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信因果

萬封翁二事

汪道鼎

清朝初年陽羨(今江蘇宜興)縣,有一位秀才名叫萬彥齋,家境十分貧窮,但是萬秀才為人方正,不義之財一介不取,經常見義勇為,遇見他人有難,他一定設法賙濟,即使委曲自己也義無反顧。

有一次過年,先生自鄉間任教結束,徒步返回宜興,途中遇見一位中年婦人,婦人邊走邊哭,先生詫異地問她原由,婦人生氣地說道:「路上行人各有心事,難道可以見人就說的嗎?」先生看她言詞雖然嚴厲,哀戚之色溢於言表,於是就好言相慰地說道:「我並不是隨便問問,妳若是有急難,或許我可以為妳出點主意。」婦人於是向先生述道:「外子原是鄉堛漲a保,因為虧欠三十多兩官銀,現在被關在牢裡,官府追討得緊,天天被嚴刑拷打,前些日子探監時,外子告訴我:『若是無法依期還款,必被刑求致死,快把家中幼女賣掉,償還官銀吧!』於是我趕緊託媒人出賣幼女,不料媒人趁我危急,託辭年尾變賣不易,只賣得一千錢。我一想到失去女兒,而依然救不了外子,無計可施,只有賣身一途;如今外子困於牢房,小女淪為婢妾,我也自身難保,轉瞬間一家離散,不禁悲從中來!」先生聽完說道:「三十多兩銀子並不是一筆大數字,你先生難道就沒有一些親朋好友可以告貸嗎?為何要出此下策呢?」婦人嘆了一口氣說道:「先生說的容易,我家的親朋好友,窮的自顧不暇,有能力的卻都避不見面,誰又肯雪中送炭地捨借一文錢呢?先生別再多說了,以免誤我大事。」婦人說完流著淚轉身就要離去,先生把她攔住說道:「妳先別急,我雖貧寒,三十多兩銀子還拿得出來,妳的女兒已經賣出,是否可以贖回?」婦人感泣地回道:「如蒙先生哀憐相助,小女賣身還沒有簽下字據,只要償還銀兩就可以帶回來。」先生隨即取出僅有的十二兩銀子交給婦人說:「妳先把這些錢拿去,明天在城堿Y處等我,我再將其他銀兩交給你。」婦人出其不意,叩頭泣謝,並詢問先生的姓名與地址,她告訴先生:「明天我將女兒領回後,即將她送到府上為您服役。」先生笑著說:「千萬別這樣做,我是同情妳們骨肉分離才幫助妳,並不是想要妳的女兒。」說完話未留姓名,轉身離去,臨走一再交待婦人要準時赴約,以免誤事,婦人這才泣謝離去。

先生回到家中,早餐還未做好,夫人就向他要脩金買米,先生欲言又止地說道:「白費了我一年的辛勞,回來時山路崎嶇,摔了好幾跤,差一點跌落深谷,無法顧及銀包,如今身無分文,真是抱歉。」夫人知道他有愛好賙濟別人的習慣,於是微笑地說道:「如果是因為摔跤失去,倒還好找,只怕是又救人不顧自己,那就難了!」先生趕緊接口答道:「夫人果然料中,只是還差二十多兩銀子。」接著又將事情發生的經過向夫人述說了一遍。萬夫人非常賢淑,不但沒有怨言,反而鼓勵先生說:「這是一件大善事,如今年關已近,還差二十多兩銀子,趕緊去想辦法借吧。既然你已經答允幫忙,就不能中途停手。家中典當一下,還可以勉強度過年關。你快去為那婦人想辦法吧,不用擔心家堙C」先生一聽便歡歡喜喜地四處向親友張羅,但只借到十餘兩銀子,還差數兩。因為城堛熒耬E必須要有質押才肯典借,先生暗地一想,家堣w無值錢的東西可押,只有暫時借用祠堂的公物一途。

原來先生平常負責祠堂鎖匙,趁族人不備,他連夜將祠堂堛漁鉥取出,當得十兩銀子,第二天趕緊給婦人送去。交給婦人銀兩,先生即自行返家。這時婦人偷偷跟在先生後面,向一位和先生談過話的路人打探到先生的姓名和地址,在救回夫婿和女兒後,便一起趕到先生家中,向萬秀才夫婦叩謝,並請先生留下女兒做婢女。先生看見女孩年方十歲,生得非常姣好,便告訢婦人說:「這麼好的姑娘,帶回去,將來為她找個好婆家,別讓我做不義之人。」一再堅持不肯,婦人一家只好拜謝離去。

元旦那天,族人前往祠堂祭祖,發現堂中空空蕩蕩,大家都很驚訝,以為遭到偷竊,先生立刻自白表示:「我因為年關缺錢,只好借用質押,等到來春願用教書所得償還。」族人非常憤怒,交相指責,先生既不辯解,也不生氣,臉上也沒有羞愧之色。 族長知道先生一向有救人危急的長處,心想他一定有原因才會出此下策,於是族長出面勸大家先暫時回家,三天後再議。族長待眾人散去後,獨自前往先生家中,私下向夫人了解真相後也很歡喜,讚歎地說道:「這是件大善事,先生今年秋天鄉試必中。」但是盜用祠堂物品,如果不加以處罰,只怕他人會仿效,於是族長召集族人,宣佈暫時將先生革出祠堂,秋試已近,如能中舉,可以讓他再回祠堂,大家都同意,先生也不以為意。秋試放榜,先生果然高中,吃完新科舉人的鹿鳴宴,榮歸鄉里,族長特別再為他開宴慶祝。

******

前文提到萬彥齋為人方正,經常見義勇為,救人急難,陰騭積福,秋試順利中舉,本文再來談談他的另一段事跡。

萬先生在鄉試中舉之後,和同伴一起進京參加會考,到達山東境內後,同行的陸以甯忽然染病,無法繼續趕路。大伙兒只好留在旅店等他病癒,誰知道一等兩天,他病得更重了。經過大夫診斷,短期內無法康復,大家因為京試已近,都趕著要進京,並邀先生同行,先生毅然說道:『將一個病人獨自留在旅店,無人照顧湯藥,無異是讓病情加速惡化,我這趟進京不過是參加會試,瞻仰京城的繁華,本來也無意於功名,你們儘管去趕路吧,我會在這裡陪伴陸兄直到他痊癒。』陸以甯聽到後非常不安 ,力勸先生與大家一同去趕考。先生一再堅持,於是便獨自留下,幫助陸生求醫煎藥,朝夕伺候了約二十天。陸生竟然一病不起,臨終的時候,他握著先生的手說道:『我們兩人雖然是鄰里,但是沒有深交,這次蒙先生厚恩,深逾滄海,今生無以為報,若有輪迴,來生必報先生大恩。』說完這話便安然而逝。

這時兩人盤纏已經用的差不多了,先生當盡衣物,將陸生入殮,又考慮到陸家貧困,兒女幼小,靈櫬若順便帶回去,以後再歸櫬就麻煩了。於是他將靈櫬寄放在旅店,獨自一路行乞進京,找到同伴的住處,這時會試的日子已經過了,大家對他姍姍來遲感到奇怪,又見他衣衫襤褸,面貌黝黑,就一起同情地詢問先生別後的情形,先生於是略說一遍,並向大伙求助歸櫬的費用,大家都很感動地說:『你能顧念結伴進京的情誼,使陸兄能夠歸葬故鄉,他在九泉之下,也會結草啣環來報答你的恩德。』於是大伙兒踴躍捐款,湊足了幾十兩銀子交給先生,先生離開京城,依舊行乞而歸,沒有妄動一文捐款。

抵達原來的旅店,先生將捐款放在靈柩前向陸生說道:『我今得到某某人捐款若干,使我能夠護送先生回鄉,您若地下有知,就請隨我還鄉吧!』於是便將陸生靈柩運回宜興。回到宜興,便將所餘的十多兩銀子全數交給陸以甯的妻子。

幾年之後,先生偶而與戴、朱兩位朋友登上城樓觀賞晚霞,忽然大家看見一個人,揮著扇子急急忙忙地走進城下先生的家中,戴生向先生指認道:『那不是陸以甯嗎?』先生看去果然是他,完全忘記陸以甯已經去世,急忙呼叫陸生的名字,朱姓朋友聽到嚇了一跳,問道:『陸以甯不是已經去世了嗎?怎麼會是他呢?』先生恍然大悟,再細看去,那人已經走入先生家中,於是三人趕緊下城去追,剛到家門,家僮迎面相報,夫人已經生下一位公子,大家一看,孩子的面貌與陸生酷似,先生猛然醒悟,在城上所見果然是陸以甯,他是踐約而來投生,故意現身以顯示因果不爽!

萬彥齋的公子,聰明過人,後來考中進士,官至禮部主事。

坐花主人認為,天下只有真豪傑才能做出度外之事,就像彥齋先生,考中進士在當時是很高的榮譽,先生卻不以為意,反倒是對於救災恤難的事情孜孜不倦。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世人常常藉口能力不足,而不願意幫助別人,我們應該以彥齋先生為榜樣,誠意布施,毫無執著,阿彌陀佛。

******

「坐花主人」汪道鼎是清光緒年間人士,擅長戲曲編寫,他將日常搜集有關果報應的實例,以及流傳鄉間較有依據的故事,編成《坐花誌果》一書。本文為其中的一篇。萬彥齋先生後來官至通州學正,子孫都很優秀,坐花主人認為這全是因為他常救人之急的果報。文中彥齋先生返家,為妻子發現無錢易米,急而說謊,不料被夫人一語道破真情,並讚賞其善行,真是讓人讚歎!這一對慈悲夫妻,是大家的好榜樣,值得現今的學佛人學習。另本會新進多本《坐花誌果》,歡迎來會索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