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因果

佛法與科學─病毒從那來的?

甄珂雪

現代人接受西方科技文明,對因果報應持懷疑的態度。因為科學的精神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若無法提出確切的證據,那麼假設的理論,自然會被推翻或受質疑。美國自九一一事件以來,「生化病毒」也成為恐怖份子報復行動的手段之一。有鑒於此,美國科學家對病毒來源與治療方法的研究不遺餘力。二○○三年六月十九日《華爾街日報》的「叢林病毒的背後是否包藏人為因素」專文中指出,在科學家的研究觀察下,發現人類與病毒之間有密不可分的因果關係。其文摘要如下:

馬來西亞怡保(Ipoh)的一個養豬場,四年前在驚惶失措下遭到棄置,現在一片荒煙蔓草,只剩下芒果樹、波羅蜜樹臨風搖曳。農場大門掛著一塊一人持槍準備射擊非法闖入者造型的醒目牌子,上面寫著:「豬瘟流行,禁止進入!」

一九八八年馬來西亞的尼婆村(Nipah village)爆發致命的豬瘟,前所未見的「尼婆病毒」由豬傳染給人,被傳染的人和豬的死亡率都很高。接著瘟疫莫名奇妙地消失在馬來叢林及石灰岩壁中。這次豬瘟讓馬來西亞快速成長的養豬業減產十分之一,受感染的二百五十七人中,百分之四十死亡。因為死亡率極高,美國將之列為恐怖分子可能使用的生化武器之一。

前一陣子亞洲流行的SARS病毒及前述尼婆病毒的病源均來自動物,再由動物身上轉宿人體。在疫情控制之後,科學家不禁要問:「病毒從何而來?」

紐約某醫藥管理集團組成一個研究小組,向國家衛生組織申請一百四十萬美元研究經費,將在未來四年,以科學方法探討尼婆病毒的來源。這個研究小組對病毒的來源,提出大膽的理論:「一九九七年秋,婆羅洲與蘇門答臘一千二百萬畝處女林地大火,濃煙密布,遮蓋了東南亞大半部,持續數月。它遮住陽光,降低花、樹開花結果的能力,該區的大蝙蝠,只能遷徙以求生存。這些蝙蝠遷移到馬來西亞大型農場中以豬糞做肥的果樹上,而農場則開發飛狐蝙蝠所棲息的叢林處女地。病毒的帶源者是蝙蝠,這些蝙蝠將病毒傳染給豬,由於豬的生理和遺傳因子與人類相似,所以病毒產生突變,感染到與之接觸的人類。」

有些環境保護人士與科學家認為,病毒、動物與人類之間,存在著因果報應關係。因為人類侵害了動物棲息的林木,殃及動物的家園,動物被迫遷徙,身上的病毒便傳播給人類。本身為生物學家的醫藥管理集團研究主任達薩克博士(Dr. Peter Daszak)表示:「 幾乎每一種新發現的病毒,都與人類改變生態環境的複雜過程有因果關係。尼婆病毒可視為蝙蝠對人類的報復。」

在尼婆病毒的起源中,飛狐蝙蝠扮演關鍵角色。馬來種的飛狐蝙蝠,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雙翼展開長達五呎。當地獵人捕殺牠做野味;高棉人買來做春藥;菲律賓人則把牠當做結婚典禮上法力無邊的避邪吉祥物。因為飛狐蝙蝠體內有尼婆病毒的天然抗體,所以是尼婆病毒的最佳宿主。

在醫藥管理集團的帶領下,一群來自美國的著名生物醫學家,正在研究蝙蝠與豬的生態關係。他們發現蝙蝠吸食樹上的果子汁液,將果肉吐掉,吃剩的果肉及果子則掉到豬圈內,被豬吃掉。蝙蝠唾液中的致命病毒,也隨之進入豬的體內。病原體從宿主體內進駐豬身,變成傳染性更強的病毒,再傳染給人類。尼婆病毒造成豬隻腦炎及所謂的「一里咳」。稱為「一里咳」的原因是,豬隻死亡前的慘烈嚎叫,一里外都聽得到。所幸病毒目前只會由豬隻傳給豬農,仍無法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雖然科學家對病毒起源的研究,還停留在外在事相上的互動關係,例如蝙蝠的群體生活、遷移路線、遷移途中所接觸的動植物,以及這些動植物與人類的關係等。然其理論的精神卻與佛理不謀而合。尤其是寄生生物學家達薩克博士,用科學方法觀察自然界的生命(寄生生物)現象,推演出宇宙生命的真相:緣生的因果定律。他說:「幾乎每一種新發現的病毒,都與人類改變生態環境的複雜過程有因果關係。尼婆病毒可視為蝙蝠對人類的報復。」這個推論一語中的,可作為佛法的科學註腳。達薩克博士必定是位覺悟的科學家,這個「悟」來自對微細生命的觀察,是科學的覺悟,人文的覺醒,也是民胞物與的真心流露。

科學的演進只會證明佛法的真實。病毒究竟從何而來?佛法對病毒緣起的認知是「唯心所現,唯識所變」。淨空法師在對SARS病毒的開示中,再三提到傳染病起因,就是心地不善、貪瞋痴慢,將空氣、物質變為濁惡,病毒因而產生。瘟疫開始流行的香港、廣東,為何會遭此大難?以佛法的觀點來看,是因為當地人造的殺業太重。一個眾生就是一條命,你殺牠,牠生怨恨,就會冤冤相報,這都是不善業的果報。因此,心行不善,就容易感染病毒;心行純善,就不會感染。

西方科學家觀察自然環境、病毒緣起,歸納出的結論是:人類不愛護環境,不尊重生命,果報就是動物的報復──病毒。看看尼婆病毒的宿主飛狐蝙蝠,牠是獵人口中的美味、是價值不菲的春藥、是迷信的避邪物。人們的口腹之欲、貪淫、愚癡是因,病苦、死亡是果報。這與佛法的觀點不謀而合。所以佛菩薩與古大德不斷勸人戒殺吃素,就是借著護生與素食,改惡行為善行,滋長純善的慈悲心念。古時候,國家發生瘟疫,帝王一定大赦天下,發動齋戒、禁屠、素食,來祈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化解災難。許多人迷信科學,對此嗤之以鼻。但現在西方的科學家研究瘟疫的起源,反而鼓吹環境保護、自然生態保育。這些事相的內涵不外乎因果法則及仁愛之心,足以證明歷代帝王的做法並不迷信,因為愛心確實能夠解決一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