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有時是單方向的、有時候是吹過來吹過去的;表示說我們今天跟眾生也是一樣,有一個互動。什麼互動呢?我們「捨」掉自己的安樂讓眾生來受用,「取」眾生的苦惱讓自己來承當,這就是「自他交換」。交換什麼呢?就是把自己的快樂送給眾生,眾生的苦惱讓我們來承當。

這個地方在修的時候,如果我們對諸法實相的觀察還沒有產生勝解,會產生一個疑惑跟障礙:就是說我取眾生的罪業讓我承當,每一個眾生的罪業真的跑到我身上來嗎?有些人就會起這樣的一個疑惑。

我們要有一個觀念,就是「萬法唯識」,其實這個罪業它不是跑來跑去的,它是你的心所變現的。這個罪業如果跑來跑去,佛陀早就把我們罪業消滅掉。佛陀是萬德莊嚴、無所不能,世間上還不只是一尊佛,無量無邊的佛,拿我們一個痛苦一點辦法都沒有! 如果痛苦是可以拿掉的話,佛陀不是很方便嗎?舉一個例子,比如說一個人在做夢,顛倒的夢心現出很多恐怖的境界,誰來幫你消失掉你的夢境呢?除了你自己,「既從心起,還從心滅」,除非你自己從夢境裡面醒過來,這個夢境才會消失掉,因為它不真實。所以我們永遠記住一句話:所有的痛苦一定從你的內心生起,所有的安樂也是從你自己的內心生起,跟別人沒有任何關係,別人只是一種增上緣,外境只是增上緣。所以你不管怎麼觀想,眾生的罪業不會跑到你身上,眾生的罪業是他的煩惱生起的,他自己由自己的心創造煩惱,也是由自己的心去承受果報,什麼東西都是自作自受的。我們今天發諸善願「要代眾生受無量苦」,其實眾生的苦還是不能消滅,但是我們自己得到利益,我們因為散發這樣的善意,生起菩提心,使我們自己滅罪生善,所以我們剛開始是假借眾生的因緣來生起自己的善念。

「自他交換」就是要調整我們的心態。七重因果跟自他交換,雖然都是對眾生釋放善意:七重因果是偏重 在事相的修行,就是我的立場跟眾生的立場沒有改變,但是我對眾生釋放善意,這是事相的修行;自他交換是一种理觀,就是我自己的立場跟眾生 的立場在空性當中交換,因為無自性,所以我跟他交換:觀法不一樣。諸位可以看看那一種觀法適合你,就找一種適合你的方法去修。

摘自淨界法師《瑜伽菩薩戒》

mainduanp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