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助念,簡單地說,就是幫助臨終的人生起正念。因為他自己生起正念有困難,我們如何幫助他、引導他,讓他生起正念,讓正念的力量刺激他過去的善業,往生善處,乃至於往生淨土,這是我們應該知道的。

什麼叫臨命終? 在《瑜伽師地論》中提到,我們臨命終的心有三種狀態:第一種狀態就是明利心。一個人到臨命終的時候,剛開始可能會起昏昧,他在病房裡面已經睡了一個禮拜,或者兩個禮拜,都是昏昏迷迷,但是他突然間回光返照,清醒過來,這時他的明了性特別強,那就知道他準備要走了。就像蠟燭要燒完之前,突然特別明亮。這時是臨命終的第一個狀態,就是明利心,他的心比他以前的心的狀態都更清楚分明。 他會突然間看到他過去生所造的善業跟罪業,就像看電影一樣,當然速度很快,他曾經在某個時空造了重大的罪業,或者在某個時空造了重大的善業,在他明利心的時候,全部現出來。他自己說是“死後有審判”,其實就是自己的心把業力表現出來。 站在一個往生淨土的人來說,這個時候臨終的開導就非常關鍵, 換句話說在明利心的時候,他清楚地知道他一生有善業、罪業,而這個時候,你要他歸依彌陀是最重要的!

明利心的時候,我們必須做好臨終關懷的工作,這個時間可能很短,有些人可能很長,少則幾分鐘,多則一個小時,明利心就過去了。 明利心是我們臨終開導的最好時機了,當明利心過去了以後,到第二階段,叫“昏昧心”,他的心開始昏昧,就像一個人開始睡覺,這時他知道自己即將死亡。 死亡的時候就像蠟燭,慢慢地熄滅,慢慢地熄滅…。他的明了性,對外境的清楚了別,慢慢地淡薄,慢慢地淡薄…。 一般人會對自己的色身愛著,不想離開他的身體,不想離開這個果報體,但是業力不同意,業力會推動他離開他的身體。所以在昏昧心的時候,會有痛苦的感覺出現,就像“生龜脫殼”,就像一個烏龜,它不想離開龜殼,但是你硬要把它拉出來。這就是昏昧心的時候的心理狀態,我們在幾十年的果報當中,住在我們的軀殼已經習慣了,我們不想離開我們這一期的果報,但是業力推動了我們,硬把我們推出去。所以在昏昧心的時候,他有一種死亡的痛苦出現。 

第三個階段叫悶絕。悶是整個人就是昏 過去,悶絕的時候,他整個第六識,就是粗的心識,完全不活動,他跟外界完全沒辦法接触。你跟他說什麼,他再也聽不到了,但是他還沒有死亡,他還有微細的心識存在,叫第八識。

悶絕的時間可能很短,也可能稍微長一點。悶絕再下一剎那就是死亡,他的神識就脫出來,跳出來,全身冰冷,叫中陰身,中陰身就是死亡,但神識離體的時間各人不相同。

我們講臨命終,就是他即將死亡,但是還沒有正式死亡,叫臨命終。主要的臨終開導就是,在明利心的時候最重要。因為這個時候即使他有罪業,但是如果我們能夠善巧地引導,還是有補救的方法。所以印光大師說,在我們一期生命當中,臨終的這一關的處理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前一期的生命即將結束,後一期的生命還沒有出現,這個時候我們如果做適當的努力,對整個局勢還有扭轉的作用。

─摘自淨界法師《臨終關懷》

mainduanpian