的人不了解生病的滋味,虛弱的人也無法體會健康的人為什麼會活力泉湧。因為無法感同身受,所以我們缺乏包容心。增加生活經驗,對包容心的滋長助益很大,特別是出外旅行能豐富人生經歷,不過豪華旅遊不能幫助我們達到這個目的。

悉達多王子過了二十九年榮華富貴的日子,決心放下一切,穿著簡單的衣袍,開始流浪乞討的生活。因為吃慣了金玉盤中講究的美食,最初看到那些乞討來的粗劣食物,不禁作嘔。到底他也是個凡人!但正因如此,他能夠體驗不同層面的生活,深深明白人生的痛苦與折磨。他不但從托缽中領略到痛苦的滋味,也了解為什麼苦行僧希望透過身體的折磨,來得到心靈上的解脫。他明白欲望是一切痛苦煩惱的根源,通過「清淨」的生活才能得到解脫,而人生的目的就是離苦得樂,過著清淨無染的生活。苦行學道,摒棄物欲,清淨的生活幫助他開悟證果。所以只要依法修行,假以時日,任何人都可以成佛。

我們仔細想想,所有的煩惱都源於貪欲,已經得到的不知珍惜,拚命追求自己所沒有的;不安於現狀,總是羨慕他人的名望地位,妒嫉他人所有。還沒得到的渴望得到,已經擁有的又怕失去,愛別離、怨憎會、瞋恚癡、結忿成讎等等。所有負面的情緒都是由欲望所生,所以「情」與「欲」是束縛我們的桎梏。不但如此,我們的「心」還會影響身體健康,生成疾病,照醫生的說法就是「免疫力降低」,使細菌輕易侵入身體,可惜醫生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負面的情緒是致病的元兇,至少許多疾病是如此形成的。

痛苦的產生,有時是他人惡意造成的結果,有時是由於偶發事件。意外所帶來的痛苦,深究其因是心不清淨的緣故。此話怎講?我們無始劫來的習氣,所種的惡因,容易招感某些事故,因緣成熟時,意外自然發生。心理學家稱這些常常發生意外的人為「有意外傾向族群」,因為這些人發生意外的機率高過一般人。不同的習氣會感招不同類型的意外,愛冒險的人可能因探險攀高而不幸摔傷,漫不經心的人,可能成為粗心的犧牲品。如果什麼事都憂慮害怕,那麼最害怕的那件事可能就會發生在你身上。

即使以現代科學的角度看來,佛陀依然是正確的,他教我們以「八正道」來斷煩惱。這個方法可以清除心中的污染,一旦離了染污,清淨自性自然流露。除此之外,慈悲心也非常重要,一般人除非身歷其境,否則難以體會痛苦。心腸最硬的醫療人員,是那些不曾親身經歷手術的醫生、醫學院學生和護士。即使我們只受了些小小的痛苦,試想他人或者是動物受苦的情狀,設身處地的替他人著想,憐憫心自然升起,或許就能體會佛陀慈悲的初發心,以及為什麼佛陀被稱為「大慈大悲」的原因了。

佛陀明白苦樂的真諦,所以告訴我們世間的苦樂,都是因緣和合而成,如夢幻泡影。他提醒我們,內心的貪欲永無止境,清淨心是治療悲觀或樂觀情緒的良藥。清淨是內心得定,是鎮定、思維專一下的產物,而不是消極無為。當然,生活中境界現前時,要做到如如不動,真的十分困難,但是內心得定的人就能夠無怨無尤。

如果一個孩子在築沙堡的同時,馬上聯想到沙堡將面臨崩塌消失的命運,我們會認為這個孩子很悲觀,所以許多人認為佛陀是悲觀主義者,因為佛不妄語,他告訴我們世事無常,當體即空。但是佛也教我們如何在變化無常的環境中尋求解脫之道,他教我們得定的方法,唯有得定才能得到永恆的安定與解脫。佛說:「執著『我身』即是『真我』,是無限煩惱的根源,因為『真我』只是住在四大假合而成的身體中,這個身體會有生老病死,六道輪迴,變化無窮」。如果日常生活中,能夠接受這個道理,我們已經往覺悟之道跨出了一大步。或許我們不能立刻開悟,但至少了解到當體即空的道理,如此便可減少順境、逆境所帶來的煩惱。

知識份子對周遭的生活與環境,普遍感到不滿,當然人生的真相便是苦,除此之外,憤懣怨懟的主因是缺乏訓練,不明白如何過生活,才能離苦得樂。許多人對佛陀所說「清淨平等的生活」一無所知,即使知道,也無法身體力行,因循怠惰,不能貫徹始終。由於迷惑顛倒,除了自己之外,我們責怪政府,責怪一切人。但是做為一個佛教徒,要知道自己所遭受的苦難折磨,無論是真是假,都是業報所感,怪不得他人。

「來吧同修!讓智慧光常照,斷一切煩惱」。

佛陀教我們的是人生處世的至高原理、原則,許多人盲修瞎練,以為呆板的照著佛所說的話,一成不變的去做,就可以離苦得樂。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如果不能用智慧去觀照,一知半解,反而增加自己的纏縳,與自在解脫背道而馳,築高塔而根基卻崩落。

佛陀告訴我們,煩惱源於追求錯誤的東西,例如追求物質享受、權勢金錢,生生世世,輪轉不休。貪欲使我們起惑造業,自私自利,漠視他人的存在;又因欲壑難填,使我們坐立不安,煩惱不已。所以斷貪念是離煩惱的不二法門,但是「行之惟艱」,若是真能做到,那麼我們就能得到真正的大自在、大解脫。

痛苦如影隨形的伴隨我們一生。人生下來就嬌弱脆柔,飽受出生的痛苦;少年時,苦於責任義務層層束縳;壯年時期,又苦於為生活、家庭奔波勞碌,無止無息;隨著年老體衰,病痛、依賴接踵而至,老苦與死苦皆無法避免。「啊!苦難的眾生」,佛陀說,「這就是人生」。情愛的困擾與掙扎,仇恨與嫉妒交相煎熬,對權力欲望的饑渴,成功時的貢高我慢,這一切在遲暮之年都會消失殆盡。

有些痛苦是由淫欲所造成的,生死輪迴就是一念淫心的代價。我們很難確切的指出那種苦難,是過去某種業因所造成的。即使病變的業因存在,也要遇「緣」才會生病,例如身體的狀況就是緣,否則佛教對醫療就毫無用處。換句話說,只要一息尚存,任何疾病都有治癒的可能。如果是業障病,我們無法預知何時業障可以消除,疾病可以治癒。許多人,在被醫生宣佈只剩幾個月的生命後,卻一直活到老年。如果責怪醫生診斷錯誤,很可能冤枉了他,因為根據當時的病況,醫生的診斷可能完全正確,但是當病人完全「看破、放下」後,疾病卻不可思議的痊癒了。

四時運行,不因人的苦痛而停止,我們只是客居在變化無常的宇宙中,若在人世間追求永恆的快樂,便是愚癡。人生就是苦,唯有看破、放下才能離苦得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